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月餅的人情世故

李大偉

中秋月餅有兩種,不是蘇式、廣式的區別,而是赤膊與濃妝的區別。濃妝,禮盒月餅之謂也。赤膊,就是路旁小店一爐爐鐵板烘出的鮮肉月餅,比大餛飩再胖點,新鮮得像青春十八那樣自信,素面朝天,吊帶露臍,甚至赤膊上街,敢以鮮肉為餡,擠捂在面團里,兩小時不出售,就會發臭,鮮肉是顆嬌嫩的定時炸彈。鮮肉月餅就是上海月餅,有點咸,有點甜,特別有鮮頭。那團鮮肉,還有些彈性,不像獅子頭,一味酥爛,尤其出爐后,油酥的面團特別香,不是胭脂勾魂香,而是吊足胃口的香。有些月餅不是曇花一現的中秋應景紀念文章,而是一年四季常綠的灌木型點心,楊浦區大連路一側的四平飲食店,鮮肉月餅是招牌菜,每天下午一爐一爐出,尤其下班的薄暮時分,門市窗口人頭簇簇。那月餅,沒有任何文化含義,只有美味,鮮肉月餅的鮮字,真是老實得名副其實,沒有概念包裝,只有內容饞人,就像汪曾祺的散文。在這一切平庸憑借炒作能聳人聽聞的商業時代,鮮肉月餅忠厚得卻是個另類。

現在中秋節到處是禮盒月餅,講究的不是月餅的味道,而是月餅盒的味道,而是月餅禮盒的華麗,讓你看得見寶貴逼人,這是眼球經濟惹的禍,像個嫁了凸肚老板的半老徐娘們,失去了青春的鮮味,多了一層層一套套妝飾,這么一見色彩斑斕的濃艷,就知道是個惡俗的港婆,死不甘心地作態。

禮盒月餅,借中秋之名,賣概念,賣時髦,不賣鮮味。說得刻薄點,不是我惡毒,“賣”都是言過其實的夸獎。禮盒月餅都是送的,不是吃的,當然要濃妝。就像富家末頭囡囡,又丑又橫,老父親只能重賠嫁妝出送,那禮盒,越做越金貴,就是丑女的陪嫁,可以買櫝還珠了。

中秋前兩個月,有點臉面的人就開始天天過中秋,到了中秋月圓那一天,反而是送別了,因為天天有人送月餅票。拿到月餅票的,與送月餅票的關系很微妙,比點頭的朋友熟點,比酒肉朋友遠點,不能得罪了又不能甩掉,屬于還有點利用價值的網絡型朋友外圍組織。真正的朋友中秋夜吃酒席而不是月餅,月餅票上往往都印有具體的價格,今年時尚:綴尾肯定是8,如88元者最多,以示吉祥。商人的迷信,近乎呆兒。印上價格表示客人身價的貴重,但靜心一想,鄙人這個價,比豬肉還賤。倘若不印價格,面額更小,你就一鈿不值擺不上臺面了,好比中秋請儂吃大餅油條。

現在禮盒月餅是腌臘店的陳貨,不分賓館、酒家,三伏一過,開始進料拌料烘月餅了,然后穿上禮盒皮夾克出籠,甚至有一層防腐罩,于是甲送乙,乙送丙,月餅就像兒時游戲丟手絹的那條手絹,丟來丟去,惟恐落在自己的手里,成了倒霉的坑子貨(滬俚:賣不出的滯呆貨)。中秋一到,枯干脆硬,禮盒月餅都成了霉干菜。

禮盒月餅以耐腐的植物類而不敢以脂肪類為餡,只有赤膊月餅敢以鮮肉為餡,就想思想永遠赤裸裸的。鮮肉月餅自信從不需要穿“衣”,要穿,也是皇帝的新衣。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