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車輛.行人.道路

陳鈺鵬

有一次在上海坐出租車去虹橋機場,一路上只聽見司機在一個勁兒地埋怨,他一不怨道路,二不怨警察,三不怨別的車輛,更不怨我這個去機場的長差頭乘客,他是在不斷責怪那些穿馬路的行人。不過有一句話我聽了很不以爲然。他說:“人家國外都是行人讓車的,而我們這堻ㄛO開車的不斷讓行人。”引發他這句話的事實我知道是行人的交通陋習——亂穿馬路。至于說“國外是人讓車”,那正好說反了。歐洲國家(至少是我到過的歐洲國家)沒有一個不是車讓人的。一個人駕駛著一輛車,就好比是一名全副武裝的士兵,而行人則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如果士兵不讓老百姓,那老百姓只有死的份兒。在德國、荷蘭、法國、奧地利、盧森堡、瑞士、比利時、挪威……開車人是絕對禮讓行人的。這一點,凡是去過歐洲國家的人大概是不會有异議的。

人與車的關係主要發生在兩個地方,一是交叉路口,無論是中國還是歐洲國家,在交叉路口不可能對每個方向都設紅綠燈指示,大多數的路口都按傳統規定:機動車無論遇紅燈還是綠地均可以右轉彎,遇綠燈可以左轉彎,在這時候,人與車就會遭遇,因爲當與行人平行的機動車遇綠燈時,人行橫道正好也是綠燈,按說行人通過是絕對安全的。在歐洲,右轉彎的司機和對面來的左轉彎的司機便放慢速度,幷特別注意人行橫道上的行人,當你將行未行猶豫著的時候,司機總是向你擺擺手,示意讓你先過。必須承認,這一點在我國做得相當不好,作爲司機,喜歡跟行人搶,一副機動車優先的臉孔;作爲行人,在紅燈時還要搶過人行橫道,從而堵住橫向車輛。人與車發生關係的第二個地方是車輛較少和較窄的馬路上,在很多歐洲國家,這些地方往往沒有紅綠燈,這時司機加倍注意行人,决不和行人搶行。

“搶”在交通行爲中是最要不得的,早就亮紅燈了,車還要搶著過,紅黃燈剛亮就搶著過,有的只是估計快要亮紅黃燈了就搶著過。行人也有同樣的毛病,人行橫道上已是紅燈還要繼續過,弄得橫向車輛只好停下來,更有甚者:紅燈時照樣見縫插針過。還有,碰到紅燈,許多自行車不愛停在停車綫以內,而非要擠到人行橫道的前一根綫上,且橫向擺開陣勢,有時甚至占據了大部分馬路,弄得行人無法走路,又常使橫行的機動車很難拉出左轉彎的半徑。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的道路沒有人家發達。其實,歐洲也不盡是寬敞大道。記得那天我們坐車從挪威的奧斯陸到約維克去,這條路大概有180公里長,路幷不很寬,來去共3股道,根據不同路段的不同車流量,一會兒去的方向兩股道,來的方向一股道;一會兒又變成去的方向一股道,來的方向兩股道。鮑爾先生說,這種築路方式在北歐較爲普遍,如瑞典、芬蘭等都是這樣,既經濟又實用,交通却照樣暢通。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