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羅宋大餐

程乃珊

聽講淮海路新開出一家俄羅斯餐館,只是從來不喜歡吃羅宋大餐,特別那味道酸酸的羅宋湯(上海人俗稱紅湯),因此總也無興趣去。

所謂海派羅宋大餐,就是一客炸猪排一隻羅宋湯再跟咖啡或茶,有點如今日的洋快餐。與法式意式大餐相比,顯得那樣寒酸上不了臺面,難怪偌大的南京路淮海路以前不見一家羅宋大餐店,講究的老上海,看到有人吃西餐點炸猪排就一臉不屑:“這只屈死西餐也吃不來,只見識過羅宋大餐!”

然對上海已七八十歲的老一代男女大學生,羅宋大餐,已與他們青葱無憂的學生時代交融在一起。自有一份淵源深久的情結在其中。

老上海一般小白領和大學生,哪怕是家境非富則貴的聖約翰大學生、霞飛路上靜安寺路上的西餐社總是不敢經常光顧,唯開設在他們學校公司附近橫馬路上的羅宋大餐,五角洋鈿一客一塊炸猪排一盆羅宋湯,外加麵包盡吃咖啡盡添,篤定可以呼朋喚友甚至帶上女朋友去威一威。

那些開設羅宋大餐的老闆清一色都爲白俄或白俄後代,選址都在北四川路、九江路、曹家渡一帶的橫馬路上,除了貪其租金便宜,也因爲那一帶近寫字間和洋大學,這批老闆也十分明白,羅宋大餐的市場就是一批小白領和洋大學生。

今年七十八歲的李伯猶記得舊時開在聖約翰大學近頭的一家羅宋大餐店,他和同學們放學後常常去幫襯那堙C店面小小的只兩開間門面,幾張白木長台用碱水刷得發白,鋪著漿燙得筆挺的亞麻桃花十字綉,配著笨重碩大的銅蠟燭台,朴雅之餘,自有筷子國度缺乏的洋風景,很濃郁的俄羅斯味洋溢其中。

舊時上海的羅宋大餐店都是夫妻老婆店,這家店掌勺的就是個白俄。這批流落上海的俄羅斯貴族都爲美食家,故而一般經營都不錯。只是這個老闆是個長著一頭金髮的白俄第二代,講著一口地道的曹家渡本地上海話,娶了個上海太太。不愧爲身上流動著藍色的貴族之血,興致高之時,他會在店堂爲客人拉一曲小提琴助興。老闆有個女兒叫安娜,混血兒總是特別的漂亮。那年約十五六歲,已是一隻外國女人模子,豐腴高大酷似英格麗·褒曼,清純之中別有一股逼人的美艶。

李伯之所以戀戀不忘那家羅宋餐館,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他連連否認。“……那家羅宋大餐店就是不錯,特別他們的羅宋湯,濃濃的滾燙噴香,油汪汪的湯麵上,飄著一朵沈甸甸的白蓮花樣的甩奶油,內埵竟u油炒過的紅腸、洋葱、炸得焦黃的麵包丁,吃口濃糯,不膩不油,香氣四溢,馬路上老遠就聞到湯的香味,成爲他們的活廣告……”

五十年代,李伯正值壯年,被單位派去列寧格勒短期學習。滿心以爲來到列寧格勒,就可以品嘗真正的羅宋湯,結果發現蘇聯老大哥吃的羅宋湯,幾乎等同清水煮土豆,難以下咽。

三年前李伯去紐約探親,走過皇后區一家羅宋大餐館,他的羅宋大餐情結又蠢蠢欲動,點了一客羅宋湯。

“……這也叫羅宋湯!堶悼u有紅蘿蔔洋山芋捲心菜和一點紅腸,互相間根本不搭界各管各,只是用一盆清水將它們攪混在一起!”

他冤屈地叫來老闆,一個六十幾歲的講著一口俄式卷舌英語的胖乎乎的俄羅斯人,用一口漂亮的美式英語責備他:“……我五十年前在上海吃的羅宋湯都比這個好!”

老闆眨巴著眼睛不慌不忙地用他的俄腔英語答道:“……你在上海吃的羅宋湯是沙俄貴族厨房媯N出來的……”

不過或者,李伯當年的羅宋湯,已是變種了的迎合上海人口味的海派羅宋湯,遠非正宗的羅宋湯。不知今日淮海路那家羅宋大餐館的湯如何?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