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吃飯教育學

沈寧(美國)

很多中國人喜歡把中國飲食提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來誇耀,所謂民以食為天,中國人把吃飯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那麼我提出吃飯是兒童教育的重要途徑,主張開創一種專門的吃飯教育學,並且率先做些中美吃飯教育學的比較,拋磚引玉,也不算太出格。

在美國主流社會生活近二十年後,深刻感受,中美兩種社會文化意識,實在天壤之別。對於有些樂觀主義者所熱衷的理想:中國人和美國人之間能夠相互理解,我極為懷疑,覺得那幾乎不可能。此文只討論教育,所以別的不提。僅就培養和教育子女的認識和作法而言,美國人跟中國人幾乎無法取得共識,雙方大多觀念截然相反。甚至可以說,凡中國人著重的,美國人都不怎麼在乎。凡中國人輕視的,美國人都特別注意。

舉一個很小的例子,我的親身體驗。兒子進了小學,頭一次參加學校運動會,我去給他拍照錄相。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學運動會,居然家長去的不比學生少。

運動會開始,學生按班排列操場,面對美國國旗,右手按心,高唱美國國歌。我身邊站立的所有美國家長,也都摘下頭上的帽子,從四面八方面向美國國旗,立正站好,右手按胸,跟著唱美國國歌。

這情景讓我很感動,美國人民熱愛他們的祖國,完全自覺自願,出於內心。美國政府從來不刻意做愛國宣傳導向,更不會使用行政強制手段,在任何場合,任何人都可以拒絕向美國國旗敬禮。美國法律甚至規定,當眾燒毀美國國旗是一種自由言論的表達,不算犯法。但是我斷定,美國人民對美國的熱愛,至少絕不亞於中國人民對中國的熱愛。而像在這個小學運動會上,美國家長們如此自覺自願地對祖國表達熱愛和尊敬,子女們看在眼裡,親切自然,形傳身教,潛移默化,一定遠比每星期上兩節政治課,空講一頓假話,要有效得多。

許多家長夫婦兩人都請了假,推著小車,帶了更幼小的弟弟妹妹,全家前往,給孩子助戰。還有不少祖父祖母也來了,提了折椅,正經八百坐在大太陽底下觀看比賽,歡叫加油,吹口哨喊好,鼓掌拍手,送水擦汗。那些小學生們,不管跑第一,還是跑最末,個個歡天喜地,神氣活現,好像參加了奧林匹克一樣。我的兒子和所有孩子一樣,每到一處比賽場地,頭一件事就是四處尋找,看我在不在場。

美國家長對孩子的愛,更多表現在對孩子情緒上的關懷,精神上的培養,處處幫助孩子感受到自己的個人價值,使孩子得到足夠的尊重,深刻了解自己人生的重要,也讓孩子充滿成功感,榮譽感,自豪感,滿足感。不光學校開運動會,所有社區自己組織的課外活動,小足球隊訓練和比賽,小棒球隊訓練和比賽,國際象棋俱樂部活動,甚至復活節撿彩蛋,美國家長們都會積極參加,真心誠意給孩子們助興。我所在的住宅區裡,每逢周末,各處公園總有一二社區活動,賽球啦,集會啦,四周街上停滿車輛,草地上小孩子們歡蹦亂跳,看台上家長們興高彩烈。完事之後,一家家分散而去,或麥當勞,或肯德基,簡簡單單吃一頓,說說笑笑,然後回家洗澡休息。

我想,中國家長雖然極度寵愛孩子,可是這樣熱心參加孩子學校或者課外活動的,並不多見。本來中國就很少社區的概念,孩子課外活動除了學校組織,只有什麼少年宮或者活動站組織一些,沒有社區家長們自行組織的,政府也不允許自行結社,所以本文不提社區公民自己組織的兒童課外活動,只說學校組織的活動。

就我記憶,我和弟弟妹妹三人在北京從小學上到中學,除了開家長會,父母親從不到學校去。我得過那麼多獎狀,一個紙盒都塞滿,可父母親從沒有參加過一次學校運動會,歌詠比賽,或者別的活動。只一次我入選北京全市小學生文藝會演,在缸瓦市二炮司令部禮堂舉行,母親特別請了半天假去觀看。那次我參加的五人表演,得了全市第三名。我的母親受西洋文化教育出身,所以會那麼做,讓我非常驕傲和感動,此生永記不忘。

我的太太也在國內上小學,我認識的中國親戚朋友都在國內念過書,經驗相同,所有父母都從來不參加中小學校任何活動。第一,中國的小學中學從來不要求或者邀請家長參加學校活動,也許那是幾千年私塾教育的傳統。第二,中國的家長從來想不到參加子女學校的活動,就算有想去看看的,也不願為此請假,耽誤工作或者賺錢,把子女的事放在末位。誰家父母如果真到學校去看看孩子的運動會,或許還會遭到嘲笑。

中國人說:上學就是老老實實念書,別的活動本來多餘,誰還當真的似的,浪費時間。而據說現在中國高中畢業生參加高考,幾乎所有家長都跟去陪葬,有包計程車的,有訂酒店房間的,有雇槍手代考的,有阻斷交通的。因為那跟學業有關,中國人都覺得自然而然。我說給美國家長們聽,他們眼睛都睜得溜圓,不相信人間會有這些怪事。美國學生只有出外去參加什麼球賽,家長才會隆隆重重,請假開車。學生去參加什麼學業考試,家長才不管,高中生都得自己開車去。美國學校本來不把考試看得很重,上大學也沒有統考這麼一關,高中沒畢業的,一樣能上大學。

所以我說,美國家長特別在乎的,中國家長看不起。而中國家長最上心的,美國家長覺得無所謂。

中國家長愛孩子,多在物質上下功夫。比如最普遍的,拼命給孩子吃,不分青紅皂白,使勁塞,只要孩子胖,就好。據說現在小學生就開始吃燕窩等補品,那又比我們小時候更進一步了。除此之外,中國家長為了讓孩子專心念書,其他一切事情都父母包辦,所以高中畢業生離開家長,連考場也找不到,完全成了一個廢物。更糟的情況是,中國家長經常毫不關心孩子的願望和愛好,只按照自己的意志,或者某一時的社會風氣,強逼孩子做這做那,比如學鋼琴,學畫畫,練武術,上補習班等等。

包括居住美國的中國家長在內,幾乎個個孩子都得學點兒鋼琴,可從來沒聽說過哪個中國家長鼓勵孩子專心打橄欖球或者棒球。而美國家長最感光榮的,就是孩子入選學校橄欖球隊,甚至還有為孩子爭球隊名額,家長殺對手的事情。孩子體育運動方面的成功,在中國家長眼裡不入流,特別是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知識份子家長們。

美國家長也關心孩子們的飲食,但是不會硬塞,更絕對想不到給孩子吃燕窩之類。有點文化常識的美國家長,也會主動給孩子補鈣,嚴禁孩子喝可口可樂等軟飲料,不許孩子多吃糖。可是美國孩子從能夠自己拿動勺子的時候起,就開始自己吃飯,弄得滿臉滿身,家長也不會管。孩子一說吃飽,就離桌,家長絕不硬逼著再吃五口十口。

這就是我提出吃飯教育學的原理。

美國人在吃飯這件事上的態度和作法,實際體現了美國兒童教育學的一個核心目標:培養孩子獨立思維的能力。孩子吃飯,必須自己決定飢了飽了,如果沒飽而不再吃了,那麼等會兒餓了活該,那是他自己的選擇,自己承受結果,嚐到苦處,下一次就不會了。美國人愛說,犯錯誤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學習過程,兒童教育學上的這個認識尤其重要。

每個人至少每天吃三頓飯,所以美國人對兒童獨立能力的訓練和培養,時時處處不間斷,而且直接作用於孩子的身體感覺,遠比上幾節課,聽幾個演講,鞏固得多,有效得多。而中國人剛相反,從孩子懂事開始,就一日三餐反復告訴孩子,他們絕對沒有任何獨立思維的能力,連肚子飢飽都不能自己感覺,而要由父母來決定。那麼穿衣呢?學琴呢?上課呢?業餘愛好呢?課外看書呢?當然更得依賴家長或者學校的管制了。那還用說,這樣的孩子長大,很難具有個人的獨立意志,不懂得用自己個人的頭腦去思索身邊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

根據同一原理,美國孩子喜歡學鋼琴的,就學鋼琴,不喜歡學鋼琴的,家長絕不會強逼著孩子學。在美國如果哪家孩子一邊彈琴,一邊痛哭流涕,咒罵父母,鄰人看見一定會把那雙家長告進法庭,判做虐待子女,父母可能坐牢,孩子也要被社會局帶走,送給別人家庭代養。而中國家長呢,打啦罵啦,忍心看著孩子傷心得要死,還得坐著彈琴,而鄰人看見,還會誇贊那父母關心孩子,罵那孩子不懂事。學畫畫,學武術,學擊劍,學書法,學下棋,都是一樣。

也許美國社會機會太多,會不會彈鋼琴絕不至影響孩子長大之後找工作或者找對象。而中國就業機會越來越少,任何一點小技倆都可能決定生死之爭。也許美國社會沒有攀比惡習,誰家孩子學鋼琴,誰家孩子學畫畫,都是人家自己的私事,沒有人會交頭接耳,議論是非。而中國人吃飽飯無所事事,專愛議論東長西短,當然沒人喜歡別人手指頭頂脊樑,只好家家買鋼琴。也許美國家長把孩子當做跟自己平等的人,尊重孩子個人的意願和愛好,學不學琴,打不打球,只要孩子覺得快樂,那就最好。而中國人說要到三十歲才可以算人,四十歲才不糊塗。小孩子什麼都不懂,沒有人尊重孩子的意願和愛好,只以聽話不聽話來衡量孩子的行為。也許美國家長堅決地信仰,孩子的生活是孩子自己的生活,不管現在還是將來,孩子們只能過自己個人獨立的生活。而中國家長則認為孩子們應該依附於自己,而且必須永遠依附於自己,不允許孩子有自己的獨立意志。

看起來,吃飯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除了求生手段,或者人生享受,或者文化標誌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兒童教育。在中國這樣一種至今仍然相當封閉的社會環境,人們還很難了解外國文化意識,更別說接受了。

中國孩子們從小不曉得自己肚子飢飽,由家長塞了二十幾年飯菜,終於長成大人,當然也只知用同一方法訓練自己的孩子,如此代代相襲。幾千年下來,就光憑吃飯教育學這一條,也足以使得整個中華民族喪失認識和尊重個人獨立存在價值的能力。所有人都習慣性地相互依附,對上絕對服從,對下絕對支配。從飯桌推而廣之,作為一個社會,自然除了保持專制形態,別無可能。

因此依我所見,中國的改革,還得從吃飯教育學開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