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永遠的痛

石磊

數理化是我心中永遠的痛,真的,從來沒有學好過,小時候為它們受過的那份苦,就太大太重了,至今不堪回首。哪怕是今天,一看到一列火車自西向東,一列火車自東向西之類的文字,我絕對會立刻心跳加速,自卑感油然而生,揮之不去。就是今天,一把年紀的人了,我還是連四則運算也搞不清楚,先算哪個后算哪個,終身的噩夢。有時候午夜夢回,還會自己把自己嚇出一身細汗來,天啊,這種數理化水準,怎么考上大學的?要是放在今年再考,打死也考不及格的。

終于有一天,我的這個噩夢被解開了。

十年不曾聯絡過的女朋友,當年我們一起學中國文學的,現在居然跑到美國讀電腦,拿出全優的成績單,大公司紛紛出手要她,她小姐挑挑揀揀,揀了個福利好得到天上去的公司,進去了,做得順風滿帆的,得意得不行。忽然就不知從哪里搞到了我在上海家里的電話,“崩”地把越洋電話打過來,把我嚇個半死。接著我就在電話里衷心贊美她,你怎么那么厲害啊,能文能武的,還成了電腦專家啊,我是數理化白痴,連四則運算都還算不清楚啊。她大小姐,一把聲音嗲嗲地謙遜起來:數理化有什么呀?都是我們這種不解風情的女人,不得已才去搞的啊,謀生啦。

我捧著電話話筒,情不自禁地就流了兩顆淚。

英語是我心中又一個永遠的痛,也是從來沒有學好過,花的那些力氣和功夫就不用提了,還是結巴,聽說讀寫沒一個過關的,美國留學我也挺想去的,一聽要托福,立刻偃旗息鼓,勸也不用人勸的。

終于有一天,一個臺灣朋友幫了我的忙。他幫我修改我的簡歷書,認認真真從頭看到尾,問我:你怎么不把你會說上海話寫上去?

我瞪大眼睛:我從來沒有覺得會說上海話是一項技能啊。寫上寫上,英語會不會還在其次,上海話一定要會。我這才醒過來,原來風水已經輪流轉了。

嘖嘖,英語會不會還在其次,真是豪言壯語,沒有比這個話聽著讓人更舒服的了。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