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陳日君的聖壇與政治

茉莉

在羅馬式或哥德式的天主教堂里,聖壇是非常最注目的地方。在聖壇中央,掛著聖母瑪利亞的畫像,聖壇兩旁掛著耶穌畫像,周圍牆上掛十四幅耶穌受難畫像。這樣的設計,在我這個不信教的人眼里,很具有普世關懷的意味。母親的形象,為人類受難的人子形象,標志著天主教作為一個大宗教,從來就是面向社會、面向生活的。

“愛國天主教”領袖不懂教義

因此,將宗教的普世關懷,落實到實際的社會行動中去,這正是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應該做的事情,是天主教的題中之義。然而,連我這個俗人都能認識到的宗教原理,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的負責人卻不懂。

今年七月,在香港人民成功地展示其民間力量,對想要剝奪他們自由的當權者說“不”的時候,陳日君先生和香港天主教會站在人民一邊。他這一行動遭到北京統治者的痛恨。《中國日報》的標題就非常醒目﹕《拋棄聖壇走上政治舞台的天主教領袖》,其批判口氣,不是文革勝似文革﹕“他們熱衷于政治演出,走到政治舞台的前台,把他們教士的角色與政客的角色混淆在一起。”“(他們)違反了耶穌基督的教義﹕上帝歸上帝,凱撒歸凱撒……他們扮演著凱撒的角色,煽動爭端和沖突,到處散播不和的種子。”

共產黨不懂宗教也就罷了,奇怪的是,“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傅鐵山等人,其口氣也與無神論的共產黨如出一轍。這些“愛國”的宗教領袖說﹕“最近香港天主教會個別人已成為各界矚目的‘政治明星’,其作秀的風頭甚至已越過演藝界的明星人物,不符合其宗教身份。”他們指出﹕“混淆宗教與政治的界限,對天主教而言是危險的。”

讀到這里,筆者禁不住啞然失笑。身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主席”等世俗職務的傅鐵山,儼然從未介入過政治,仿佛他們一直就是把宗教和政治分開的。只要看看他們在天主教團體名字上冠以“愛國”兩字,就可知道,他們使中國天主教陷入什麼樣的危機﹕宗教無國界,天主教信徒們無條件熱愛的,應該是他們那至高無上的神,可傅鐵山們卻把“愛國”夾雜在宗教里。這種由強權標榜的“愛國”,其實質就是“愛黨”(即愛凱撒)。如此混淆宗教與政治的界限,傅鐵山們愧對上帝。

既是公民義務也是宗教精神

而陳日君先生的“介入政治”,其實只是關注廣義的政治,即為香港人爭取人性的尊嚴、民主自由的權利。他沒有參與政黨運作,也沒有走上政治舞台去爭權奪利。陳日君先生之所以要關心政治,首先,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既是天主教徒,又是普通公民,在香港社會出現重大危機時,一個正直的公民無權袖手旁觀。

其次,陳日君先生關心政治,從信仰的角度看,是源自神的愛。正如陳先生曾經談到的﹕“在神的眼中,每個人都一樣地寶貴,神也願意每個人的權利得到大眾的尊重。”當香港人民感到痛苦之時,作為神的僕人,陳日君以宗教的關懷和熱忱,去深入生活、服務社會,以此作為宗教實踐,由此表現出高貴的宗教精神。

再次,關注社會也是天主教自身存在和發展的需要。一個宗教的地位,與社會對它的需要息息相關。只有主張社會的正義和平等,關心民間疾苦,引導人性向善,在公共生活中發揮作用,宗教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從而獲得更強大的生命力。任何一個宗教,如果不面對自己的服務對象,從公眾生活中缺席,它的路就會越走越窄。

天主教似乎比其他東方宗教更要求入世。例如,他們的教會里有一個“懺悔”的制度,信徒將自己生活中的隱私告訴神父,由神父根據信徒的情況做出分析和判斷,幫助信徒排憂解難。這種制度,要求天主教神職人員不僅精通教義,而且對社會生活有深入的認識,才能履行其行善的責任。

香港教會繼承天主教傳統

因為有了陳日君,天主教在筆者心目中,就比一些消極無為的宗教可敬多了。其實,陳日君並不是一個孤立的現象, 關心政治本來就是天主教的傳統。尤其是近幾十年來,世界各國的天主教會涌現出不少介入現實、與專制抗爭的優秀主教,例如,巴西的阿恩斯紅衣主教、菲律賓的辛主教、薩爾瓦多的羅慕洛主教和韓國的金主教。給中共“制造麻煩”的陳日君主教,就是這些優秀主教的香港傳人。

在歷史上,新教與民主的聯系更久遠,西方民主的第一次沖擊,即來自十七世紀的新教革命。過去,天主教會比較適應權威政體,天主教國家的民主不夠發展。直到世界第三次民主化浪潮,情況發生了根本變化,這次民主化沖擊幾乎就是天主教浪潮。亨廷頓曾經指出﹕“大約在1974一1989年轉向民主的國家中,有四分之三是天主教國家。”

天主教會的這一重大變革,首先是由羅馬教皇約翰二十三世的風格、立場和通諭中表達的理論而引起的,但關鍵的因素,是1962-1965年召開的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這次大公會議具有歷史性的轉折意義﹕強調社會變革的合法性和需要,教會共同行動致力于救助窮人的重要性,社會和政治結構的可變性特點,個人的權利等。

這次大公會議把關注政治、保護人權確定為天主教領袖的責任﹕“教會領袖有責任對政治秩序做出道德判斷,當個人基本權利使這種判斷成為必要時。”于是,一場全球性的深刻變革,在各天主教國家發生了。正是天主教徒的宗教情懷,使世俗政治得到了升華,促使人們以最佳的方式采取行動,促進了許多國家的民主化進程。

香港天主教會繼承了這一天主教的進步傳統。夏其龍神父對記者說﹕“因為天主教的傳統就是這樣,在政治方面,我們還要常常表達我們的意見,尤其是有關正義同和平的事情,我們一定要表達我們的意見。”

社會離不開宗教。但一個宗教在社會中扮演什麼角色,卻是每一個神職人員和信徒都必須認真思考的。在中國大陸的“天主教愛國會”嚴重違背天主教的民主傳統,扮演與專制者一唱一和的“宗教花瓶”之時,勇敢無畏的陳日君主教和香港天主教會,正堅守著聖壇,積極促進中國走向民主和進步。

030915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