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保釣船滿載著什麼?

茉莉

最近,一艘掛著五星紅旗的中國漁船,在風浪和雷暴之中,在16艘日本海上防衛隊的艦艇包圍下,駛近太平洋中的釣魚台島。據說,這是香港和中國大陸的保釣活動人士第一次聯合舉行的行動,也是第一次使用中國漁船進行抗議。這次行動並未受到中共當局的阻撓,因此被認為是民間和官方在保釣問題上,第一次取得一致立場。

我對過份強烈的民族主義,一向敬而遠之。尤其是已故的中共總理周恩來,曾經把七十年代初期的保釣運動稱之為“五四運動”,這種言過其實的贊譽,更是見笑于世人。偉大的五四運動引進了民主和科學,而保釣運動仍然停留在古老的民族感情--“靖康恥,猶未雪”。

但保釣運動之所以引起我的關注,是由于1996年的陳毓祥之死事件。陳毓祥是“全球華人保釣大聯盟”召集人,1996年9月26日,他從保釣號船上跳下釣魚台附近水域,以游水方式宣示釣魚台屬于中國主權,由于不熟水性,不幸被波浪淹沒溺斃。

1993年我在香港做編輯時,曾經在一個新聞招待會上見過陳毓祥。當時他激昂慷慨地發表為中共辯護的言論,與整個會議的氣氛格格不入。與會的一位香港朋友小聲告訴我,說此人是香港著名的“左仔”。于是,陳毓祥給我留下了印象。

然而,那麼年輕、激昂的“左仔”為保釣獻出生命,使已經遙在北歐的我,不免產生幾分傷感。陳毓祥去世後的棺材,覆蓋著中共贈送的五星紅旗,當時仍未接受香港的中共,借新華社之口給予他高度評價﹕“他是高舉五星紅旗而去的,--他是愛國烈士。”

然而,陳毓祥之死是值得的嗎?人的血肉之軀,親人無盡的哀痛,難道真的是一個“愛國烈士”名號就值了?在陳毓祥的激烈的愛國行動之後,還有什麼其他的背景?台灣左派作家陳映真在《我不會忘記--悼念陳毓祥》一文中,毫不隱諱地道出﹕

“今天的釣運,截至今日,尤其是台灣,基本上右派抓了主導權。陳毓祥為什麼在行動上急起直追,號召“不分左右先後”,團結保釣,最後縱身怒海,恐怕是深有感于當年保釣左翼歷史、政治和思潮的正當性和正統性,在二十五年後淪落逆轉的形勢,思有以力挽狂瀾所引發的悲劇吧。”

這就清楚地說明的,陳毓祥是要從台灣馬英九等保釣右派手中,奪回保釣左派的主導權,要爭一個正統和正當,所以不善游泳的他采取奮不顧身的行動,以致喪命。他因此被香港人譏諷為﹕為賺取政治本錢而舍身成仁。

這就更令筆者悲哀了。誠然,保釣運動牽涉到歷史遺留下來的國家主權問題,牽涉到民族大義、捕魚糾紛、石油藏量,它更與左右派權力之爭和國際政治風雲有關。

保釣運動原本是一個純粹的學生運動,它于1970年興起于中國大陸之外的台港,以及江山遙隔的美歐。最初,投身保釣的大都是一些熱血青年,他們接受了傳統的民族精神教育,繼承了儒家的經世傳統,要一雪近現代的百年國恥,于是,一場保釣運動轟轟烈烈、如火如荼。

這像是一個具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傳奇。在自己創作的《保釣戰歌》里,保釣一代人高唱﹕“滾滾狂濤,東海之遙,屹立著一群美麗的小島。釣魚台英勇地俯視著太平洋,釣魚台捍衛著我們富饒的海疆。--怒吼吧,釣魚台!我們寸土必爭,誓死抵抗,我們要藐視那東洋的強盜。”

然而,任何一場純潔的學生運動都可能被人利用,前面提到的中共前總理周恩來就是利用年輕人的高手。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北京接見海外的保釣驍將,鼓勵他們像搞文革一樣搞保釣,使保釣運動分裂成左右兩派。當親共的保釣左派佔優勢時,保釣運動就蛻變成“中國統一運動”,不少左派驍將,後來成為令人不屑的投共人士。

利用了海外保釣左派的中共,又無情地毀滅了保釣運動的理想。1972年9月,周恩來與日本政府達成共識,將釣魚島爭執擱置下來。左派佔主流的保釣人士從此逐漸沉寂,接近曲終人散。後來在港台,雖然還陸續有保釣行動發生,但正如他們自己互相揭露的,在“為保衛祖國領土完整赴湯蹈火的義膽豪情”之下,一些不知“理想”為何物的俗人,打著政治算盤,在保釣這個做秀的歷史舞台上賣力演出。熱情赤誠的保釣人士,已經不多見了。

在海外曾鼓勵、挑唆保釣青年的中共,卻在中國大陸不斷打壓民間自發的保釣活動。1996年,當局阻止中國民間“保衛釣魚台聯合會”前往釣魚台宣示主權,並指他們的保釣行動干預中國的外交政策,破壞中、日關系。中共需要以妥協換取日本的投資和經濟利益。對于中共來說,既然中國許多固有疆域是歷代皇朝征伐侵佔少數民族的領土而來,那麼送出去一些也無妨。今天,當局突然又認大陸保釣行動為“愛國”了,看來他們又要借民間保釣行動和日本討價還價了。

筆者不喜歡太強調民族主義,但也不反對保釣。以我的性格,以我的祖輩被日本侵略者殘殺的家庭背景,如果當年我在海外,也可能會成為保釣隊伍中的一員。但是,一旦我投入保釣,我不認為找幾只船去海上熱鬧跑一趟有什麼真正的意義。作為納稅的中國公民,我得首先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質問中國政府﹕以中國強大的國力,為什麼你們不能保衛本國領土?

一只只在大海上顛簸的保釣船,承載了太多的東西﹕三十余年保釣一代的青春和血淚,海外人士的家國之思和民族之恨,也承載了中國人丑陋的政治投機,以及政府之間骯髒的國際交易。

030627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