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回到了這間屋子

草木

走時把電腦留給了爸爸,我常常想象著他坐在我的臥室堥洏CAD和股票軟件的樣子。今天我回家住,他把房間和電腦都讓給了我,我很奇怪自己仍然可以寧靜地坐在這媞V打鍵盤,和往日的每一個夜晚沒有什麽兩樣,仿佛從未由這個家堥咱X去過。偶爾視綫下垂,瞥見鍵盤之上,環繞住我左手無名指的那圈光環,才頓時想起,我的人生已經有了變化。

倒是父母因我的回家而大動干戈,媽媽弄了一夜的薺菜和肉醬,明天中午要包餛飩給我吃,雖然我一再告訴她我的冰箱堣@直都有儲備的速凍餛飩,可她堅持著。其實她是忍不住她的熱情,她已經很久沒有推門喚醒睡懶覺的女兒而後一起午餐了。爸爸剛才一直在我身後走來走去,說這樣那樣的話,當他指著我的電腦問我究竟在忙什麽,我終于忍不住請他走開,告訴他,我在寫作,不要打斷我。以前他總是在另一個房間媗玟攭M看電視,隔著兩扇門,一點兒不好奇我的任何行爲。他們讓我明白,我是這堛熊}客了。但我自己幷不覺得。

老房正在拆遷的邊緣上徘徊,今天回來時,底樓的一戶人家正在搬家,滿地的狼藉在傍晚的天色下刺痛著我的心。貫通我之前整個人生的這幢樓在我結婚的這一年被宣判即將走完它的歷程,隨著第一戶人家的遷離,它會從今天開始逐漸顯露出灰敗的色彩,然後一點一點失去人的味道。和媽媽去參觀鄰居的新房,回來時經過這一片待拆的樓群,其中有一些房屋已經空無人住,連門都不見了,只是一個個黑黑的洞,它們在冬天的夜塈峖車ㄘう滲謢a。我現在依然能够在如此的荒凉中,放一隻水杯在手邊,拾起以往的生活習慣。

可是却不能一個人在愚園過夜,風在窗戶之間游動的聲音都會使我害怕。所以當Steven出差,我便只有逃回娘家。雖然愚園有著熱情洋溢的左鄰右舍,而我又是那麽那麽地喜歡它,但它却不能脫離Steven而存在,它從一開始就是兩個人的。而這個家,這間屋子,是我一個人的,我在這堛齯j,即使如今不常回來,靈魂中的獨立以及隨之有關的許多記憶却早已扎根了下來,與它們同在,我便永遠不會有陌生和恐懼。

可房子終究是要拆的。或一刀砍下,或連根拔起,我的娘家就如同一棵大樹,是坍塌還是重生?我在這個疑問堬`深地憂傷。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