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愛落磯山(二)

沈寧

中國人的老祖宗源於渭河流域,地處內陸,四面環山,八百里秦川乃山中之一片谷地,可說中華民族生於群山之間。所以相較於海洋來說,中國人天生更傾向於山,按孔子的分類,也就是說傳統上更重於仁。古代交通不便,從中原地區走到東南沿海,是非常辛苦的事,所以海洋便顯得無比遙遠,東南沿海之人被稱為蠻子,以示偏遠和不開化。

這種傳統下,中國人多想探索內陸的未知,少做海夢,極為自然。中國人想擴展疆界,通商外域,只走內地,翻山過嶺,跨越沙漠,因此絲綢之路達到中亞細亞,再走不遠。成吉思汗駕著戰馬奔騰,一路西進,號稱征服亞歐兩大陸,實際並沒有建立起統一大帝國。三國孫吳號稱慣習水戰,也不過是在江河裡折騰,從來沒出過海。明代鄭和下西洋,浩浩蕩蕩,也不過走走南海列島,就算到頭,不再遠行。相比於後來的海上殖民帝國,如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和英國的勢力範圍,這些歷史都簡直不堪一提。

歐洲人(美國人乃歐洲人後裔,包括在內)的老祖宗源於希臘和羅馬兩地,都是伸入地中海的半島,三面環水,可說歐洲民族生於重水之濱。所以相較於高山而言,歐美人天生更傾向於水,也就是說傳統上更重於智。因此歐洲人自古比較不安份,總在某種騷動之中,或者說某種創造衝動之中。所以歐美能產生阿基米德,牛頓,迦利略,達爾文,富籣克林,貝爾,愛因斯坦。

中國人老早發明火藥,然後安安份份做了幾千年鞭炮,過年娶媳婦湊熱鬧。歐洲人一學了去,就不安份,研製出火炮來,到處侵略。中國人老早發明羅盤,幾千年拿著在山裡跑馬辯方向。歐洲人一學了去,又想新鮮招,裝上海船,便做環球航行,出海佔地盤。歐洲人的眼睛總是望著海洋,更想探索海洋外面的未知。具有遠征的能力之後,他們不是走成吉思汗的老路,橫跨西伯利亞來征服亞洲。他們出海,於是他們發現了非洲,發現了美洲,發現了澳洲。他們也因此征服了印度,征服了非洲,征服了南美,他們還建立了美國和加拿大。英國那麼大點一個島國,居然疆域達到日不落,實是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做夢都不敢想的。

這就又應了孔老夫子的一句話:仁者愛山,智者愛海。

中國歷代君主們大多只想固守邊疆,很少那麼不安份,總想到對外擴張的。發動對外戰爭,多也只求保家衛國,侵入外域,點到為止,只要外族不再入侵中原,馬上鳴金收兵。連越南韓國那樣門坎邊上的小地方,只要他們稱臣進貢,也允許保存各自國號,不算中國屬地。而中東諸國,被鄙為番鬼,更不屑於統為中華子民。否則漢唐盛世年月,中國人早將全世界劃入自己版圖,哪裡還有歐洲人發展的餘地。

到了近代,中國人覺得冤枉了,後悔了,中華民族祖先們的大仁大義,沒得到好報,歐洲人一點不領情,仗著自己那點愛海的聰明,造出海船,安上火炮,不走內陸,跨海登灘,楞把堂堂的中國打敗了。於是中國人發覺自己落後了,挨罵了,受欺負了。這口氣實在難以下嚥,中國人才懂得自己該變聰明點了,該向歐洲人學著點了。改革,開放,現代化,市場經濟,就是這種心理的產物。

可恨孔老夫子說了那麼一句話,大老早的就在中國人傳統意識裡種下一個孽根:仁與智分離,對立。當中國古人們尊重仁的時代,智就被輕視了,好像天經地義。而現今年月,中國人開始推崇智了,也便把仁一股腦全盤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大有令其永世不得翻身之勢,也似理所當然。

工業酒精攙水,辣椒面裡加紅磚粉,音響盒裡裝白帶,假藥真賣,偽學歷滿天飛,電視報紙大話空話,盜版彷造屢禁不絕。中國人的聰明才智被忽略了幾千年,一旦發揮出來,真是驚人駭世。宰生又宰熟,騙夠自己同胞之後,越洋跨海,騙到世界上來。中國人就能想得出,派人假考托福,背下題目,湊齊卷子給學生練習。就能想得出來美留學實習工作,存心偷人家機密軟件菌種,帶回國發財致富。就能想得出讓美國人代養好幾年孩子,不領情不說,還翻臉不認帳,倒打一耙,害人傾家蕩產。

跟現今中國人的這些智慧相比,歐洲人發展了數百年的聰明只配小兒科。而所以這樣,原因皆在於中國人現在為了智的發達,已經徹底拋開仁的限制,所以無所顧及,得以讓一切邪惡昭然過市,害人害己。幸虧中國現在實力有限,否則還不大打出海,到處掠奪,比當年大英帝國海軍更加兇惡,更加可恨。

每聽到這些國內傳說,我就覺得汗顏,也會感到,生做中國人,實在沒有什麼榮譽。

也許這都要歸罪於孔老夫子,早早定下一條規矩,仁者不智,智者不仁,惹得古代中國人只仁不智,現今中國人只智不仁。也許因為我現在住在落磯山腳,也愛上了綿綿的高山峻嶺,所以才對現今中國人失去仁愛之心,而產生格外深切的感受。

可是我想,孔老夫子講那句話時,並沒有褒貶之意。重仁或者崇智,本也無高下之分。我原住舊金山時,十分愛海,便以為自己頗有智者之氣。搬到丹佛,久居之後,發現山實在也很可愛,又感到自己不乏仁者之風。於是猜想,做人的最高極致,恐怕是既愛山,也愛海,既有仁者之心,又具智者之腦。這當然很難做得到,特別是對中國人而言,要麼講仁,仁而不智,要麼重智,智而不仁,似乎仁智不可兩全,這恐怕是孔老夫子始料不及的了。

有些民族氣節最崇高的中國人會說,現今中國人變得這樣不仁不義,還不都是因為開放了,西方商業社會風氣吹進中國大陸,這才造成,特別美國,那是現在中國人心不古的罪魁禍首。

不對,也許那是某些紐約或者加州的美國人,甚至是某些居住在紐約或者加州的華人,不遠萬里,跑到中國去誤導國人。就我所知,美國人極少有像現今中國人所表現出來的那種麻木不仁,殘忍墮落。其實就是在紐約,美國人也並不像現今中國人那樣毫無道德。九一一爆炸發生,紐約市民,紐約警察,紐約救火隊員表現出崇高的無畏,大仁大義,令人落淚。我很懷疑,如果上海或者北京發生那麼一場爆炸,會有多少中國市民,中國警察,中國救火隊員,會那樣英勇無畏。

歷史上講,美國人的品格未必比中國人高尚,可是我敢說,現今中國人的道德水準,一定遠不如美國人了。

我真誠地希望,中國人有機會的話,多來落磯山住一陣,跟科羅拉多人交交朋友,體會體會美國主流社會生活,望望雄偉的群山,吹吹溫暖的山風,多滋生出些仁者的念頭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