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國新左派是一個怪胎

--我看滑稽的反戰《聲明》

茉莉

如果一定要我在左右兩派之間選擇站隊的話,旅居瑞典多年的本人,大概會傾向歐洲左派這一陣綫。這埵陶\多國內自由派朋友不能理解的原因:首先,我這個家庭的難民身份,决定了我不能不傾心于維護弱者權益,幷保護移民不受新納粹騷擾的歐洲左派。更主要的是,在歐洲參與人權活動時我驚奇地發現:積極關注本國和他國人權狀况的人,大部分是左派。

我在歐洲最敬愛的兩位大姐,就是正直、純粹而高尚的左派。最近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戰爭逼近,一位法國大姐在電話媦A頭就對我痛斥美國。另一位瑞典大姐從她旅游的途中,寄來一張美麗的風景卡,也忘不了卡片後面寫上反戰口號。而這兩位大姐,都是激烈抗議中國政府血腥的“六四”鎮壓、幷關注中國政治犯的人。

通常,我對歐洲左派朋友的反戰觀點報之以沈默。我理解這些朋友善良的心願,很清楚他們大都是一些真誠的理想主義者,在國內事務上,他們一貫主持公正,維護弱者,但在國際事務上,他們却經常有幼稚上當的時候。就如這次反戰,他們把一切罪過都歸結于美國,持的是一種非黑即白的糊塗觀念。

在本人看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人類其實經常處于兩難境地:只能在深灰色和淺灰色之間選擇。戰爭當然是壞事,但薩達姆政權無時無刻不在迫害伊拉克人民,對文明世界進行威脅,何嘗不也是一件壞事?既然人類狀况注定處于灰色地帶,我本人對此取第三種態度:既不主戰也不反戰,希望薩達姆自動流亡以避免戰爭。如果戰爭不可避免,我只能祈求它儘量少傷害平民。

之所以對這次反戰運動持猶豫態度,還由于我在瑞典結識了一些伊拉克朋友,和他們的討論使我認識到:伊拉克人民承受的苦難太深重了,他們迫切希望推翻薩達姆。在祖國面臨戰爭時,他們一方面擔心戰爭給家鄉親友帶來危險;另一方面,他們又期望美國的攻擊給伊拉克一次再生的機會。

儘管本人態度猶豫,但却欣賞歐洲和平主義者的人道訴求,尊重參與反戰運動者(包括歐美左派)所持的立場和理念。但是,當中國新左派學者韓德强、曠新年、上海劇作家張廣天等人發起簽署《中國各界反對美國政府對伊拉克戰爭計劃的聲明》時,我却只有一種想要發笑的滑稽之感。

導致我産生這種滑稽感的原因,是這個《聲明》發起人的虛僞和做作。如前所言,歐洲左派在國內事務和國際事務中奉行的原則是一致的,人們可以在很多方面批評指責他們,但很難說他們不真誠。然而,中國新左派發起的反戰《聲明》,高唱“出于對正義的和平的愛好,出于對人的普遍權利的關注”,是爲了“生命、自由和尊嚴”,這種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似乎只是選擇性地表達---只對國際社會尤其是對美國表達。

已經有不少朋友用充分的事實表明,發起這個《聲明》的新左派代表,只是一些“國際民主主義者”,即他們幷不關注國內人民的權利被侵犯,也不向專制政府要求本國的民主。雖然簽署這個《聲明》的簽名者中,有個別令人尊敬的朋友也曾在“營救劉荻”等公開信上簽過名,但那些主要發起人,是不屑于關注本民族的小妹妹劉荻和西藏活佛這類受害者的,也對中國工農爭取自己權益的運動視而不見。

其實,中國政府每時每刻都在向本國人民發起“戰爭”。錢鍾書等中國學者早就指出:“‘刑罰’之施于天下,就是戰爭。”雖然這類戰爭不使用大炮和核武,却使用了猙獰的國家機器---軍警、監獄和處决人的槍彈。對這類無辜關押幷虐待本國人民的“戰爭”,長期卑怯地保持沈默,却以“大義凜然”地姿態,抗議遙遠美國的“殘暴”,這是新左派“國際民主主義者”的杰出表演。

他們的表演太有意思了。他們似乎抓住了一個“歷史機會”,集合起來,雄赳赳地向世界表明自己的存在。但只要他們不向本國的“戰爭罪犯”--中國專制政府發表一個同樣的《反戰聲明》,他們實際上是在告訴世界這樣一個可笑又可憐的邏輯:我們中國人不在乎本國是否有人權民主,我們只關心你們的民主人權;我們不需要在自己國家有發言權,我們只要爭取在國際事務上的發言權。

與中國左派截然不同的是,西方左派是首先在本國爭取民主人權的,他們的反戰,是在本國民主制度健全的前提下的自由表達。而假冒僞劣是當今中國的不治之症,在我這個“准歐洲左派”(什麽時候高興了去加入瑞典左派黨轉爲正式)眼堙A中國新左派仿佛是一種近乎怪胎的東西。

著名的西方左派--德國籍哲學大師哈貝馬斯那年訪華時,曾經就中國新左派的問題談過他的兩個感覺:一,“讀了他們的東西,我感覺到他們的觀點有爲極權、專制服務,爲文化革命辯護的傾向。”二,“我看他們常用法蘭克福學派理論,總覺得用得不對勁。歐洲和美國都有直接爲文化革命辯護的理論,他們可以直接拿來應用,不必用法蘭克福學派理論。”

中國新左派把“法蘭克福學派”的理論視爲重要的理論資源,而作爲“法蘭克福學派”的代表人物哈貝馬斯,却認爲中國新左派不配運用他們歐洲左派的理論,這就證實了本人的一個判斷:中國新左派在世界左派陣營堙A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怪胎。

030216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