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聯邦大法官何許人也

沈寧(科羅拉多州)

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衛美國公民的權宜,最大可能地限制各級政府的行政權力,美國從建國開始便嚴格規定美國各級政府一律三權分立。就是說立法權歸各級議會(相當於中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行政權歸各級行政部門(白宮和中南海都屬於這類行政部門,只是政府一支,並不是政府全部),司法權歸各級法庭(相當於中國各級法院)。這三種權力絕對分離,相互不得越權干預,翻譯成中文,就是說中南海不準過問人民代表大會的立法,中南海也不準干預中國法院判案。這種社會政治制度,中國恐怕再過一兩百年也難做得到。五千年建全起來的社會政治制度,或許也得要五千年才能被破除。

美國法庭權力很大,絕對獨立司法,完全無需任何一級行政衙門許可,或者白宮先雙規作業,而可以直接開庭審判美國總統、部長、州長、以及任何一級違法亂紀的行政官員。克林頓總統在職期間,曾兩次受到阿肯色州法庭的傳訊審問,並且裁決他犯有欺騙法庭罪,吊銷他的律師執照,並課罰款。美國所以做得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因為法庭獨立於白宮和各級行政部門,完全不受任何行政權力的干擾。這種實踐,恐怕是當今廣大中國人民朝思暮想而在中國又絕對不可能實現的夢境。

美國法庭系統結構很複雜,市有市法庭,地區有地區法庭,州有州法庭,聯邦有聯邦法庭。各司其職,互相管不著,也沒有上下級領導被領導的關係。市法庭管市法該管的案子,地區法庭管地區法該管的案子,州法庭管州法該管的案子,聯邦法庭管聯邦法該管的案子,誰也不許越界。州法庭不能過問地區法庭裁判案子,聯邦法庭也不準插手地方法庭管的案子。在美國當然也可以一級一級上訴,但這並不表示高一級法庭具有對低一級法庭的管理權或者領導權,在下一級法庭審理案件的時候,上級法庭不能干預,只有案件上訴之後,上一級法庭受理,才能吝另行審理,做出自己的裁決。這種制度,翻譯成中文,就是說最高法院不能過問省級法院的案子,省級法院不能過問市級法院的案子。這大概中國人也無法想像,自上而下的層層權力統治,是中國政府生存的根本基礎。

美國聯邦法庭又劃地盤,分有主持區域的聯邦法庭,也有不同的巡迴聯邦法庭。而在這個複雜的系統之中,居於頂端的是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由九名聯邦大法官組成。這是美國司法系統的最高機構,聯邦最高法庭對某案的裁決,就是最後的終審判決,再沒有上訴一說。比如去年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和共和黨圍繞佛羅里達州的亂子,官司一直打到聯邦最高法庭,九個大法官做出裁決之後,除佛羅里達州若干別有用心者帶領一幫缺乏法制訓練的州民又鬧了幾天之外,所有正直的美國選民都馬上停止一切競選活動,民主黨候選人戈爾立刻接受既成事實,向共和黨總統布什表示祝賀和支持。在美國,不論什麼案件,沒有人敢輕視或對抗聯邦最高法庭的裁決,因為美國人都相信,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的九名大法官,絕對秉公行事,完全按照美國法律裁決,保証公正,而且一定會替美國公民作主,絕不會討好白宮或者給某些政治集團或者大財主當狗腿子,枉法胡為。

那麼這樣在美國司法權力至高無上的九名大法官,會是什麼樣的人,竟然不把美國總統放在眼裡。我所居住的科羅拉多州,有一位退休的美國聯邦最高法庭大法官,二00二年四月十五日逝世,享年八十四歲。美國總統布什,聯邦參眾議員,聯邦法官,都來電誌哀,科羅拉多州州長下令全州星期一下半旗。科羅拉多最大的《丹佛郵報》發表好幾版文章,詳細介紹他的身世,使我們有機會了解到一位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的大法官是個怎樣的人。

這位德高望重的退休大法官名叫巴郎.懷特,外號叫彗澤爾。他在科羅拉多州最大的名氣,還不在於他是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的大法官,而是他曾在科羅拉多州立大學讀書,是科州大學橄欖球隊的主力,並且獲選為全美大學最優球員之一,彗澤爾的外號就是在大學球隊獲得,一直到成為聯邦大法官了,人們仍然用這個外號稱呼他。他當年在大學打球時創下的十五項紀錄,保持至今,沒有人能打破。這就恐怕要讓中國人大吃一驚了,全中國各級法庭都算上,大概難找到一個職業球員出身的法官。中國人傳統上認為,打球的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怎麼能擔任決定人生死的法官重任。可這個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的懷特大法官,不僅在大學裡打橄欖球,而且大學畢業後還打過美國橄欖球職業隊,是個真正的職業運動員,並且進了美國橄欖球名星錄。

懷特大法官一九一七年六月八日出生於科羅拉多州考侖要塞市。在當地上學,成績全優,高中畢業全校第一。一九三五年入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參加該校橄欖球隊,一九三七年賽季領導該校隊未輸一場,名揚全美。一九三八年大學畢業,成績優異。入選匹玆堡職業橄欖球隊打專業,成為該季全聯盟衝鋒最多的球員,獲選最佳頭年球員。一九三九年赴英國牛津大學讀書,得與後來當美國總統的肯尼迪相識。一九三九年歐戰爆發,學業中斷歸國,又回職業橄欖球隊,效力底特律獅隊,再次成為該季全聯盟衝鋒最多球員。一九四0年和一九四一年賽季之餘,他在耶魯大學法學院念書。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五年,參加美國海軍,在太平洋戰區做情報軍官,獲得銅星勳章。同一戰區肯尼迪中尉指揮的美軍巡邏艇被日軍擊沉後,懷特奉命調查戰況,質訊肯尼迪。一九四六年從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全班第一。與科州大學校長的女兒結婚,此婚姻終其一生。同年給聯邦最高法庭首席大法官做助理。一九四七年加入丹佛一家私人律師事務所,工作多年。作為民主黨人,懷特律師一九六0年為肯尼迪競選總統。一九六一年被選作美國聯邦司法部部長助理。一九六二年被任命為美國聯邦最高法庭大法官,年僅四十四歲。他在這個職位上兢兢業業幹了三十一年,直到一九九三年退休。一九九四年美國聯邦眾議院決定用懷特命名丹佛市內的聯邦郵局總局和聯邦法庭兩座大樓,以示對懷特大法官的敬意。從聯邦最高法庭退休之後,懷特大法官最大的愛好是駕船釣魚,同時還繼續在科羅拉多一個地區法庭做法官,為社會服務。

這樣多彩多姿的人生經歷,就是哪個普通鄰居說起來,也已經夠令人羨慕了,何況是美國聯邦最高法庭的懷特大法官,可以說是美國司法和政治圈中最有權勢的人,也可以說是美國聯邦政府裡的最高層領導之一。很難想像,中國的中央政府裡有哪個國家領導人,會有這樣豐富的生活經歷。哪個中國國家領導人曾經是大學運動隊的主力?哪個中國國家領導人曾經在職業足球隊裡踢過球?別說踢過球,幹過專業,恐怕沒幾個中國國家領導人看得懂足球,也許有些領導人什麼體育通通不愛。哪個中國國家領導人到牛津念過書?哪個中國法官當過兵,打過世界大戰,得過勳章?哪個中國國家領導人有釣魚或者什麼別的什麼生活愛好?或者說中國國家領導人會不會有什麼生活愛好,懂不懂得生活樂趣這一說?就算有,也沒人知道,中國政府領導人的生活,永遠對老百姓嚴加保密。

反過來想,有多少中國某地方大學的運動員,能考進北京大學法學院讀完博士學位?中國哪個國家隊隊員,最後能夠成為專業律師,或者法院的法官,甚至最高法院的法官?中國那樣的社會環境,會不會有這種可能性?給不給人這樣的平等進取機會?別說中國最高法院,就是最低一級地方法院,會不會接受一個曾經幹過職業隊的球員當法官?中國大眾誰知道中國各級政府官員,包括行政官員,司法官員,是怎麼任命和任職的?被任命的官員有些什麼資格和履歷?連人民代表都不由大眾選舉產生,其他行政官員當然更不可能從人民大眾中選拔,而只由上級任命,職業球員自然難有從政機會。可是換句話,如果出於什麼原因,中國國家主席真的任命了一個過去幹過職業隊的球員出任最高法院的法官,恐怕不可避免地也要引起社會不小的震動,中國老百姓未必肯接受。

所以我說,懷特大法官的身世,在中國政治思想,體制結構,民主意識等許多方面,實在值得引起中國人民深思。除此之外,也能夠給予中國人民很多其他方面的有益啟示。

或許懷特大法官天生是個聰明絕頂的人,能夠在課堂,球場,戰場,法庭,各種不同地方,不同情況下,所做所為都出眾。可是許多熟識懷特大法官的人不那麼看。他的家鄉是個很小的地方,懷特大法官的一個老部下說:因為他從美國心臟地帶的小地方出身,所以他的心永遠貼靠著美國主流社會的廣大人民大眾,一言一行完全為了保衛美國人民大眾的利益,絲毫不考慮任何政治集團或者某些個人的利益。懷特大法官從來沒有任何特權的概念,因為他不是名門望族出身,他家很普通,而且不富裕,常常經濟緊張,所以從中學起他就在當地鐵路和木材場做工。懷特大法官得以上大學,全憑他拿到大學的體育獎學金,用參加大學橄欖球隊,換來念書的機會。許多童年夥伴回憶說,當很多學生悠閑遊蕩的時候,常常看到懷特坐在馬路邊,獨自一人讀書做功課,他的學業優秀,並非都靠天賦,自己的個人努力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懷特大法官大學畢業時拿到了羅玆獎學金,那是美國聲譽最高的大學獎學金之一,克林頓總統一生以拿到該獎學金到英國留學為榮。而懷特大法官把羅玆獎學金推遲一年,卻先去美國職業橄欖球隊打一年球。我推想,中國大概沒有多少人會這樣做,把羅玆獎學金不當回事,卻去打球。去牛津讀書和打球,孰輕孰重,充份表現出美國和中國文化意識的大不同。因為歐戰爆發,懷特大法官的牛津學習被迫中斷而回國。這種情況,我相信過兩年只要他願意,一定能夠重返牛津繼續學業,可懷特大法官並不在乎牛津不牛津,沒有再回英國,而留在美國完成了法科學業。這大概又會讓很多中國人想不通,現在人人夢想牛津女孩哈佛女孩的歪風斜氣盛行不衰,像懷特大法官那樣,進牛津念一年又退出,或者像比爾.蓋茨一樣,進哈佛念兩年又退學,居然不把牛津哈佛放在眼裡,那真不免要遭中國人唾罵。

據說懷特大法官去世那天,在電視裡觀看老虎伍德第三次蟬聯美國高爾夫大師賽冠軍。在美國,高爾夫一直是白人的運動,若干年前,伍德根本連高爾夫大師俱樂部都不許進,更別說獲得冠軍。多虧美國的民權運動,打破了種族分離和歧視,使得伍德有了展現他天才的機會。而美國民權運動的成功發展,與懷特大法官的貢獻分不開。一九六一年春天,懷特大法官進入公眾服務生涯,頭一個任務就是被聯邦司法部派往奧克拉荷馬,領導聯邦政府保衛黑人平等人權的努力。

就像美國所有其他各級法庭一樣,美國聯邦最高法庭每次開庭審理案件,都對公眾開放,誰願意進法庭去旁聽,誰就可以進去聽,因為美國政府和法庭不是高居於人民頭上的衙門,而是拿美國納稅人的錢,為納稅人服務的部門,納稅人有權監督政府和法庭是否老老實實為大眾服務,或者胡作非為。因此每次開庭,總會坐滿媒體記者,九個大法官在法庭上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當時就在美國電視廣播中轉播,並且永遠保留。而每個案例經由大法官投票表決,多數意見成為最後裁決。九個大法官,特別是投少數票的法官,都要書面寫下自己的意見,公諸於眾。這種政府為人民服務的觀念和對大眾絕對透明的作業方式,恐怕在中國一兩百年也還做不到。懷特大法官去世後,報紙上列出他任大法官期間對若干大案的裁決態度,有些案子,懷特大法官在多數一方,並代表最高法庭寫出裁決。有些案子他卻是少數,也寫出反對意見。比如對於人工流產的裁決,他是少數反對派。懷特大法官總是以聯邦法律為依據,不以個人意志而裁定案例,更不屈從於最高法庭裡的多數意見,或者白宮或議會等方面來的政治壓力。

在一九九一年的一個案中,懷特大法官投票,堅決保衛美國憲法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權利,只要媒體同意過替消息來源保密,那麼不論在任何壓力之下,包括地方法庭的要求,任何媒體都不得破壞這個保密協定,對外公布消息來源,否則消息來源有權向法庭控告媒體毀約。事實上,美國發生過好幾起這樣的案子,媒體記者拒絕向警方和法庭提交消息來源的資料,最後被地方法庭以蔑視法庭罪判處坐牢,那些記者一夜成名,被人民尊為大英雄。中國人恐怕又大不理解,因為在中國,凡事政府說了算,哪裡聽說過媒體不服從政府命令的事。可是民主社會的一個基礎就是,人民大眾不容許政府權力無限膨脹。因為美國法庭獨立於行政部門,所以法庭的職責之一就是監督政府行政活動,限制行政權力,保護人民大眾不受到政府權力的欺騙和壓迫。

一九九二年內布拉斯加州一個農民控告美國聯邦政府設計引誘他購買色情物品,然後逮捕他。最高法庭裁決:美國聯邦政府引蛇出洞然後整人的行為違反美國憲法,侵犯了這個農民的憲法人權。懷特大法官代表多數法官,書寫判決。在美國,當人民大眾與政府發生矛盾和衝突的時候,只有堅決站在人民大眾一邊,忠誠地維護人民大眾利益的人,才能夠得到人民大眾的擁戴,而懷特大法官,就是這樣一個受到美國人民大眾擁戴的聯邦大法官。

總而言之,懷特大法官的一生,表現出許許多多美國文化和中國文化之間的差別,很值得中國人好好想想,比較比較,不僅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應該想想,中國的百姓大眾也必須好好想想。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