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場惡浪給劉慧卿平添風骨

茉莉

記得那年在香港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我曾見過劉慧卿一面。她的香港話我聽不太懂,所以把開會的時間大都用來欣賞她的風采了。除了贊嘆香港這位第一個出任立法局直選議員的女性好漂亮之外,我還很欽佩她始終堅守民主人權理念的立場。

一晃這麼多年過去,聽說劉慧卿堅持在香港為創造一個自由及法治的社會而抗爭,由她帶頭的“前線”組織,總是沖在捍衛人權的最前線,成績很是不凡。因此,她不僅在香港回歸後再任立法會議員,還于今年五月獲得瑞典Monismanien人權獎。此外,聽說她努力學習國語,現在已經進步到能夠用國語演講了。

前不久,劉慧卿欣然前往台灣參加一個研討會,居然使用她那帶著港味的國語,對那些說溫軟標準國語的台灣人,洋洋灑灑發表了“二十三條立法對香港新聞自由及人權的影響”的演講。這之外,她還清清楚楚地表達了自己對台灣問題的看法﹕“台灣問題由台灣人民自決。”

這個觀點對我這久居北歐的人來說,一點新鮮之處都沒有。一百年前最優秀的瑞典知識分子,在挪威人要求離開瑞典聯盟時,就表達了尊重挪威人民自己選擇的態度,從而避免了一場兄弟相殘的戰爭。即使是劉慧卿自己,也說她的所謂“人民自決”並非新主張,早在八十年代中英就香港問題談判期間,她便已提出過香港的前途要由香港人自己決定;早在2000年五月反對“台獨”的立法會辯論中,她已提出過“台灣問題由台灣人自決”的觀點。

只要了解一下“人民自決權”的含義,我們就可知道,劉慧卿的言論,只不過說出了國際人權原則的一個基本常識。五十年前《聯合國憲章》起草者就曾強調﹕“這一原則的要旨仍是人民意願的自由和真正的表達,--。”自決權構成人民決定國內政府形式的一種權利,也涉及到一個國家與外部世界的關系。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兩份公約中,第一條第一項的內容均為﹕“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地謀求他們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然而,這樣一個被世界公認的普遍原則,由劉慧卿口中說出來,就犯下了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一時間,大陸香港的一些中文媒體開足馬力,萬炮隆隆齊轟劉慧卿。網上一片“漢奸”、“賣國賊”、“民族敗類”,罵聲震天。對于一些在香港五十萬人大游行之後失意的極左派,這一下,終于找到一個報復民主派人士的機會了。光是口水辱罵、文字里夾棍帶棒,似乎還不能解這些極左人士的心頭之恨,他們還不怕臭了自己,居然跑到劉慧卿在沙田的辦事處潑起糞便來,以“懲罰”這個萬人所指的“人民公敵”。

挪威著名作家易卜生在其戲劇《人民公敵》中,描寫了一個誠實正直的醫生,因為堅持道出實情而不容于國人,結果被視為“人民公敵”。前蘇聯時期的著名人權斗士薩哈羅夫,曾被克格勃定為“頭號人民公敵”。今天,以鮮明的態度真誠捍衛人權理念的劉慧卿,也被戴上“人民公敵”的帽子,遭到親共媒體煽動的“民意公審”,實在是她莫大的榮幸。

面對一切惡攻、謾罵與威脅,劉慧卿不但毫不後悔,而且神定氣閑。對于台灣人有權自決的問題,她說﹕“我會繼續講,我不會那麼容易被人嚇倒。”在筆者看來,台灣的統一和獨立,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中國知識分子倡導的自由思想和人權理念,是否也能在台灣問題上踐行。不管台灣是統是獨,台灣人民的意願必須被尊重,這一點是不容質疑的。

一場狂風惡浪,給風采依然的劉慧卿平添一股骨氣。只有在中國出現更多的劉慧卿之日,才是台灣人民心甘情願和大陸統一之時。

03092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