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歐洲同性戀一瞥

茉莉

當我們說瑞典是一個“性開放”的國家時,並不是指瑞典人在性活動以及性對象方面毫無節制,而是指這個國家對于有關性的議題,持一種坦然、開放和尊重的態度。1988年,瑞典人通過調查和討論,制訂法律條文,賦予同性戀伴侶權利,當時為世界首例。後來北歐各國都步瑞典後塵,承認同性婚姻合法。

我初到瑞典時,對同性戀完全沒有認識。偶然看到一對穿西裝的男同性戀伴侶在市政廳注冊後,擁抱著歡笑著跑出來,心里還覺得有點不是滋味。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一個電視紀錄片,兩位年長的女性,在夕陽下的海濱相依相偎,娓娓敘說她們偷偷相愛幾十年,等到兒女長大成人,瑞典社會開始承認並且尊重同性戀權利時,她們才如願以償地生活在一起。

我忘不了那一曲黃昏之戀給予我的感動。那一對終成眷屬的女同性戀,讓我想起古希臘著名女詩人薩福。薩福當時在勒斯博(Lesbos)島上專攻藝術,為她的女弟子寫了大量的同性戀情詩,多為柔美婉約之作,表達其渴求愛戀的強烈願望。在薩福筆下,女性之間的愛是至高無上的﹕

“沒有我倆的歌吟

大地一片沉寂

沒有我們的愛情,樹林永遠迎不來春天……”

歐洲的古典精神之愛,似乎就是同性戀的代名詞。不但女詩人薩福如此,就是大名鼎鼎的柏拉圖所推崇的“精神戀愛”,也指的是同性之間的一種愛。柏拉圖寫過不少有關男性戀的文章,聲稱“神聖之愛”的愛情只存在于男子之間,因為同性戀的過程更多地是靈交、神交,而非形交。

柏拉圖之所以贊美男性之間的愛情,是由于當時的女性很少受教育,男人只能從男人那里獲得精神上的共鳴。與此相似,今天不少受過良好教育的現代女性,也義無反顧地投向善解人意、溫柔多情的同性懷抱。

一部歐洲文學史,同性戀主題的作品就有不少,而且相當感人。正是中港台薩斯流行時,我在北歐重讀托馬斯•曼的小說《死于威尼斯》。小說中的主人公古斯塔夫是一個作家,他在威尼斯度假時,愛上了一個波蘭美少年。當時威尼斯到處是瘟疫、死水、滅菌藥和殯儀館的氣味,然而,作家卻沉溺在對美少年的渴望之中,死于同性愛的痴情里。

如上所述,在歐洲藝術家筆下,同性之愛達到了神聖之愛的高峰、美的極致,但在現實里,許多國家的同性戀者仍然要承受相當的壓力,他們或她們仍然被社會視為“變態”,是父母親人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這和歐洲歷史上同性戀者曾遭到基督教會的大力打壓有關。

因此,盡管擁有法律權利,北歐的同性戀者仍然在為他們不被歧視的權利而抗爭。他們宣稱﹕同性戀是自然的,他們不需要同情,只需要人們以正義的名義,去肯定和正視他們。為了進一步表示對同性戀的理解和尊重,2002年2月,瑞典繼荷蘭之後通過同性戀收養立法,允許同性戀伴侶領養孩子。(原載蘋果日報)

030729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