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在朝在野所論何為

美國  沈寧

最近在美國華文報上讀到一篇文章,題目叫做“訪軌道外的思考者朱學勤”,說是採訪朱學勤教授親錄報導,日期地點樣樣俱全,不容人不信其真。讀後很有感觸,不吐不快。身在美國鄉間地方,孤漏寡聞,筆者慚愧,沒有讀到過朱教授的原著作,所以沒有資格與朱教授商榷,只敢說是對該篇報導(下稱訪文)的一些補充。

從訪文引述來看,朱學勤教授不愧軌道外的思考者,學識淵博,思維敏銳,頭腦活躍,那些體制內學者不可望其項背。中國如果多些朱教授那樣的學者,改革富強或可不再繼續紙上談兵。訪文所引朱教授的許多論點論述,如“文人在野,技術官僚在朝”,“左派在野,右派在朝”,“可亂言但不可暢論”等,都十分簡明,獨到精辟,令人擊案,只恨無緣拜讀朱教授原作。

訪文引述,朱學勤教授經過反复思考,認為最佳國家政府結構是文人在野,技術官僚在朝。朱教授從中國歷史的科舉取士制度,論及詩人作官必以理想主義治國,最後難免亂世,其中以毛澤東執政的成敗為最。此論很有見解,頗值深思。不過也許是沒有讀到朱教授原作之故,尚感此說不夠完整,下面略作些許補充。

第一,訪文援引朱教授話說,科舉取士結果是詩人作官,大半時間作詩吟唱,只有百姓擊鼓喊冤才升堂審案,作官成了業餘。並總結吃驚之一,中國龐然大國,幾千年一直是詩人統治。不知此語是否朱教授原意,筆者覺得有些言之過偏,不敢全然苟同。

中國幾千年封建專制朝廷,除某些開國元年例外,大多遵循科舉取士制度,考得秀才便可在縣鎮作文書,中了舉人則可在省地作官,獲取進士就直接進入中央朝廷。說古代科舉考試考的都是文科,從來沒考過數理化,那是不假。但文則文也,卻非詩詞。

筆者父母兩系先祖累世進士及第,代代朝廷任官。聽祖父輩講,他們自小讀書,志在科舉,朝朝暮暮讀的都是史和論,所謂詩賦雜文只算兼作,不入正冊。外祖父講他幼時作文,引了《三國演義》文字,被老師嚴厲責罰,從此只敢讀史作論,再不旁顧小說,更不敢想作詩。中國歷代朝廷科舉,從來不考詩賦創作,只考史說策論,也就是考察學子們的歷史知識和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皇上殿試,更只會就朝政作答辯,識別新科狀元的學識和急智應對,那可不容易。肚裡沒點墨水,腦中一片漿糊,只懂戰戰兢兢,三跪九叩,山呼萬歲,是絕對過不了關的。

古人稱贊及第書生滿腹經論,而非滿腹詩賦,足見科舉成敗靠的是經史策論,不是詩賦雜作。想考科舉的文人,必得熟習各朝歷史典故,掌握權術作業,培育政客素養,如處亂不驚,冷靜沉著,老謀深算,胸築城府,進退自如,照現代語言來說,也就是精通政治管理技巧。所以古時科舉選的士,或是政治家,或是弄權者,但絕不是詩人。狂想一下,讓現今最有能耐的當朝官僚,遠的不說,就跟光緒年進士面對論政,我看今人未必能勝得過古人。

詩人重的是情,是純,是放,是個性,那都為專制統治所不容,故此朝廷中絕無詩人存身之地。李白自來狂妄不羈,沒讀過史論,沒考過科舉,只會酒後做詩,皇上讀了喜愛,白送他個官做,沒幾天連份閑差也做不下去,皇上只好炒他魷魚,並沒有因為他會寫詩就容他禍害朝廷。要知道,跟自己的龍椅和烏紗相比,其他一切都不在話下,朝廷在選官方面,重的是理論,不是感情,絕對不敢輕舉妄動,讓詩人在朝胡亂執政。

第二,訪文引朱學勤教授之論,從詩人治國的前提出發,繼而推斷詩人習性對國家政治統治的影響,比如理想主義,浪漫色彩,並以毛澤東朝代興衰為例,說明詩人治國之弊端。毛澤東治國有誤,此說不錯,百姓們創傷尚存,記憶猶新。但那跟中國傳統的科舉選士不是一碼事,更非所謂詩人治國之果。

前面提到,中國歷代經過科舉考試而選入的朝廷命官,絕非僅是詩人,更非都貫以做詩為主業,把執政當業餘。古代文人創作過很多痛責朝廷的小說戲劇,可文學作品裡的故事,不能引來做嚴肅的學術論據,《金陵春夢》不可以當作蔣介石的傳記來研讀吧。而細讀歷朝正史之後,不難發現,古代朝中,學識淵博,夜以繼日,勤政為民,死而後已的科舉官僚還是很多,也不乏有遠見有魄力,為國為民,敢做敢為,大義正直的文人官僚。

柳宗元作山水散文,范仲淹寫《岳陽樓記》,陶淵明唱東籬詩歌,都是他們在為官奮鬥多年,失敗無奈之後,聊以自慰或抒志而成文。事實不能倒置,在這些政治家居廟堂之高時,他們是鞠躬盡瘁,盡職盡守,把作官當正業的,一心保衛和發展自己事奉的朝廷,跟周恩來兢兢業業事奉毛澤東一樣。只有在他們的政見不受朝廷重視,甚至遭貶外放之後,才寄情山水,屬意文章。辛棄疾和陸游一生詩歌創作極多,難道就可以說他們是詩人在朝,所以業餘而庸昏嘛。

第三,中國共產黨建政治國的經歷,實屬軌道外情況,純粹是個異數,既不能用秦漢唐宋元明清歷代朝廷規律來對照,也不能以西方或現代的共和政治理論來衡量。

絕大多數中共軍政領袖,都非清季科舉取士的結果,而是靠兩把菜刀起義,數十年打仗流血昇上去的,所以他們大多對古代官場經論所知有限,恐怕連《資治通鑑》也沒有讀過,所以雖然身經百戰,視死如歸,調得動千軍萬馬,卻對毛澤東反复無常的朝廷權變不知所措,只得或助紂為虐,或任人宰割。

周恩來鄧小平曾到民主共和政體的發源地法國去過,可是他們留法區區幾年,又迫於勤工儉學,又忙於組黨策劃中國民族革命,是不是真在法國讀了些書,實很難說。從後來數十年他們的所做所為,可以推測他們對於法國共和政治民主制度大概一無所知,連法國人爭取自由平等社會的那點勇氣和精神都沒有感受到。所以那批人留法,只等於零,對中國朝廷的政治統治毫無正面影響。

毛澤東從小不是科舉意義上的讀書人,甚至沒有考過秀才。他在北京大學,不過圖書館裡打雜,並沒有讀過書,算不得北大出身,也沒跟周恩來鄧小平他們去法國,總算見過洋人臉面。照晚清學士標準,毛澤東連個文人也算不上,怎可拿他來理論科舉取士的利弊。這一點毛澤東自己也很清楚,始終懷有不解情結,所以在西板坡嘲弄海外歸國文人,後來連續發動政治浩劫,迫害知識份子,全面徹底破壞中國文化。

毛澤東喜歡舞文弄墨不假,紅軍官兵爬雪山過草地,吃草根煮皮帶,死無葬身之地,他騎在馬上,仍然一首接一首作詩。在以文化水平不高的農民所組成的中國紅軍裡,毛澤東能夠寫出詩詞,已屬鳳毛麟角,當然令部下萬眾景仰。而且皇上著字,天下誰不呼萬歲。乾隆爺到處留墨寶,人贊了幾百年,到現今有人說他那是涂鴨。毛澤東的詩詞,真的好麼?真能跟李白杜甫或者蘇軾李清照相比麼?據說大文豪梁漱溟先生就對毛澤東詩詞很不以為然,指出過許多不合音律之處。喜愛作詩,並非就能算詩人,毛澤東乃其中之一,所以也不能拿他來論証詩人在朝從政的利弊。

崇拜純情,痛恨權術的骯髒,慈悲情懷,是歷代中國詩人的習性,在毛澤東身上都不存在。他的打游擊,合縱聯橫,建政治國,都帶有某些理想主義色彩,不難理解,可那並不是詩人的理想主義和浪漫情懷。事實上,中國歷史上幾乎每個開國皇帝,都是懷有某種社會理想的,唐太宗李世民最為突出。如果沒有建立萬世新王朝的政治理想,那些皇帝也不致於要冒死起義,發動改朝換代的戰爭。

毛澤東的理想主義,沒有脫出中國歷代君王的巢穴,就是保衛自己的王朝萬萬歲。為了鞏固自己的新政權,人民民主專政的動聽詞語尚未落地,他就發動公私合營,消滅私有財產,剷除可能滋生對抗勢力的溫床。也為鞏固自己的政權,頭天喊出百花齊放政策,第二天就發動反右運動,一舉置數百萬中國知識份子於死地,從此封鎖言論思想,不容共產黨外社會的點滴異議。還是為了鞏固自己的個人專權,從延安時代他就開始在黨內不斷發動整肅,後從高饒事件到文化大革命,一批一批消滅異己,彭德懷劉少奇,迫害當年親密戰友真是眼都不眨。在所有這一系列政治活動中,毛澤東表現得極為冷酷,跟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開國君主毫無二致。如果我們不把朱元璋大明或者康熙大清說是文人統治的歷史,我們就也不能說毛澤東政權是文人治國的典範。

第四,中國歷朝科舉取士制度,並非造成詩人治國的局面,訪文所引朱學勤教授的文人在野,就難為理想。而此說之後半句,技術官僚在朝,也失去了前提。

技術官僚,就大部分人而言,思維比較實際,比較細致,比較懂得尊重事實根據,總不至於會相信畝產萬斤稻的神話,這可能沒有錯。但說他們因為學技術出身,所以缺乏理想主義色彩,這個邏輯恐怕有點問題。就筆者所知,科學家工程師,常常是最狂熱的理想主義者,所以能夠忘我獻身,如布魯諾,哥白尼,居里夫人,艾因斯坦,甚至比爾.蓋茨。在這個意義上,啟用技術官僚入朝治國,就理想主義層面而言,並無缺漏。

技術官僚在朝的情況,雖然中國古代朝廷中不多見,但近數十年現代中國,還是有過一些,足可拿來論一論。可惜的是,事實與朱教授的理想相左,中國現代僅有的一些技術官僚在朝治國,都並不成功。

中國近代頭一個非經論文人在朝為官的,怕就是孫中山先生,他沒打算考科舉,所以學醫,轉而從事民國革命。可惜他去世太早,沒有穩定建立起合理的現代化共和國取士制度。然後蔣介石就不是文人或技術官僚,而是行伍出身,統治中華民國五十年。再後來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都既非文人也非技術官僚,不過農民弄權三十年。只是這一代統治者,包括蔣經國,從權力上消失以後,中國才開始有技術官僚上台的機會。

李登輝是學農業科學的,曾留學美國。李鵬是學電力工程的,曾留學蘇俄。江澤民是學機械的,沒聽說留過學。可這些學科學技術工程出身的官僚,一旦入朝作官,最後黃袍加身,其所作所為,並沒有表現出多少技術官僚的不同特色,實在與蔣介石毛澤東的政治如出一轍。剛上台的胡錦濤溫家寶,也都是學工程技術出身,他們入朝攬政之後會怎樣作為,目前還言之過早,只有拭目以待。

此代之後,最著名者如江李朱三大家子弟,都是堂堂大學畢業,外國留學。他們學的當然絕對不是詩詞文學,而以理工技術為專業,但他們一旦學成歸國,進入朝廷之後,就怎麼樣了呢?科學家工程師的精神本色好像都忘光了,所作所為,跟科舉取士的文人官僚,或者農民起義的草莽官僚差不多,有目共睹。比他們更年輕的一代,現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學文科都成了下三濫,無人問津,只有理工學生天之驕子,畢業之後官運亨通。他們又會怎樣作官,至少筆者目前還不敢持樂觀態度,要多看看再說。

第五,作為一種對比參照,介紹美國朝廷是有必要的。美國從建國始,至今有四十三任總統,其他的不提,只就中國人民比較了解的幾個總統為例,看看都是何許人也。

美國兩百多年歷史從來沒有過科舉取士制度,也從來沒有上級任命制度,所有重要政府官員,包括各級議會議員們,都是民眾選舉而來。就算由總統任命的一些白宮內閣官員,或法官等職,也都要經過聯邦國會參眾兩院聽証,由議員們投票確任,還是民選。

美國開國三大元勛總統,華盛頓是大農場主,沒有讀過大學,自小習兵,做了美軍總司令。杰佛遜也是大農場主,念法科。亞當斯也是學法律出身。打贏南北戰爭的林肯大總統,也是讀法律的。而發動韓戰的杜魯門總統,從小自食其力,沒有讀過大學。

領導二戰取勝的羅斯福總統,跟中國建交又因水門事件辭職的尼克松總統,接其任的福特總統,以及因緋聞多多差點下台的克林頓總統,都是念法律專業的。二戰英雄艾森豪威爾總統,是西點陸軍軍官學院畢業。卡特總統則是美國聯邦海軍軍官學院出身。美國最年輕的總統肯尼迪,據說是念政治學的。自好萊塢演員公會而從政的里根總統,在大學讀的是經濟和社會學兩門專業。打贏海灣戰爭的老布什總統,讀的是經濟學。現任小布什總統擁有一個時髦的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簡稱MBA。結束越戰的約翰遜總統,念的是師範學院。而克林頓總統的副手高爾副總統,則是讀新聞學出身。

在中國人所熟知的這幾個美國總統中,只有一個胡佛總統,真是不折不扣的技術官僚,他大學專業是礦業工程。

就算軍事學院也列為理工科,上列中技術官僚總統也只三人而已。絕大多數美國總統都是文科出身,政治法律經濟等專業。可美國政府的政治作業,兩百年間毫無訪文引朱學勤教授所謂的文學色彩,或者所謂文人型政治思維的理想主義傾向,從而導致發生中國文化大革命那樣的社會浩劫。

反過來看,美國的成就也並非政府由技術官僚組構所致。美國政府三個分支,法院當然都由法官律師組成,絕無理工技術官僚主持法庭一說。議會成員人多,成份較為复雜,自然有技術工程出身者,但總還是學經濟法律等文科專業的為多。行政主管一支的白宮內閣,更是文人在朝,不敢說沒有一個技術官僚,肯定極為稀少,而且不任要職。很少聽說美國哪個農學家,電力工程師,機械工程師,或者地質工程師,改行從政,到白宮去做總統或者部長的。獲得諾貝爾獎的化學家李遠哲回台灣去從政,官沒有做好,還丟了化學研究本行,實在是世界科學的損失,美國人就感到很難理解。

筆者曾在美國聯邦空軍軍官學院任教,了解美國軍官學院學員主要學習的都是理工專業,太空電子通訊核能等頂尖科技,所以可以說美國現代武裝力量的領導者,確乎都是技術官僚。挖戰壕,吹衝鋒號,拼刺刀的圖片,只堆在歷史博物館裡,塵封三寸。二戰,韓戰,越戰所得的經驗,早已無人再對現役軍官們嘮叨,那樣的古老戰法,在現代美軍武裝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而這些世界最先進科技的代表者,美國四軍將領,在美國朝廷中基本沒有發言權。美國憲法規定,軍不問政,文官治國。美國國防部長不準現役武官擔任,國防部長下面各軍最高長官如陸軍部長,海軍部長,空軍部長,也還都必須由文官擔任。美國各軍參謀長,都在文官部長屬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並不出席白宮內閣會議。看看美國總統到國會兩院發表國情咨文,滿場一色文官,只有前排五六個穿軍裝的參謀長落座,可知軍隊在美國政府決策中所能發揮的作用之弱。

總而言之,美國自古至今,一直文人在朝,技術人員在野,可是社會穩定,政治清明,這值得我們深思。

如此囉嗦許多,是想說明一條結論:執政治國之成敗,並不在於何人在朝,何人在野,而在於國家政權制度。在某種國家政度下,不管是文人,還是技術官僚,一旦入朝做官,就都變成禍國殃民的庸官,昏官,惡官。並非文人在野,技術官僚在朝,政府就能乾淨。而在另一種國家制度下,不管文人,還是技術人員,有幸入朝做官,想貪贓枉法也難做到,只有老老實實勤政為民。那麼就算文人在朝,也照樣能組成個好政府。連軌道外的思考者,也如此單一強調在朝官員的個人性格背景,表明了缺乏法制而依賴人治的傳統政治結構,仍然多麼頑強而廣泛地影響著中國學界政界的思維。

中國要做到政治清明,不是塞一大幫學理工的技術官僚入朝,就能自然而然成功的。中國的改革,關鍵在於徹底改革政府結構和政治制度,綱舉目張,水到渠成,否則舊制依然,即使中南海裡住滿理工科技博士,還是解決不了問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