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臘梅情思

胡世娟

是我十四五歲時吧。放寒假時,我來到舅父家。

一天午後,表姐帶我和她的同伴到舅媽任教的那所學校玩。這學校原是一處地主的房宅,土改時劃爲鎮堛漱p學校,于是這校園除了有軒敞的教室,還有與別處學校不同的鏤空雕花的晼A幾處曲折的回廊和種了花草的小園,使校園顯得更幽靜。我們在校園中穿來穿去捉迷藏。忽然,我的鼻子婸D到了一股若隱若現、若有若無的幽香。我站定了,更專心地嗅著,是的,這幽香又濃了一些,我情不自禁地順著這淡淡的香氣尋覓,穿過一間小小的空房,走過一段曲折的回廊,我看到一處被丫杈松枝遮蔽的小園,這小園正彌漫了一股花香,正是剛才鑽入鼻中的味道。到了這堙A這氣味已不再若隱若現,而是非常恣肆爛漫的紛紛撲入我的鼻中。循著這彌漫的香味我來到一棵樹前,樹上沒有綠葉,只綴著一朵朵、一簇簇淡黃的小花。它的花瓣薄薄的,小小的,很奇特的,花片有一種迷蒙的透明感,似乎在每一片花瓣上都均勻地塗抹了一層蠟質。淡淡的迷蒙的小黃花在曲折有致的樹枝上疏疏密密地綴著,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小園堻o樣的花樹有四五棵。有的已經開放的花朵邊還綴著一兩朵小花蕾,看它們擠擠艾艾躲在花下探頭探腦的樣子,真是又可憐又可笑。間有被風吹落的花瓣一片、兩片的委身于地,却又是“閑花落地聽無聲”。在這冬日堙A在這小園中,樹上的葉兒是早已雕落,地上的綠草也枯黃了,玫瑰、月季也不見了影踪,可這淡黃的小花却在樹上開得這般熱熱鬧鬧。于是我對著這花樹起了一絲感動,心兒在真誠地謝謝它爲蕭瑟寒冬帶來的暖意。我圍著這幾棵花樹轉來轉去,徘徊著不肯離去。

“喂喂喂,我到處找你,一個人跑到這堥茪F。”表姐气喘吁吁地對我說。“表姐,你快來看,這叫什麽樹?”我指著這幾棵花樹問。“哦,這叫臘梅,你沒見過嗎?走吧走吧,到外面去玩。”表姐拖著我就走。我只得一步一回頭地離開了小園,離開了讓我迷戀的這幾棵臘梅樹。

此後,我又叫表姐帶我到學校玩了幾次,只是一到學校,我就趕快跑到那幾棵臘梅樹前,先在小園媞伀*d連一番後,才跑去和夥伴們玩。

回家後,我問母親我們這兒可有臘梅,她說有的,只是不容易見到,我聽了很失望。從此以後,這冬日堬H黃色的小花和它素雅的馨香便不時地跑進我的夢中。

有一次,我走在街上,“賣花呐,賣臘梅花”,我驚喜地循聲望去,見一老嫗手拿一大束臘梅正站在街邊叫賣。我快步跑過去,先聞了聞它獨有的芳香,然後從賣花老嫗手媬鴾F幾枝拿在手中,我珍惜地抱著這束淡雅的花兒,好像抱著一個久違了的夢。這以後有好幾年,每到冬季,我總是迫不及待地去發現尋找那位賣花的老嫗,似乎想要把這淡雅的夢境一次次抱回家中。

我也納悶,少女時的許多夢境,都已隨著時光的流逝而隨風飄遠,獨有這淡雅的臘梅,我却始終對它有一絲難以忘却無法磨蝕的情愫!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