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黑人的悲哀,白人的困境

---津巴布韋危機分析

茉莉

前一段令瑞典人震驚的一件事情,是津巴布韋政府把皮埃爾.蘇利給驅逐出境了。

皮埃爾.蘇利是誰?瑞典大名鼎鼎的前政府部長,現任瑞典駐聯合國大使。幾十年來,蘇利致力于國際間的發展與合作,被視為第三世界人民最可貴的朋友。不僅蘇利個人和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曾有交情,而且,作為一貫支持正義事業、樂善好施的中立國,早在津巴布韋殖民地時期,瑞典人就全力支持那些黑人解放戰士。津巴布韋獨立後,瑞典是這個貧窮國家的最大資助者之一。

驚愕失望的蘇利,這次是作為歐盟選舉觀察團的負責人,在二月中旬,前去津巴布韋觀察選舉而遭到驅逐的。他身負的促進非洲民主的任務,被黑人總統穆加貝指責為“白人新殖民主義的可恥干涉行為”。這一事件發生之後,歐盟和美國都先後宣布制裁津巴布韋。在我這個不黑不白的黃種人看來,這次歐盟與非洲國家的沖突,其昭示的意義深遠而沉重。

後殖民地悲劇﹕虎去狼來

縱觀一些非洲後殖民國家的歷史和現狀,可以說是﹕前門趕走虎,後門來了狼。昔日的猛虎早已磨鈍了利爪,原來驕橫的宗主國後來變得文明了,為了彌補自己的良心,他們力圖承擔推動非洲進步的責任,已經成為一種建設性的力量。而本土出產的餓狼卻更為凶狠,他們爭權奪利,殘害自己的人民,給非洲帶來更大的血腥破壞和更令人窒息的腐敗。

津巴布韋的沖突就是在這個大環境下產生。19世紀末淪為英國殖民地的津巴布韋,曾被稱為南羅得西亞,是非洲最後的一塊殖民地,1980年正式獨立,現為英聯邦成員國。早期英國殖民者進入非洲,曾將大批的無主土地和荒地宣布為“政府所有”,即殖民當局所有,白人移民因而佔領了不少肥沃土地,形成種植園經濟。到70年代津巴布韋醞釀獨立時,白人掌握的土地幾乎佔了總數的一半。這種極不合理的土地佔有狀況,被黑人民族主義者稱之為“憤怒的源泉”。

要解決這個歷史遺留的土地問題,不是沒有和平的辦法。有關方面曾設計了一項國際性的計劃,以巨額基金來支付土地重新分配的費用,以便把白人擁有的土地轉移到黑人手中。然而,英國和津巴布韋的談判破裂,導致前年發生侵佔白人農場的風潮,津巴布韋官方公然支持針對白人的暴力恐嚇活動,宣布841個白人農場被收繳。穆加貝說﹕他的政府將不再通過索要得到土地,而將在不經談判的情況下收繳土地。任何反對這項計劃的白人都應該離開津巴布韋。

如果尊重人權、法制,通過談判途徑,土地問題本來是不難解決的。然而,穆加貝用殺戮、驅逐和嘲笑來回答歐洲人談判的企圖。

把一切歸咎于白人最方便

盡管為了“政治正確”,有白人負疚心理的歐洲國家,長期以來對非洲暴君的劣跡不予置評,但近幾年來,面對津巴布韋出現的一系列沖突,白人們也終于認識到﹕土地問題只是非洲專制者的一個借口,對于已經掌權22年還決心永遠掌下去的穆加貝,他和西方人的這場爭執,已不再是對土地的爭奪了,而是對政治地盤的爭奪。

按照馬克思關于殖民主義“雙重使命”的觀點,殖民統治既破壞了殖民地土著的經濟基礎,也為改造其上層建築提供了條件。今天,昔日的殖民國家願意承擔起白人的道義責任,幫助改善原殖民地的社會狀況。除了長期給予貧窮的津巴布韋以經濟援助之外,聯合國和歐洲各民主國家,都希望看到津巴布韋有一個開明、理性的政權。然而,已經嘗到掌權甜頭的黑人巨頭,會真心讓自己的人民獲得民主的權利嗎?

3月9日開始,津巴布韋舉行大選。根據大選現場的獨立機構觀察員提出的報告,這屆選舉充滿了暴力和舞弊行徑,穆加貝當選的公正性受到了歐美各國廣泛的質疑。據大赦國際等人權組織報道,有33人(多為在野黨人士和選民)在暴力沖突中死亡,至少有1400人被捕。

不擇手段地取得選舉勝利,穆加貝最拿手的武器是民族主義。他訴諸于“不忘非洲傳統”的口號,煽動黑人對白人的仇恨。面對反對黨強有力的競爭,穆加貝不但使用暴力鎮壓,而且誣陷反對黨民主派是英國的傀儡和走狗。這位昔日的游擊戰士擺出一副民族英雄的姿態,高舉起拳頭,以最惡毒的語言攻擊白人,把今日津巴布韋所有的貧困悲慘,全都歸咎于白人吸血鬼的罪惡。他一邊宣揚自己熱愛非洲,一邊偷運幾億美元到亞洲某國,為自己將來出逃留後路。

于是,筆者看到瑞典人在電視上討論,他們沉痛地追問﹕一位當年受我們尊敬的非洲人民英雄,怎麼會轉變為這麼一個無情的暴君?為什麼穆加貝要把自己的民族帶往經濟和社會的毀滅?回憶穆加貝通向權力之途﹕從一個鄉村教師,到入獄11年的政治犯﹕從一個勇敢的游擊戰士,到大權獨掌的總統。一度被世界寵愛的黑人明星穆加貝,在他的親密戰友和太太莎麗去世後,開始脫離自己的人民,患了權力偏執癥的他任意屠殺反對者。為了權力,他不惜把素有“南部非洲面包籃子”之稱的津巴布韋,變成一片饑荒地。他的利已主義計劃通過民族至上的迷信而付諸實際。

非洲應了解歐洲的偉大善良

雖然國際社會挽救津巴布韋民主制度的企圖暫告失敗,但人們不願放棄努力。歐盟和美國都在考慮制裁非法執政的穆加貝。歐洲最主要的援非國之一丹麥,已經宣布中止對津巴布韋的援助。人們正在尋找更好的途徑。

然而,對這場選舉的公正性,一些來自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南非、尼日利亞的觀察員卻表示了相反的看法,他們說津巴布韋的選舉是“自由公正”的。穆加貝當初宣稱“非洲的選舉只能由非洲來監督”,這些非洲鄰邦是應穆加貝之邀參加監督選舉的,出于自己的政治、利益等各種關系,這些黑人鄰邦不願譴責穆加貝的行徑。

同樣是以民族主義做借口排斥民主,猩猩相惜的中國政府也十分樂意看到穆加貝成功。新華社這次報道的題目是﹕《津巴布韋人民再次選擇穆加貝》。文中贊揚“選民們的熱情空前高漲”,慶幸穆加貝在“形勢十分嚴峻的情況下”取勝。”並引述穆加貝抨擊英國的言論,荒唐地指責英國人“企圖實行新的殖民主義”。對于津巴布韋民主派被穆加貝無情鎮壓的情況,中國新華社的報道大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190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吉普林,曾有一首毀譽參半的名詩,叫做《白人的負擔》。在這首詩中,吉普林勸戒殖民地的白人﹕對于那些“劣等民族”,你們改進了他們的生存狀況,但他們卻只會反過來譴責你們;你們保護了他們的利益,但他們只會反過來憎恨你們。雖然這首詩被認為反動透頂,但卻道出了今天的真實,即﹕無論歐洲白人怎麼努力幫助非洲,都會因為他們祖輩的罪過,徒然招致譴責和憎恨。

這是白人的困境,更是黑人的悲哀———他們注定要承受虎去狼來的命運。後殖民國家的矛盾是令國際社會頭疼的一個難題。在旅居歐洲多年的筆者看來,津巴布韋問題解決的唯一出路,是像泰戈爾當年說的,“在抵制歐洲的誘惑和侵害的同時,要求歐洲作為我們的朋友。”只有真正了解歐洲偉大善良的一面,脫下民族主義自我迷信的鎖鏈,非洲才不會淪為黑人專制的地獄。

020317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