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信自由喚不回--香港民間展示力量

茉莉

十年前出獄後,為了逃避第二次被捕,我和朋友乘一只小船,從深圳海邊的一個漁村偷渡到英屬香港。一踏上香港的土地,令我驚喜的,除了“東方明珠”的美麗之外,還有香港那無所不在的自由。

每一個街頭的報刊攤,幾乎都是自由的展示。那里是真正的百花齊放﹕反共的、中立的、色情的和親共的各色雜志報紙,全都親親密密擠在一塊兒供人選擇。不論這些媒體的內容是如何針鋒相對、水火不容,它們都像契訶夫說的﹕“大狗小狗都要叫”,就用自己的嗓門叫喚好了,絕不因為某只大狗腔調大,就可以剝奪其他小狗叫喚的權利。

當時的香港人,似乎並不太稀罕英國人給予的這些自由,他們行步匆匆,忙著“搏命”掙錢。而我本人在短暫的欣喜過後,很快就為了生計,一頭扎進餐館熱氣騰騰的洗碗池中,也深深地體會到﹕有了自由並不等于有面包。香港是一個重利的商業社會,港人極其務實,大多數人不願過問政治,以致被稱為“資本主義經濟動物”。

然而,當昔日並不覺得珍貴的自由面臨失去的危險,只問金錢不問政治香港人猛醒了。他們發現,想要只做“經濟動物”已不可能,自由不存,經濟繁榮不再。《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將從根本上動搖香港的根基,侵害香港人的人權和自由,更會瓦解香港的開放社會和健全制度瓦解,損害香港的經濟繁榮和國際地位,形勢異常嚴峻。

就在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六周年的日子--2003年7月1日,五十萬市民走上街頭參加大游行,強烈表達他們對香港政治前途的關心。這一聲勢浩大的行動,使23條立法爭議出現戲劇性的、石破天驚的巨變﹕由于經受不住民意的強大壓力,自由黨和田北俊,抽回對董建華方案的支持,重新提出推遲立法的要求,並且做出了辭去行政會議成員的強硬姿態。而後,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被迫發表聲明, 表示決定將國安條例草案押後恢復二讀。

7月7日瑞典時間凌晨二時,我仍然守著電腦捕捉來自香港的消息,激動得無法入睡。在思考香港民主的前景,以及這一巨變對于整個中國的意義時,筆者最為關注的,是香港這次抗爭中展示的浩大的民間力量。

當年,筆者曾經參加香港維園紀念“六四”的燭光晚會,那次參加的人數是五萬,而且是在香港人有閑暇的夜晚。當時有人說,因為晚上光線暗,參加者不必擔心被中共錄像報復,所以才有那麼多人敢于參加。而這次七一大游行,五十萬參與者卻是在明朗的大白天,無畏地表示自己的反抗。這不但說明官逼民反的程度,而且說明,香港的民間力量已經相當成熟和可觀。

發起七一大游行的有四十五個香港民間團體,其中有人權組織、新聞界、宗教界、法律界、教育界及專上學生等。他們有的激進,有的溫和;有的有政治性,也有的過去不問政治,而在這次卻被逼得“政治化”,這些來自各行各業的團體,聯合組成了“民間人權陣線”。其發言人蔡耀昌說﹕該組織的宗旨是在民間推動一個公民社會,推動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代表自己爭取自己的人權和自由,是以和平理性的方法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和訴求。

他們不信自由喚不回,不信幾十萬人上街不能阻止23條立法。他們成功地展示了自己的決心和道義力量。滾滾的怒潮,震動了當局。于是,不肯與民為敵的自由黨開始倒戈轉向,這就基本確定了港府和保皇派的敗局。被比喻成一把懸劍的23條,終于暫時被當局收回。

人們對選擇站在人民一邊的自由黨和田北俊表示“尊敬”,人們贊賞董建華終于願意向民意“投降”,而我,首先為香港民間力量---四十五個團體感到驕傲。他們面對針對香港的“逮捕令”--23條,沒有祈求“明君”的恩賜,沒有夢想當權者主動放棄他們的權威,而是充滿獨立性地站立起來,竭力推動民間力量的聯合與壯大,向獨裁者勇敢地說“不”。這種強大的民間壓力,在香港特殊的條件下,終于導致局勢向良性互動方向發展。

這次香港的巨大勝利,給中國大陸人的啟示意義是深遠的﹕只有民間的努力,才是推動中國變化的根本力量。

030707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