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南人北人與酒

牛傳綜

南方人喝酒時偏愛黃酒之類。尤其是冬令時節,友人相聚或家人圍座,煮一壺花雕或五年陳,放入姜、糖后,舉杯相邀,甚是熱鬧。你別以為他們會“一步到胃”,杯底朝天,他們只“咪”一小口。酒桌上的環境也比較寬松,各類酒都備一些,喝什么隨意,喝多少也不大會有人較真,也很少見到北方人在酒桌上猜拳行酒令那種熱鬧勁。這讓初來乍到的北方人不大習慣。

北方人愛喝白酒。說實話,對于白酒,我打小就從大人們那里得到了深刻的印象。起先不明白,這點水一樣的東西,怎會把大人弄得東倒西歪?一次次跟在后面操練,使得我高中畢業就練出了大半斤白酒不在話下的酒量。因此,在南方的酒桌上,一開始我是不把黃酒之類放在眼里的。然而,第一次與它親密接觸,它就給了我一個下馬威。

那是在一次朋友聚會上,我看到大家的杯中都盛滿了五年陳,便也客隨主便斟一杯“咪”起來。心想,憑本人的酒底子,小小的黃酒耐得了我何?一杯下去,沒反應,第二杯下去沒感覺……慢慢地一個人消滅了一瓶半五年陳。當時只略感頭有一點暈而已,回去的路上還輕松地哼著《大刀進行曲》。哪曉得,到了宿舍,那五年陳開始發威了,整個床像航行在驚濤駭浪中的船,搖得我吐了一次又一次,第二天兩條腿走起路來還有點發飄。從此,我對黃酒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久而久之,我尋思,其實,黃酒、白酒是有著它們獨特的脾氣與性格的。以我的有限經驗,黃酒性軟綿,但你決不能因此而視它“可欺”,它以柔克剛,會在你不經意中后發制人,慢條斯理地把你放倒。白酒的脾性與黃酒就不一樣了,它直來直去,熱乎勁在你與它一接觸時就表露出來,行不行很快見效,它的烈性子讓許多喝慣了黃酒的南方人多不大敢貪之。

不了解黃酒之類的脾性,匆忙舉杯而“栽”在黃酒上的北方漢子為數不少。那日,有朋自北方來,舉杯間,朋友見我杯中裝滿了五年陳,他笑問我來上海這些年改喝“紅糖水”了?我故意拿話勾他,說:“今日你敢不敢與我一起喝這‘紅糖水’?”朋友是個爽快人,抄起一瓶五年陳就要與我比試,并聲稱:“一人先干一瓶再說。”我那朋友酒量絕對在我之上,笑談間,一頓飯工夫他一人就將兩瓶五年陳見了底。我心里樂呵呵:兄弟,你等著吧。果然不出所料,那朋友路上好好的,還將自己的胸脯拍得“啪啪”響:“兄弟,怎么樣?”可到了他下榻的賓館,竟然搖搖晃晃地去敲別人房間的門,幸好我有先見之明跟著他。第二天中午,那位朋友見了我,連問:“我昨晚是怎么回來的?”

相比之下,南方人喝白酒就謹慎得多,他們對白酒的烈性子普遍保持警惕,大多數人會像他們喝黃酒那樣,一小口一小口地咪,一邊咪一邊喊“辣死了,辣死了”,因此,他們是較少被白酒“咪”醉的。

黃酒與白酒顯然是兩種脾性的酒。竊以為,酒的脾性從一個側面也能代表了南方人與北方人的脾性的。酒的脾性如果相互兼容則不是原來的東西了,南方人與北方人若相互吸收了一些對方的特質,那將如何?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