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波斯尼亞戰火中逃出的孩子

茉莉

兒子在樓下擺弄他的破自行車,那位波斯尼亞老頭走過去,三下兩下就幫著修好了。然後,我們這位老鄰居坐在明晃晃的陽光下喝咖啡,他的女友--一位智利老婦人在小庭院里忙來忙去。收音機里,播送的是波斯尼亞語的新聞節目。

我走過去道謝,順便問了問波斯尼亞的最新戰況。老頭沉重地搖搖頭,說戰爭打起來沒個完,他已經兩年多不知妻子兒女的死活了。

這是無數在波斯尼亞戰爭中失散的家庭中的一個。我們的這位老鄰居只身逃命,輾轉來到瑞典獲得庇護,老妻則和兒女們一起,不知已經逃向何方。往昔令人驕傲的美麗國家如今變成了一片焦土,所有的通訊都切斷了,親人們都生死未卜,只有上帝知道他們何時才能重逢。

在瑞典,老頭忍受不了孤獨的煎熬,便和在老年學校邂逅的同學---一位溫情的智利老太太相愛同居了。這異國的暮春之戀就像老頭手中捧著的咖啡,苦澀而又溫馨。

老頭是塞族,這意味著在以回族為主的波斯尼亞難民中還得忍受許多敵意。中歐的戰火隨著難民潮也綿延到了北歐,在這個和平的國度不時爆發。因為經常接觸一些前南斯拉夫逃來的難民,慘烈的波斯尼亞戰爭,對于我們這個中國人的家庭來說,不再是另一個星球上的事情。

兒子剛就讀移民學生語言學習班時,一天,老師要他們這些來自不同國家的孩子畫自己祖國的國旗。一位塞族小姑娘剛畫好塞族的旗幟,就被兒子的好朋友---一個漂亮的回族少年阿列明一把搶去,當即撕得粉碎。塞族姑娘伏在課桌上痛哭,他們親愛的瑞典女教師不知該怎樣指責那個憤怒的回族少年。

對于來自波斯尼亞回族的孩子們來說,戰爭在他們心目中留下的痛苦,遠不是語言能夠描述的。小小年紀他們便見過萬人坑的尸首遍地,受過集中營的血腥恐嚇。經過千難萬險才在異國獲得一方居留之地,「仇恨」這個字眼,成了生活給予他們的重要一課。

令我這個做母親的更真切地感受到戰爭之殘酷的,是一個和我家兒子年齡相仿的男孩要回去打仗。據說當時他們逃離家鄉時,曾經向本民族政府保證﹕等他們年滿16 歲,一定回國參戰。否則他們將受到自己民族的懲罰---永遠不準返回自己的家園。

前一段因戰事損失甚大,波斯尼亞政府一再向自己在海外避難的人民呼救,要求他們盡快回國參戰。在國家民族義務和親子安危之間,許多母親的心在流血。一些剛成年的孩子懷著歉疚之心待在異國,再也不打算回他們生長的祖國了;而另一些孩子卻從歐美各國陸續回國當兵,投入到無情的血海之中。

艾米爾,一個英俊勝似男影星的回族大男孩,身邊總是圍著幾個追求他的各國女孩子。看到我對波斯尼亞戰爭的起因所知甚少,埃米爾總是認真地邊畫地圖邊向我介紹巴爾干火藥庫的歷史。在瑞典政府為難民們安排的語言學校里,埃米爾總是逃課。他偷偷地告訴我﹕在逃課的日子里,他為波斯尼亞政府軍募集捐款。凡是成功逃到異國的難民們,都有按照收入比例為本國政府軍交納捐款的義務。埃米爾的工作是收集這些捐款,然後秘密購買軍火送回國。

聽說年輕的埃米爾將要扔下他那一大把女朋友回國送軍火,我不禁為他捏一把汗。但瀟灑的埃米爾卻是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他說﹕「二十五歲是死,八十歲也是死,我們反正沒有將來。」

「我們沒有將來!」這是我從許多痛苦茫然的波斯尼亞難民臉上反復讀到的話。在一個新婚喜筵上,我曾見過一個痛哭的新娘。因為新娘的父親在戰火中失蹤,無法為女兒祝福。這個姑娘有一個疼愛她的新郎,還算是幸運的。在瑞典的波斯尼亞難民中,不少拖著孩子穿著黑衣的寡婦,她們的青春和幸福連同丈夫的尸首,一起埋葬在薩拉熱窩的萬人坑里。

在瑞典《每日新聞報》舉辦的一次座談會上,一位從前南斯拉夫逃出來的女作家問中國作家劉賓雁先生﹕「在共產制度解體之後,中國是否也會發生和南斯拉夫一樣的民族內戰?」上帝保佑,中國的民族矛盾不要激發到打內戰的地步,但願當權者明智!

因為自己欠個女兒,我每次坐巴士總要搶著幫人家照顧女孩子,還厚著臉皮叫人家的女兒「Min dotter 」(我的女兒)。就這樣,幾個金發的波斯尼亞小女孩就在其父母的默許之下成了我的女兒。有一次我沒趕上巴士,我的一個「女兒」當場就在車廂里大哭大鬧起來。

我的金發的波斯尼亞小女兒印在我臉上的吻是甜蜜的。但一想起這些可愛的孩子是從浴血的戰爭中爬出來的,她們的祖國至今硝煙彌漫,前程未卜,我在甜蜜之中為她們心酸。

1995 8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