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別樣的風景

殷慧芬

去年的一個秋夜,和兩個朋友在一起喝酒,灌了很多的貼心話,逝水的青春、理想、愛情。有傷感的甚至流了泪。在這個年頭能够貼心說話相對流泪的,委實不多。酒不醉人人自醉。乘著醉意我們闖到南翔的古猗園。該園爲上海五大古典園林之一。偏巧守園的也是朋友,于是就有了一番難忘的古猗夜游。

記得那夜坐在僻靜的小南亭媥肸均A亭外是大片的草坪,還有香樟的濃密樹影。有人發傻吟哦著亭內的一副對聯:“月來滿地水,雲起一天山。”守園的朋友解釋說滿月的夜晚,草坪上真的“波光粼粼”,靜如西湖美不勝收,入夜起雲時看天,則有山峰叠起、詭异莫測之感。于是我們倚著亭欄,又是仰望又是俯視,沈醉于“湖光山色”之中。古猗園來過多次,這是頭一回聽說“南亭夜色”。那晚所有的憂傷都被月色洗濯得美麗起來。

一年後的秋日,我又來到古猗園。這次是游園觀賞園內陳列的竹藝。有竹鄉安吉的竹貼畫,嘉定傳統的竹刻,還有上海插花協會的竹藝插花。我對竹刻情有獨鍾。嘉定的竹刻是文人竹刻,鼎盛于明清時代,集繪畫、詩詞、書法、篆刻于一身,有很高的觀賞價值和收藏價值,全國各大博物館都有收藏。賞完竹藝之後,步出清代建築梅花廳,突然有人低頭注意起脚下的路來。原來梅花廳四周的地坪用了各色的黃石、卵石或打碎了的缸片、碗片、玻璃片,鋪成了形態各异的梅花,十分精致。賞玩之間突然就有暗香浮動的感覺。不由感嘆主人的匠心獨具。

有知情者贊嘆說古猗園的路是“花路”。于是我有心留意起足下的花路了。果然,園內的小路隨著亭臺樓閣、山石水池的布局曲折繞行,變化無窮,而路面的花紋和材料的選擇,也因園景不同而相异。如竹枝山小徑上的猗猗翠竹,松鶴園的橋堍下朵朵祥雲,前者用的是藍色的玻璃碎片,後者則是沈穩的鵝卵石。更絕的是明代楠木廳“逸野堂”四角的地坪,用細碎的紅缸片、白碗片、藍琉璃片、青瓦片、黃石等鑲嵌,鋪成“天地吉祥”的圖案,絢麗多彩;圍繞廳堂還鋪有荷花、竹簫、葫蘆、拂塵、芭蕉扇等圖案,隱喻八仙。“逸野堂”因此而顯得隱逸和脫俗。只是歲月叠替,這堣w經不是當年李流芳、程孟陽,甚至柳如是這些詩人畫家雅聚的軒堂了。

我在古猗園的花路上久久徘徊,我曾經在網上痛失了一份可貴的友情,那朋友先是日日在網上呼喚我,說些莫名其妙的玩笑,我始而嗤之,繼而入迷,彼此有了一份難忘的心情。誰知他(她)突然就無影無踪。失去了方知其可貴。遙想數百年間,花路上可曾演繹過傷情別離?樹影婆娑間一定也有過去而不返的朋友?我緣徑而尋,低首觀賞花路,我想前路上一定還有別樣的風景……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