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只怪自己做邊緣人

沈寧

搬來科羅拉多州之前,很長一段時間,我曾以做游離於美國主流社會之外的邊緣人而自豪,以為自己沒有美國化,自己還是中國人。現在發覺,我愛中華文化,保持中華文化,沒有錯,我應該愛,應該保持。美國從來沒有強迫我忘掉自己祖先的文化,相反美國人鼓勵我保持自己民族的文化,還讓我在美國大學教授中國文化。可我用不著因為愛中華文化,就貶低美國文化,排斥美國文化,我可以同樣熱愛中國和美國兩種不同的文化。

生活在美國而做一個邊緣人,沒有什麼值得驕傲。說起來不好聽,也許那只是給自己多年無法進入美國主流社會,尋找一個冠冕堂璜的借口,安慰自己,嚇唬別人。在美國,邊緣不邊緣,並非客觀存在,而是一種自我選擇。如果想進入美國主流社會,美國人不會不接受。只要有那個能力比如會說英文,就能夠進入美國主流社會,不再做邊緣人。如果不想進入美國主流社會,或者如果有願望卻不具備能力,那就沒有理由抱怨美國主流社會不接納,批評美國社會歧視排斥。

所謂主流與邊緣的說法,並非社會階層的區分。主流就是大多數人所顯示的狀況,邊緣就是主流之邊或之外。有的時候,只需要邁出一步,人就從邊緣進入主流。只要認同並接受美國多數人奉行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那麼就進入了主流。這跟人的經濟能力和社會地位也毫無關係,美國人不管富有還是窮困,都處在美國的主流社會生活之中,從來沒有人一旦無家可歸,就變成了邊緣人。如果不肯認同和接受美國主流社會文化,哪怕是億萬富翁,就算無數美國人懇求,也仍然只能處於某種邊緣狀態。富有和窮困的移民,都有可能進入美國主流社會,也都有可能永遠做邊緣人。

美國從立國之初開始,就是一個移民國家。在這個國家裡,沒有明確的主流和邊緣之分,只有少數族裔群體的說法。如果說中國人因為是移民,所以是邊緣人,那麼英格蘭人呢?那些現在被認為美國最主流社會的核心種族,他們最初也是為英國社會不容,被迫流落到美洲新大陸,尋求棲身之地。那麼黑人呢?他們早年被當做奴隸從非洲來到美國。那麼意大利人呢?猶太人呢?愛爾蘭人呢?愛爾蘭當年跟中國人一樣,是當做勞工從愛爾蘭運到美國,鋪建鐵路。中國人從西往東修,愛爾蘭人從東往西修,最後相接。

所有這些種族,意大利人,黑人,拉美人,愛爾蘭人,猶太人,都是移民種族,跟中國移民一樣,都曾有過艱苦的歲月,如果他們同樣堅持站在美國社會之外,不進入美國主流,他們至今也仍是邊緣人。可是他們沒有那樣做,他們改變了自己,適應了美國,他們成為了美國主流社會的部分。現在好萊塢幾乎被猶太人所控制,猶太文化自然越來越多影響美國主流文化的發展。愛爾蘭傳統節日聖帕特里克日,成為了美國主流社會的節日,紐約舉行游行,市長要領頭。

如果所有的移民族裔都只做邊緣人,美國的主流社會在哪裡?美國的主流社會,是由英格蘭人,愛爾蘭人,意大利人,猶太人,德國人,法國人,俄國人,波蘭人,韓國人,越南人,日本人,和中國人,由所有這些移民族裔共同組成的,任何移民族裔都在美國主流社會之內,沒有一個會被永遠地排斥在外。

美國社會沒有邊緣人的概念,你要麼是外國人,要麼是美國人。持有綠卡是僑民,那就不只邊緣,本來就是外國人。但只要是美國人,你就有投票權,就可以充份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意見,就可以選擇市長,州長,總統,就是美國社會的主人,就在主流社會之中。我想邊緣不邊緣,並非一種社會存在狀態,而是人的一種主觀感覺。如果自我感覺是美國主流人,那麼就是主流人。如果自我感覺是美國的邊緣人,那麼就是邊緣人。

做不做邊緣人與是否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是不同的兩回事。進入美國主流社會,不做邊緣人,並不表示拋棄了自己的民族文化傳統。不進入美國主流社會,堅持做邊緣人,也並不表明就多麼忠誠於自己的文化傳統。來美國的中國人都是自己選擇離開祖宗家園的,其中很多入美國籍,把子女生在異邦土地上,還說什麼呢。事實上那些深入美國主流社會的族裔,經常成功地保持著自己的民族文化,比如美國的猶太人,意大利人,愛爾蘭人,德國人等等。

我在丹佛看過兩次哥倫布節游行,很有感觸。根據規定,丹佛城每個周末只能舉行一個大規模的游行活動,組織者必須在規定的某日到市政府有關部門登記,如果申請游行的那天沒有其他游行活動,市政府就可以把那天的游行安排給這個組織者,市政府並且會負責攔阻相關街道,提供集會場地,並派警員維護秩序,保証安全。

本來哥倫布游行每年一次,從無什麼問題。可是從大前年開始,一批美國土著印地安人發難,指控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導致印地安人慘遭殺戮,土地被剝奪,所以把哥倫布看做侵略者,殺人犯,反對哥倫布日舉行慶祝游行。於是意大利族後裔不幹了,他們把哥倫布當做自己民族的英雄,堅持游行慶祝的傳統。為了能取得哥倫布節那天舉行游行的許可,每年市政當局接受游行申請日期的前三個月,意大利族裔的組織就會安排人員在市政府有關辦公室前面站隊頭一名,保証游行申請萬無一失。連續排數十天,刮風下雨,並非易事。這些意大利族裔,為保衛自己民族文化傳統,自覺自願,輪流排隊,風餐露宿,日夜值班,所以每年他們都能按時拿到哥倫布日大游行的許可。

印地安人也不示弱。他們雖然敵不過意大利族裔的勝算,拿不到舉行大游行的許可,也不想去爭,因為他們尚無那種能力。所以他們只申請那天在路邊舉行抗議活動的許可。所以連續幾年丹佛的哥倫布節大游行,總伴隨著印地安人的抗議活動,雖然沒有發生過暴力衝突,可是激烈的辯論卻少不了。

最頑強地保持尊崇哥倫布的意大利族裔,和最頑強地反對哥倫布的印地安人,不論他們在不同文化的衝突中多麼的感情激動,他們卻並不把自己看做是游離於美國之外的邊緣人,從來沒有一天猶豫過。絕大多數哥倫布游行的積極分子都很年輕,他們根本就生在美國,可能連意大利話都不會講了。

有統計說,美國每五個醫生裡就有一個是中國人。醫生職業在美國受到極大的尊重,許多美國白人做夢都想做醫生而不得。按說那是美國主流社會裡的主流,可是中國人在美國主流幾乎毫無影響力,至今中草藥還只當做營養品在菜場出售,得不到美國醫藥界承認。中國人在美國做律師也很不少,可對美國政治法律毫無影響力。李文和事件發生在任何其他族裔群體身上,都一定會鬧得美國雞犬不寧,可是中國人就喊不出多大聲來。

據最新美國人口統計,拉美族裔人口增長最快,已經達到美國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二,幾乎接近美國第一大少數族裔黑人總數。可是與亞洲人一樣,拉美裔居民也不積級參與社會政治,歷年投票人數都非常少。丹佛地方統計,拉美裔選民投票不足百分之三十五。可是當二00二年科羅拉多州選舉中,有一個提案是完全撤消科羅拉多州公立學校裡的雙語教育項目,而此項雙語教育的最大受益族群是拉美裔子女,於是拉美族裔選民都明白了,如果他們不投票否決,這一提案得到通過,他們的子女將得不到雙語教育的幫助,他們便都按時出動去投票,結果就真的把這個提案否決了,保留了科羅拉多州公立學校的雙語教育制度。

這就是說,美國的少數族裔有能力影響主流社會的某些政策。在投票箱的面前,黃皮膚和白皮膚完全相等,一人一票。如果美國主流文化裡至今沒有中國文化的地位,所以華裔在美國永遠只能做邊緣人,我們怪不了別人,怪不了英格蘭人,怪不了愛爾蘭人,怪不了意大利人,怪不了猶太人。我們只能怪自己,怪自己要選擇做邊緣人,怪自己從來沒有努力,把中華文化帶入美國的主流文化中去。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