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上海的年夜飯

陳詔

過年(指春節)注重吃,形成吃的高潮,自古已然,淵源極早。據說,過年的“年”字,就與五穀豐登有關。《穀粱傳·桓公三年》:“五穀皆熟,爲有年也。”大概我們的祖先認爲,一年辛辛苦苦勞作,到了五穀大熟之後,就應該用吃吃喝喝來慶賀歲序更新。所以早在西周時期,民間就有過年吃喝慶豐收的風俗。到漢武帝時,才明確規定以農曆正月初一爲歲首。前一天晚上,即除夕,一家老小吃酒席,叫“喝年酒”或“吃年飯”,這在全國很多地方都是如此。據南北朝梁宗懍《荊楚歲時記》雲,每逢歲暮(除夕),家家具肴蔌詣宿歲之位,以迎新年,相聚酣飲。明清二代,除夕的活動更爲豐富,有許多新俗,但全家團聚食飲仍是主要節目。

上海有吃年夜飯的風俗,早期是受蘇州的影響。清顧祿所著《清嘉錄》雲:“除夜家庭聚宴,長幼鹹集,多作吉利語,名曰‘年夜飯’,俗呼‘閣家歡’。周宗泰《姑蘇竹枝詞》雲:“妻孥一室話團,魚肉蔬茄雜果盤。下筋頻教聽懺語,家家家婸晢a歡。”到清末民初,上海的一首映雪老人《除夕竹枝詞》也是同一格調:“年年吃慣閣家歡,鮮肉紅燒水笋乾,切塊頭魚切片,醋烹芥辣十分酸。”請看,年夜飯的菜肴中有水笋紅燒肉、白斬、炒魚片和醋烹芥辣菜,確是地道的上海風味。這堛漯蒚項獢A又稱“五辛菜”、“五辛盤”,以葱、蒜、韭、蓼萵和芥辣菜等五種辣味做成,是古已有之的風俗。明李時珍《本草綱目》雲:“五辛菜,辛溫無毒,歲朝食之,助發五臟氣,常食溫中,去惡氣,消食下氣。”可惜,這種五辛菜現在已經吃不到了。

說起上海人吃年夜飯,也引起我的一些片斷回憶。三年困難期間,我從西北寧夏回滬探親。一路上一片饑饉,哀鴻遍地,真是怵目驚心。可是到了上海,雖然也喊困難,但年夜飯還是照常要吃。當時,糧食每人每月定量十一二公斤,副食品憑票證供應,有啥吃啥。爲了解饞果腹,我不得不半夜兩點多鍾起床,到小菜場排隊,最後也僅僅買到一公斤肉,兩條冷庫堛滷a魚,再加青菜、豆腐之類,這已經算是十分奢華富足的高級享受了。到吃年夜飯時,一家人圍坐在一桌,菜肴采取分食制,每人一塊肉,兩段魚,素菜任意,但也不得過分。老母念我在西北忍饑受苦,一定要把她的一塊肉讓給我吃,我堅决不受,如此推來推去,最後以我多吃半塊了事。

到了改革開放初期,1979年年底,我從寧夏調回上海工作,情况已略有好轉。糧食雖然還定量供應,但寬鬆多多,沒有危機感了。副食品花色品種也逐漸多了,只要有錢可以買得到了。但工薪階層日子還是過得比較緊。我家的年夜飯的餐桌上,雖然鴨魚肉,十碗八碗,但還不敢到酒家餐廳去大吃大喝,高檔消費。直到新世紀的第一年,家堥鉈]們才提議不在家埵Y年夜飯,以免采購、烹調忙忙碌碌,乾脆趕時髦學新潮,到外面去吃一頓。我們下午六時出門,先到附近一家大飯店,只見人頭攢動,顧客盈門。服務員問我們是否已預訂座位,我們說:沒有預訂。服務員歉然說:沒有預訂需要等候,大約一小時才能挨上。我們調頭就走,結果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都高挂客滿牌,當時已快八點鍾,孩子們都饑腸轆轆,路也走不動了。最後到一家其貌不揚的小飯店,看見有一個圓桌空著,就快步搶占座位,吩咐服務員拿菜單來,胡亂地點了十幾隻菜,狼吞虎咽,一掃而光。這一頓年夜飯總算吃得暢懷盡興,大家深深感慨到:上海確實變了,上海人對年夜飯越來越重視了——這也許是中國實現全面小康的一個預兆吧!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