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賽珍珠的反共小說《北京來信》

茉莉

日前北京的朋友來信告知,爲了慶祝中共的十六大,哪些人被抄家,哪些人被銬走,就是一些可憐無辜的六四傷殘者,也被請進了中國政府指定的賓館軟禁,呼天不應。這些日子,我正在閱讀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賽珍珠的英文小說《北京來信》,驚訝地發現,中共紅色政權雖然換了不少“領袖”,但其製造的紅色恐怖,却是五十年一貫制,沒有改變多少,這些在美國作家賽珍珠的筆下早就有生動的描述。

《北京來信》是被中共當局視爲“反共”的一本小說。由于它“明顯地流露出對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敵對情緒”,具有深摯中國情結的賽珍珠,在晚年被拒絕訪華。經受了這個沈重的打擊,賽珍珠一年後在鬱鬱中去世。近年來,長期被冷落的賽珍珠作品再一次成了熱門文學,中國人開始認識到,這位諾獎得主原來是““中華民族的友人”,在推進中西文化交流方面起過很大的歷史作用。但《北京來信》這本“反共”作品,國內大概是不敢翻譯和介紹的。

其實,《北京來信》是一個相當溫馨的愛情故事。賽珍珠以女性細膩的筆觸,描繪了一對超越種族的愛侶的悲歡遭遇。故事情節比較簡單:1950年,共產黨占領了北京,伊莉沙白被迫離開她半中國血統的丈夫格納德,帶著年幼的兒子回到美國家鄉。多年的分離,伊莉沙白依靠心中對丈夫深摯的愛,靠著對未來重聚的夢想,頑强地支撑著、等待著。

伊莉沙白就這樣等待著,等待著,直到等來丈夫的最後一封來信。在以前的信中,格納德這位熱愛中國甚于美國的混血兒,對共產黨的新政權充滿了信心。他甘願與美國妻子和兒子分離,留在北京一所大學任教,爲母親的祖國貢獻才華。然而,不久他就爲自己的選擇後悔了。在最後一封給妻子的信中,他絕望地寫道:

“我親愛的妻子:首先我想說我必須說的,讓我告訴你,我愛的僅僅是你。不管我現在做了什麽,請記住,我愛的是你。如果你再也收不到我的信,你要知道,我在心堥C天給你寫信。”

格納德告訴伊莉沙白,他被迫娶了一個中國妻子,因爲中共新政權不相信他的忠誠,他必須徹底否定自己的過去,必須詛咒自己那一半美國血統。而後,格納德不再給伊莉沙白寫信了,而他新娶的中國妻子梅蘭,却經常和伊莉沙白保持聯繫,告訴這位美國大姐,她們共同所愛的男人的生活情况。

故事的結局是悲劇性的。梅蘭在最後的信堻q知伊莉沙白:格納德長期被中共新政權監視,他忍受不了那種生活,痛苦思念在美國的妻兒,終于有一天,當他試圖通過逃亡印度回到美國,被中共秘密警察開槍打死。

今天中國的評論家們解釋說,賽珍珠寫這篇“反共小說”,是“在麥卡錫主義的壓力下講一些反共的話以自保”,這未免太小看了當時已經鼎鼎大名的賽珍珠。當年王瑩夫婦在美國的共產黨員身份被暴露,曾于1954年以“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罪名下獄,就因爲賽珍珠等人的聲援,使王瑩夫婦回到中國。雖然人們對賽珍珠作品的水平高低評價有异,但她的勇氣和人格魅力,却是爲大多數人稱道的。

賽珍珠在她開始寫作時就曾宣稱:“我不喜歡那些把中國人寫得奇异而荒誕的著作,而我的最大願望就是要使這個民族在我的書中,如同他們自己原來一樣真實正確地出現,倘若我能够做到的話。”(《勃克夫人自傳略》)由此看來,賽珍珠不是蓄意要反共,而是要寫真實。

《北京來信》是賽珍珠人道主義和自由主義立場的體現,這部小說本質的真實性,至今還在被中共政權的倒行逆施所證實。

021118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