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留洋鍍金害國論

沈寧

中國人留洋讀書的歷史其實不短,總有一百五十年了,可是深入了解外國社會文化的中國人,至今並不很多。而留過洋又回了國的中國人裡面,真懂得外國社會和文化的,更可以說沒有幾個。

從用庚子賠款往外國派官費留學生開始,中國便形成一種莫名其妙的傳統:出洋鍍兩三年金便及時回國,那樣是忠君愛國,算個堂堂正正中國人。留洋不歸者,先要被罵賣國賊,雖然一介書生,沒有什麼國可賣,真賣國的都是深居中南海的國家大員。罵賣國罵不成,就罵貪圖榮華富貴,或者貪圖享樂的資產階級生活,總而言之留洋不回國就得挨罵。而回了國的人,只因為其兩腳曾經踩過幾天外國土地,自然成了留洋專家,可以整天坐在家裡喝茶抽煙,趾高氣昂對中國百姓亂講一通外國如何如何。

早年的官費留洋學生,首先必須國學基礎雄厚,晚清學界科舉選拔,翰林學士們除四書五經,別的一竅不通,外國文一字不識,由他們選拔官費留洋學生,除了國學,沒有別的考法。於是三歲誦《論語》,十歲四書倒背如流,出口成章,這樣的青年才能考得進清華留洋預備班,受訓一兩年後,派出國外。這種人不可能出洋兩三年,就頭腦大換血,透徹理解外國社會和文化。三五年功夫,怕連外文也還沒真正學會吧。

我自己總算新時代長大,小學時《論語》背過幾條,但並不是在四書五經的環境裡長大,自認腦子裡沒有太多孔孟條規,說不上有什麼國學底子。我也不是官費派出,被迫背井離鄉。我是費盡心機,拼了命才辦成出國。就我這麼個人,初到美國,日子還覺得難過。不習慣外國生活,睡覺想蓋棉被,裹毛毯睡不著。想吃中國飯,嚥不下美國熱狗加冰水。想看中國書報電影,見美國人臉上扣蛋糕的調笑樂不出來。跟外國人說不成話,不是不會說英文,雖然都說英文,相互不能理解。我說中國人把念書當成快樂,美國人怎麼也不懂,他們把念書當受罪。我無法了解美國人,他們一會兒小氣,一會兒慷慨,一會兒自私,一會兒無私,一會兒粗魯,一會兒禮貌,一會兒誠實,一會兒狡滑,簡直難以琢磨,交不成朋友。

這種狀況下,我咬緊牙關,起起浮浮,很多次想乾脆卷鋪蓋回國,省得在美國受洋罪,大約過了五年,才總算終於適應了一些。而後才得以進入美國主流社會,對美國人開始有全面和深入了解,這才覺出生活的輕鬆和快樂,也才跟美國人交了朋友,能夠把美國土地看做是自己的家園,才理解和認識到美國文化中的方方面面,好好壞壞。

根據自己親身經驗,我可以肯定那批晚清中國夫子,到美英法國,衣食住行,一定比我更加難以適應。我從小用鋼筆寫字,那些夫子除了毛筆,不知天下還有其他書寫工具,在國外要找宣紙徽墨毫筆端硯,如登青天。外國生活節奏,也不容他們整天坐在窗前,靜心研墨,搖頭晃腦,吟誦章句,那日子可怎麼個過法。不難想像,一熬到出國年限,他們必然馬上歸國。只有在中國的社會環境裡,他們才能舒暢地呼吸,才能邁方步談子曰。這樣的留洋鍍金學者,向中國朝廷介紹外國情況,會講些什麼?肯定是罵外國如何不好,遠不及中國祖制,所以慈禧太后到死也不了解外國怎麼個樣子,只知道外國造鬧鐘和八音盒好。後來這批官費留學生又參與主持制憲立法,建構清室之後的中國共和政體,結果造成民初社會各種醜劇鬧劇。原因就是這批留過洋的人(包括留學日本者)本不懂西方民主社會怎樣結構和運作,他們欺負中國人不懂外文,看不懂原著,便依照自己從小背會的中國倫理經典,解釋自己半懂半不懂的外文書,瞎編一套外國理論,矇中國老土官員,老土百姓。

就拿大名鼎鼎的胡適舉個例吧,他該算是上世紀初最有名的留洋鍍金大學者了吧,居然膽大到在文言文時代把順口溜叫作詩,讓中國文人顏面無處可放。可是他到美國留學,連頭帶尾一共只短短六年,然後便歸國任教著述,實在想不來他對當時美國社會和文化有多少了解。美國各大學校園,都是游離美國社會之外的避風港,與美國主流社會風馬牛不相及。胡適與其他留洋學生,在外國各間大學校園裡住兩三年,把所接觸的外國校園文化當作外國主流社會文化,回到中國,大講特講外國社會怎樣怎樣,一定會誤導國人。他們無法給中國帶來真正能夠改造社會的西方文化意識和有效行動,所以到底敵不過中國農民領袖們。胡適敵不過蔣介石,周恩來扛不動毛澤東。

聞一多那批中國留洋文人,也在美國的大學校園裡住兩三年,然後回國去發展。聞一多在離我家不太遠的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念書。科羅拉多州是美國有名的保守主義基地,而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則是保守主義沙漠中的一塊自由主義綠地,整個是塊荒島,體現不了科羅拉多州的主流社會狀況。聞一多在那個校園裡念了兩年書,回國之後,好多年只做些他不出國也一樣能夠做得出的中國文學。錢鍾書老先生也是這樣,出了趟國,號稱能說多少國語言,可是只拿中文寫了一本小說出名,寫一幫跟他同樣的留學生,寫他所僅只熟悉的外國校園故事,也就夠唬住對外國毫無所知的中國大眾。錢老先生然後一輩子鑽古文,再也不碰外國。他積累的那點外國經驗,一本書就用完了,還是流淌在血液中的國學學問,銘心刻骨,淵遠流長。我真弄不明白,他們這些人出趟國倒是為什麼?有什麼意義?沒別的,純粹鍍金而已。

早年那批最有名的留法勤工儉學的中國留學生。他們當初出國,原本抱著學習馬克思主義學說的動機而去,馬克思主義信奉的是推翻資本主義制度,他們當然不會有心深入了解資本主義制度的社會和文化。對他們來說,那是腐朽沒落,即將滅亡的。他們在法國的日子,整個心思都在幹社會革命,整天在一起忙著組織共產黨,策劃一舉毀滅中國的資本主義制度,恐怕連學校課程都顧 不得念,哪裡還有時間精力接觸身邊的外國社會。這批人雖然也算是在法國那樣的民主國家住了幾年,可是回國後幾十年的所做所為,整個延襲中國封建主義傳統,一點兒法國社會自由民主的痕跡也看不到。

這些人回國後都忙著組織和領導各種戰爭和政治運動,從來沒功夫親自翻譯介紹馬克思主義。我很懷疑,留過洋的中國政治家們會不會點兒外文,能不能讀懂馬克思德文原著或者英法文譯本,能不能翻譯中文。他們好像很願意依靠另外一批留洋學生,代替他們翻譯和引進馬克思主義著作。而那些政府御用的翻譯專家,走同一條路,拿自己的國學來解釋馬克思主義,又像中國封建朝廷裡文人學士一樣,察顏觀色,獻媚皇上,揣摩聖意,篡改馬克思學說,愣把共產主義說成是中國農民的均貧富,是無產階級專政。近年有人提出,流行多年的馬列著作中譯本,譯得 不準確,歪曲錯譯,斷章取義,比比皆是。那批留過法的人,也居然照搬這些歪曲的譯本治國,看不出裡面的亂譯錯譯,真讓人懷疑他們或者根本沒有讀過任何馬列原著,或者根本沒讀過任何馬列著作中譯本。

就算中國有些革命者立志推翻世界資本主義制度,最起碼的總先得明白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樣子吧。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美國已經有了原子彈,電視都已經上市,頭一代計算機也開始應用,中國還在刀耕火種,連汽車也造不出一輛,無線電收音機都還到不了百姓家。到五十年代,高粱玉米收成剛剛好了一點,中國人才剛剛能夠不餓死了,居然就發動大躍進,喊出五年超英十年趕美的瘋人狂話。提出這口號的人知道英國什麼樣麼?美國什麼樣麼?他們知道中國五年造得出汽車來麼?知道中國十年造得出計算機來麼?我相信那些人對英美的社會經濟一無所知,所以那麼狂妄。可是郭沫若幹什麼去了?錢鍾書幹什麼去了?大批留洋專家都幹什麼去了?如果這些專家真對英美社會有點滴了解,何以不向中南海提供些介紹,讓中國領導人頭腦冷靜一點,別發瘋。如果他們明知提出那樣口號是冒傻氣,自己又沒膽量說句真話,甚至還陪著論証這些瘋話有理,他們的道德水平就太低下了。

好像有一座巨大豪華的摩天大廈,要想毀掉它,首先必須了解這座大廈的建築結構,材料,設計,各種系統,技術指標等等,確定這座大廈應該被毀滅,可能被毀滅,自己也有能力毀滅它,然後才能研究尋找毀滅這座大廈的方法。美國凡要炸毀一座建築,哪怕是不太大的樓房,也一定找專家來作業,對樓房做出周密細緻的了解和研究,然後做出毀樓方案,進行爆破。根本對大廈一無所知,把它當做李家屯小草蓬,然後指揮眾人動手拆毀它。幾億人拿著鐵錘大鏟,頂多打碎大廈的幾扇門窗,連人家一塊牆角磚都卸不動。挖了幾十年,發現什麼都沒挖動,就搬出愚公移山來,準備讓中國人世世代代掄鐵鍬挖人家的大廈。至今還在延續這傳統,仍然不甚了解人家大廈結構和材料,仍想繼續拿大鐵鎬挖倒人家。愚公移山本是無稽之談,如果沒有天上神仙幫忙,愚公幾百輩子都別想挖掉兩座大山。中國人沒文化,真信了這故事,做出蠢事,寧願自己一生一世忍飢挨餓,窮困艱辛,整天挖山不止,還要把子孫萬代也拉扯進來,流血流汗。

結果中國跟西方世界作對五十餘年,自己窮得吃樹皮草根,死傷千百萬人,沒能動了人家一根毫毛,資本主義社會越建設越興旺,社會主義陣營反而自己垮台,煙消雲散。中國現在也不再想著挖人家的大廈了,反要在中國建設同樣的大廈。可是中國人照著什麼樣子來建設大廈呢?中國人從誰那裡去了解西方的大廈是什麼樣子呢?沒別的法子,還是只能依靠那些留過洋的專家們,而這些專家跟晚清學子無甚區別,只到外國大學裡鍍了兩三年金,然後歸國去胡說八道,禍國殃民。

嗚乎,中國朝野如果真想強國富民,一定首先要懂得,到外國大學校園裡吃過幾年學生飯的專家,對外國事務本不了解,回國住過幾年之後,就更遠離了外國社會,什麼都不可能了解。中國不能允許這些留洋鍍金者欺行霸市,更不能讓這樣的海歸派亂指揮中國敵政治經濟,否則中國永遠也發達不起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