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瑞典茉莉

茉莉

谈中国人权事件一周年

我和福建偷渡客在一起

綠色島國的統獨啟示--愛爾蘭古戰場憑吊

瑞典清真寺阿訇布道風波

長生鳥--諾獎得主艾巴迪的伊朗姐妹

從北歐選舉舞弊案所想到的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的異數--擁戰的霍塔

當今俄國青年和紅色沙皇

《歡樂頌》中的歐洲認同

我是怎樣卷入八九民運的

關于木子美現象的評論種種

中國統一法應借鑒歐洲入盟條件

從歐洲歷史看美軍虐囚事件

歐洲坐在馬德里的火車上

醫治國人麻木的心靈--從魯迅到蔣彥永

瑞典國王不幸的文萊門

人文主義vs野蠻主義--談高文謙評毛之爭

回國受審的庫德作家和他的小說

劉國凱新著《草根蟬鳴》一瞥

從愛情的囚徒到欣悅的靈魂--譚雪梅自傳體小說讀後

穆斯林女性獲和平獎的意義

暴君的女兒﹕既是寵物又是主子

新任中文獨立作家筆會理事感言

從流血的現實中提煉文學--2003年諾獎得主庫切的創作

陳日君的聖壇與政治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遺產

訪胡佳﹕為劉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請游行的經過

一場惡浪給劉慧卿平添風骨

致劉荻﹕我在淚光中為你祝賀生日(詩)

她是一位溫暖火熱的女性--懷念安娜.林德

求偶獵艷去酒吧--北歐文化一瞥

歐洲同性戀一瞥

性傾向與政治傾向

伊朗年輕一代的民權夢想

因一個黑人小女孩,我愛上瑞典

從愛國保釣到左傾擁共

可召妓可賣淫--瑞典法律趣談

保釣船滿載著什麼?

不信自由喚不回--香港民間展示力量

專制體制的剛性、彈性與塑性--與朱學勤先生商榷

創造奇迹的黃琦和他的命運

臺灣學者對大陸體制霧裏看花

分歧與共識:在東西歐知識精英之間

我們虧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紀念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義--從中世紀看今天

大難當頭,我們應該信任政府嗎?

今天,斯德哥爾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隊伍

爲劉荻向人民代表請求一次--兼談人大的監督職權

中國新左派是一個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戰《聲明》

拒絕招供--凱爾泰斯創作一瞥

首先槍斃那些女人!恐怖主義歷史上新的一頁

網絡民間人權運動的初春--談營救劉荻的簽名活動

離奇的阿安扎西案件

民俗文學的廟堂之音評莫言《檀香刑》的國家主義傾向    傅正明

誰和党文化有關:茉莉還是莫言?--與萬之先生商榷

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讀茉莉批判莫言《檀香刑》文章有感

見證的價值--讀宋永毅主編的《文革大屠殺》

异國情緣中的文化衝突

賽珍珠的反共小說《北京來信》

北歐人權原則與車臣問題

既不懂世界也不懂古典--德國教授瓦格納談中國作家獲諾獎

凱爾泰斯獲獎的意義--談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

走訪伊拉克移民問戰爭

從模仿法蘭西到頒發諾貝爾獎----瑞典文學院歷史回顧

党、國角色,不容混淆--瑞典檢查首相乘飛機事件

展示殘忍的華美大戲--讀莫言獲獎小說《檀香刑》

印度女作家與抵制水庫運動

評當前的和平反戰運動

這裏不講純文學--國際筆會與人權

土耳其民主改革的一個奇迹

曹思源瑞典演講的一段插曲

市民反坼遷抗爭在瑞典的勝利

在情人的房間之外讀納丁.戈迪默小說

絕對坦誠--也談漢娜.阿倫特

失敗的巴勒斯坦之行--國際作家議會代表團的教訓

以傳統非洲的正義--讀圖圖自述《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電腦挑戰人的價值--後工業社會生活側記

從笨拙被動到組織優良--瑞典工人運動歷史回顧

昂山素季的精神資源

談中國慈善事業的信任危機

黑人的悲哀,白人的困境---津巴布韋危機分析

假如阿拉伯世界多幾個這樣的作家

艾滋病之死﹕美麗的和殘忍的

一位寬容謙虛的仁者--懷念王若水先生

給挪威增光的諾貝爾和平獎

瘋狂英語的危險信號

一位伊拉克流亡詩人的期盼

我寫維明為自己壯膽在紐約廢墟上救災的中國藝術家

和平王後與諾貝爾--紀念貝莎.馮.蘇特納

北歐傳教士在中國-一百年前的回憶

加繆與死刑

死刑﹕仇恨與寬恕

領大獎,說什麼?--格拉斯的人權斗士本色

瑞典反美今昔談

從波斯尼亞戰火中逃出的孩子

那個撿炮彈碎片的小男孩--作為和平主義者的諾獎得主格拉斯

瑞典文學院 不在乎諾貝爾遺囑了嗎?--與馬悅然先生商榷

應該開除這個「左派教父」嗎?

玫瑰、晚餐與帳單--北歐的男女風情

瑞典森林散步

叮住現實政治的意大利牛虻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達里歐‧佛和他的尖銳的社會批判

留在皇家文學院的空椅子

  --紀念瑞典作家維拉.阿斯佩斯特羅姆

在海外尋覓什麼?--從愛爾諾島看瑞典文明

崔衛平退稿信帶來的啟示

張志新的淒然清淚

「逃」的優美姿勢--評高行健的獲獎演說

反極權﹕諾貝爾文學獎的本質

刺痛從閱讀《逃亡》開始--答友人問

高行健離諾貝爾理想標準差多遠?

面對瑞典文學院的杰作

  --一個犯眾怒者的思索

(歡迎不同意見,請在《自由言論》上暢所欲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