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聽上海話

楊劍豪

本人生在上海,長在上海,在外地工作、生活了近30年,仍鄉音未改,近年調回了上海。沒想到,我這個土生土長的老上海,重回上海后,卻在聽上海話上出現了問題。

那是我剛到新單位不久的一天,我準備到世貿會議大酒家參加一個活動,因不知道地點在何處,就去問同事。同事告訴我:“會有‘蔡頭’帶儂去的,到時在機關門口等就可以了。”聽到有人同我一道去,我很放心,還提前了幾分鐘來到機關傳達室旁。不一會兒,駛來一輛桑塔納車,停在了機關門口。當時我并沒有在意這輛桑塔納車,一心盼著那個叫‘蔡頭’的同志快點出現。幾分鐘后,桑塔納車的司機下了車,他拿出一塊抹布,邊擦車邊自語道:“講好九點鐘走的,怎么還不來?”看來司機也在等人,他的話倒是提醒了我,心想這叫‘蔡頭’的人是哪個部門的,怎么一點都沒時間觀念!當司機轉身看到我時,忽然問我道:“儂阿是姓楊?是要到世貿會議大酒家去?”我答道:“是的。”“那怎么還不快上車?”司機說。我忙回答:“還有一個人也要去,我正等他呢。”司機接過話頭說:“不是說就送一個人嗎,怎么是兩個人?那個人是啥人?”我本想說叫‘蔡頭’,但轉眼一想,這可能是個外號,我新來乍到的就叫人家外號不好,便說:“好像是姓蔡的。”司機追問道:“叫蔡啥?”我只好說:“我不認識的,不曉得叫啥,好像有人叫伊‘蔡頭’。”司機一聽樂了,說:“我就是‘差頭’,快上車吧。”

路上,我歉意地對司機說:“蔡師傅,真對不起,我是新來的……”司機卻說:“我不姓蔡。”我小心地問道:“那人家為啥叫儂‘蔡頭’?”至此,司機才明白,我一直把‘差頭’當作是某個人了。當司機知道我盡管滿口上海話,卻是剛調回上海沒幾天時,就告訴我說:“現在上海人把出租車稱為‘差頭’,有些人可能叫慣了,有時連機關的公用車也叫‘差頭’了。”這回輪到我笑了,我問司機:“這‘蔡頭’兩字怎么寫,又為什么要叫‘蔡頭’呢?”司機說:“好像是差遣的差,也可能是叉子的叉,頭嘛就是頭腦的頭,反正我也弄不清楚為啥要叫‘叉頭’。”

由“聽”不懂而鬧出笑話的事還有。那天,我外出回到辦公室,正是午休時間。剛把包放在辦公桌上,電話鈴響起。我拿起一聽,對方要找××,我就喊了一聲:“××有電話!”有同事隨口答道:“××到隔壁倒漿糊去了。”我就對著話筒說:“××正好倒漿糊去了,請稍等,或者過一會兒再來電話。”對方一聽,大聲地說:“儂倒啥個漿糊?”我忙說:“不是我去倒漿糊,是××去倒漿糊,一會兒就……”對方顯然不高興了,沒等我說完,就挂斷了電話。我還沒弄清是怎么回事,那幾位玩撲克的同事一起朝我大笑起來,連連說:“楊老師,儂迪只漿糊倒得結棍,真正的倒漿糊……”后來在同事的解釋下,我才明白,不是去“倒漿糊”,而是“淘漿糊”,而且明白了如今上海人說的“淘漿糊”是帶調侃意味的一個新上海方言詞語,難怪打電話來的那個人要不高興了。

重回故鄉,鄉音未改,但三十年河東,我對故鄉的語言已是既熟悉又有點陌生了。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