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表情

張芙鳴

上海與其他城市的區別不在語言和服飾,而在于市民的表情。你若有心,站在南京路外灘,看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十有九個拿著手機,邊走邊講,剩下一個,正往外掏著呢。他們講話速度極快,表情急躁,好像趕著在走完這段路之前就談成一樁生意。人人背后像長了一只眼,他們不敢松懈。已經成功的人,怕一夜之間被別人追上,奪走他的榮耀與財富,不太成功的人總想把別人多年取得的成就趕在一天里扯平;人人急得心事重重。整個城市在動感中延續著她快速高效的生活。但效率是永無止境的。我曾逼著自己在一個上午做完十件事,當目標完成,我疲憊地癱在椅子上,又驀地跳起,原來還有第十一件事沒做呢!

表情疲憊到極點也會提出抗議。這時,我只好調整空間,躲進一間咖啡吧。那里的老板多有一張缺乏表情的臉,這讓我欣慰。吧臺里傳出傷感的藍調JAZZ,我卻一點也悲傷不起來,心靈被放松后的愉悅填滿了,沒有傷感的理由。就這么一堵牆,就是兩個世界。兩種心情。牆外,馬路上不斷地人來車往,人和物共搶一個空間,雙方較勁似地制造著聲音。牆里,空曠的吧內只一兩個人。音樂充滿了每個角落,卻奪不走任何空間,還會釋放一些給你的心靈。此時,我面無表情,這又是最好的表情。每天在不同的場合、面對不同的人,我們總在制造著各種各樣的表情,皮膚就在這種強制性的勞作中衰老了。所以我想,人老去的根源不僅是心情,更是表情。

表情的變化之快,有些時候很難用語言到位地描述:比如有一次在靜安寺,看到一位香客正安靜虔誠地對著四空八方祈求佛賜龍福呢,手機響了。他有些憤怒,又有點兒無奈,但幾乎沒怎么猶豫,就拿起電話,同時眼睛向四周瞥著,這時另一只手里的燭香正裊裊升起幾縷輕煙;而一出靜安寺的門,你就無法漠視馬路對面的“百樂門”舞廳,盡管身后還響著“不想凡心事”的佛樂,盡管臉上還留著超凡脫俗的表情。舞廳那高聳的塔尖,對著低矮平穩的寺廟,仿佛正說著什么。我不知道還有哪里的寺廟像靜安寺這樣,遠離靈山妙水,直入鬧市心臟,參與著最世俗、最繁華的都市文明建設。在這種偏向兩極的對話中,人們有時很難確立一種適當的表情。這造就了市民快速適應、游刃有余的本領。他們的表情可以從一極轉向另一極而沒有任何蛻變的痕跡。

原載新民晚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