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電腦挑戰人的價值

--後工業社會生活側記

茉莉

在我們的電腦培訓班里,我是唯一的外國人,老師因而對我特別關照並鼓勵有加。用瑞典文讀電腦技術課程,我像第三世界國家一樣起點甚低,嘗到了重做小學生的艱難和克服障礙後的歡欣。

但我的瑞典同學似乎不像我這樣幸運。一些年輕姑娘和小伙子上課有點百無聊賴,電腦這玩意兒他們從兒童時期就開始玩了,如今一出校門便加入失業大軍,他們一邊計算發學習津貼的日子,一邊在電腦上畫漫畫和給朋友們寫信。

年老破了產的小企業家倒還願意更新自己,但他們的憂鬱神情顯而易見。最叫指導老師吃不消的是個別剛從生產線上被解雇下來的中年工人,他們翹著二郎腿坐在電腦旁,一個手指也不肯動,並對殷勤指導的老師大叫﹕「我不要學這玩意兒,我要工作!」

科技盛筵之後的陰影

科技的陽光普照瑞典。過去的幾十年中,科技工業曾經給瑞典人帶來希望和歡樂的盛筵,瑞典一躍為歐洲最富庶和失業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富裕起來的人們廣置花園別墅和購買名牌汽車。

然而,正如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紐約大學經濟分析研究所所長列昂惕夫早就指出的﹕「計算機和機器人已經開始代替藍領和白領工人的簡單智力。人作為生產要素有體力和智力兩方面的功能,它們都在逐漸被代替。」

不可避免的,在瑞典這麼先進的國家,電腦和機器人逐步取代許多藍領白領工人的工作。一家家工廠裁員,以前需要兩千人的造紙廠,現在只需要一兩百人坐在那里按電鈕,一代代淘汰下來的機器都讓廣東、上海等地來的中國人買去了。

一間間郵電所也陸續關門,其原因是業務不足。現代摩登的信息交流甚至存款都通過電腦郵件了。最新制造的電汽列車,從頭至尾只需要一位司機和一位車掌。

         在各種公共場所,人們使用的是無須人服務的自動售貨機、自動咖啡機和自動取款機。各家餐館都被法律強制使用合乎衛生的洗碗機,想要依靠海外華人洗盤子的看家本領掙點辛苦錢,在這里沒門。

于是陽光下陰影憧憧,電腦機器人的多功能高效率和廣泛使用,使得失業的恐慌籠罩瑞典。這幾年瑞典的失業率達到歷史高峰,曾經深受新教路德會教義中的工作倫理影響、以勤勞工作和善于創造聞名于世的瑞典人開始無所事事。

「親愛的保姆」技窮無奈

幸好瑞典是世界上最善待失業者的國家。政府除了慷慨地給予失業津貼之外,還安排失業者參加各種職業訓練課程。

這種職業培訓課程是知識課程同時也是心理課程。指導老師以各種方式給心情沮喪的失業者打氣,他們在談話中努力發掘出學生的一切長處和才能,鼓勵人們證明自己﹕我能!我行!我不錯!我有自信!

政府辦的職業介紹所倒是業務多多忙不過來,其工作人員就象求職者的「保姆」,他們不厭其煩地教失業者如何填求職表格,如何寫富有人情味兒的自我推銷信,如何打扮得體說話禮貌以取得雇主的好感。幾乎所有的失業者都想傾吐自己的問題和發泄找不到工作的煩惱,職業介紹所的保姆還必須是好脾氣又親切的傾聽者。

然而一切都無濟于事,即使所有的失業者都用知識才能和信心全副武裝了自己,飛速向前的高科技社會不理睬被尖端科學淘汰了的弱者的呼聲。勞動力市場所需有限,何況世界他國還有那麼多更廉價的勞動力呢。

對人的價值的挑戰

叫中國國營企業的失業半失業工人做夢也不敢想的,是瑞典的失業者除了不愁衣食之外,還可以擁有舒適的住房和小汽車。然而失業者的痛苦和不幸遠不是有飯吃就可以彌補的。

人的尊嚴在于人的價值,而人的價值是靠他的勞動、他對社會的貢獻來實現的。被電腦和機器取代下來的工人,從根本上說,他的自由勞動的權利也被取消了。不被社會所需要,他的個人價值因而無足輕重,他無法不懷疑自己的生存意義。

盡管信奉「科技至上」的人們認為電腦機器人的工作可以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但是從東方到西方,我們看到的現實是,越來越高的失業率和人們的越來越悲觀沮喪的神情。

「五一國際勞動節」因而成了在和科技競爭中的失敗者集體宣泄怨憤的日子。筆者這幾年追蹤瑞典的「五一」游行隊伍,發現其場面越來越浩大,人們的呼聲越來越高昂。

在西方「五一」節的紅海洋里,人們喊出的諸多口號中不乏建設性的意見。他們要求實行「六小時工作制」,以縮短工時、延長假期來平均分配可得到的工作機會。

然而無論怎樣平均分配工作機會,也不能避免現有的勞動機會最終也要被飛速發展的科技代替。他們喊出的只是對自己的人生價值的呼救聲。

歷史進步給人類的反諷

曾幾何時,雄心勃勃的科學家們認為他們的發明創造給人類帶來了福音。的確,科技革命刷新了人類文明。但是,誤以為科技發展能給人們創造一個完美的世界,卻是一個歷史的反諷。

當發明了黃色炸藥的瑞典科學家諾貝爾在暮年得知人們稱他為「死亡科學家」之後,他在痛苦之中設立了「諾貝爾和平獎」以求彌補。這是一個有人道主義精神的科學家最後的努力。

與此相似,當今的杰出科學家--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穆理斯也表示他對科技凌駕一切、科技挑戰人的價值的疑慮。他在前兩年給科技工作者的一句意味深長的忠告是﹕「快改行去做一名詩人!」

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波蘭女詩人辛波斯卡則在詩里嘲弄發明了一顆新星的天文學家,﹕「新星並沒有帶來什麼結果」、「並不意味著這里顯得更明亮」、「多少金錢拋在太空中」。她認為人們其實更需要平凡的生活,他們喜歡為太太干杯,喜歡邊嚼花生米邊談天。

1997 1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