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愛落磯山(一)

沈寧

在加州舊金山住了八年之後,要搬離了。先說搬去東岸,馬里籣或者佛吉尼亞,因為我在華盛頓市工作。舊金山的美國朋友們一聽,都皺眉頭看我,好像看一個外星人,問:你真倒霉,搬去那地方幹什麼?後來又說搬去科羅拉多,舊金山的朋友們卻都眉開眼笑,稱贊說:你真走運,搬去一個美麗的地方。

舊金山是個極美麗的地方,年年被評為世界最佳旅遊地之一,舊金山人很以為傲。能讓舊金山人稱贊為美麗,因此而離開舊金山也不遺憾,那種地方一定不多,所以科羅拉多實在不凡。

剛搬來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一直以為還是舊金山更美。直到住了近八年之後,才發現落磯山實在可愛。

特別是秋天,從丹佛城出發,順七十號高速公路往西一直開,進落磯山,遍野的歐洲山楊樹都變色了。遠近山坡,金黃的樹葉,在風中搖動,層層疊疊,好像水浪翻卷,許多葉片反射陽光,晶瑩閃耀,如波影點點。大片金黃之中,這裡那裡,突顯一叢兩叢火紅。偶而一處兩處,或又著些綠色,有的蒼濃,有的翠嫩,萬金千紅之中點點綠,生動耀眼。

據科羅拉多人介紹,落磯山地處內陸,又加海拔高,秋天季節,日夜溫差特別顯著。白天陽光充足,很暖和,能高達華氏七十多度,人穿短袖,在戶外騎車或打高爾夫球。晚上太陽一落,氣溫急速下降,落到二三十度,或者更低。一暖一涼,山楊樹葉迅速由綠變黃或變紅。山裡地形和坡面方向各不相同,或高或低,或背光或向陽,各處氣溫變化也就不同,所以紅葉顏色變化也濃淡有異了。

美國土地廣闊,卻只有兩大山脈,都是南北走向,貫穿美國大陸。東海岸附近的阿巴拉契亞山脈,西海岸附近的落磯山脈。這兩列山脈,林木繁茂,風景秀麗,而且地下寶藏豐富。特別是落磯山,儲油潛力巨大,只是美國憲法規定保護國內資源,嚴禁開採。而這兩大山脈之間,都是肥沃富饒的平原,和一條支流遍布的密西西比河。美國人多把這一大片土地叫做美國心臟地帶,這裡的社會生活被看做美國主流。

美國東西都靠海,各有很長的海岸線。紐約、華盛頓、波士頓等都市,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哥倫比亞等大學,百老匯戲院都在東海岸。東海岸臨大西洋,與歐洲遙遙相望。而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聖地亞哥等都市,柏克萊、史坦福、UCLA等大學,好萊塢影城都在西海岸。西海岸臨太平洋,隔海就是中國。美國心臟地帶主流社會的人,常把紐約和加州叫做外國,不看成是美國的部分。

就我住過的兩個地方而言,鄰海岸的舊金山,地勢低矮,靠落磯山的丹佛郊區,海拔一千五百公尺。舊金山海洋型氣候,潮濕多霧,四季如春。丹佛內陸性氣候,乾燥晴朗,四季分明。舊金山是個國際城市,特別華人超過居民半數,電視,書報,學校,都是華洋相雜,完全不用說英語,可以生活得很方便。丹佛地區則還保留著美國社會的純度,不會英文,寸步難行,中國居民不多,勢力極有限,沒有中文電視,沒有中文書刊出版,中文報紙,印數很少,免費發行。

實在很難說是舊金山海灣更好些,還是落磯山更好些,我至今做不出判斷。大成至聖先師孔夫子,從不覺得天下有什麼難題,對於我這樣的困惑,他老先生兩千年前就得出結論:智者愛海,仁者愛山。

也許孔子天生是個心理學家,無師自通,能夠洞察人的心理規律。海水動蕩不息,永遠在變化之中,從不靜止,所以愛海的人,也當較為思想靈活,反應敏捷,不慣安份守己,自由自在,創造欲強烈,這些都是智者當具備的特徵。而大山巍然穩定,從不為外界風雨雷電影響而輕易更動,沉靜而莊嚴,博大而寬容,那麼愛山之人,便也可能更加沉穩,寬厚,保守傳統,大慈大悲,這些是仁者該具有的品格。

也許孔子從觀察社會生活而得出這個分界,到春秋時代,中國人已有了幾千年生活經歷,雖然文字初創,口傳史料一定極為豐富,所以孔子能夠總結出這麼一句話來。也是,所有中國崇尚仁德的高僧仙道,總是四處找山,掏洞建居,所謂三山五岳,從沒聽說哪路神仙,整日乘桴浮於海。雖然據記載,許多高僧名道,都非常智慧,但是在水上打座,顛動漂流,總不大利於冥想,至少有損穩重莊嚴之感。

這些都是猜測,不足為訓,孔夫子的話未必都正確,但是落磯山腳下的科羅拉多州美國人,真的更加崇尚誠實,正直,純撲,真情,和友愛。我確信,美國任何一地的馬路上,萬一發生歹徒當眾搶劫強奸,絕不會發生數十人圍觀而無人阻止的現象,警察更絕不會站在一邊,袖手旁觀。而科羅拉多州的人,就是路上看見一隻貓受傷,也會誤了自己的事,花時間送醫院,當地電視也會廣播,萬民贊揚。或許此地居住的美國人特別愛山,所以仁者更多。

多年之後,我才想到,那些舊金山朋友,羨慕我搬往科羅拉多,除了稱贊落磯山的自然美景之外,恐怕更在於贊美科羅拉多州人民的品格習性。許多舊金山的美國人經常感嘆,美國傳統正在加州慢慢喪失。

我在丹佛地方法庭做譯員,見到律師真心誠意為無家可歸者打官司,夜以繼日,不取分文。這裡多數執業律師,都會自愿為社會做一定比例的免費法律服務,叫做Pro Bono。有律師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律師。這話很讓我深思。人者,仁也。不仁者,難以為人。不必在人字前面加任何修飾,只要算是做一個人了,便已經足夠。

那麼我想,醫生們也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醫生。將軍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將軍。教授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教授。政府部長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部長。父母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父母。國家主席也該說:我首先是一個人,然後才是主席。

我很想知道,落磯山腳美國主流社會的人們這樣說這樣想,那麼東西海岸的美國人,也是這樣說這樣想嗎?而太平洋彼岸的中國人呢,別說他們會不會這樣說這樣想了,聽到這麼一句話,他們能理解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