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同聲音

沈寧

美國對伊拉克開了戰。我不討論這場戰爭的誰是誰非,也不討論將來誰贏誰輸,更不討論此戰對中國有利還是有弊。我只想說明,從此戰發生所反映出來的一個很簡單的道理:美國是個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至今為止,包括許多定居美國的中國人在內,絕大多數都還不能真正懂得這條道理,仍舊會不知不覺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拿對中國的種種認識來看待和評論美國,這就錯了。

據美國多種民意調查,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美國選民支持這場對伊戰爭。美國選民可不是唯政府命是聽的綿羊,特別是對聯邦政府存在更大的戒心,很不容易同意白宮言行。大多美國總統的民眾支持率都不高,能夠半就稱心如意,連對林肯總統到現在也還很有一批人持異議。美國人用不著擔心公開反對總統,就會失去工作,牽連家屬,關進監獄,所以他們也用不著討好政府,隨時隨地爭相表達自己的忠誠。因此美國民眾表示支持政府,那是真心實意的。

聯邦參院九十九票對0批準總統發動這場戰爭。在美國居住過兩年以上的中國人,都應該有這個經驗了,美國聯邦議員,眾議員也好,參議員也好,沒有一個是中央地方一級級任命下來的,美國聯邦議員個個都是各地普通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所以任何一個聯邦議員都深知選民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得絕對保持與本選區選民的聯係,代表選民們的意願。美國聯邦議員完全不在乎總統怎麼想,他們只對自己地區的選民負責,否則下屆選舉就滾蛋。美國沒有百姓反對而總統喜歡的人,能夠昇官發財的。凡入了美國籍的中國人,應該都有這樣的選舉經歷,都接到過本選區聯邦議員發的請帖,求你出席民意聽取會,或者也給本區議員打過電話,表達自己意願。如果本選區民眾過半反戰,那個參議員絕對不敢投贊成票,參院全票支持總統開戰,也很說明了美國普遍的民意。

這裡順便說句題外話:如果誰加入了美國籍,而又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美國選舉,不管自己支持的議員是否當選,從來沒投過票,那麼他就沒有權力發表批評美國政府和政策的言論。我敢擔保,在美國媒體上批評總統和政府的人,一定都是參加了投票選舉的。如果你反對美國總統或者政策,最好的行動就是下屆選舉去投自己的一票,把你反對的議員或者總統趕出華盛頓。

美國普通人民,包括百萬富翁和揀爛紙的老人,就是這樣來管理國家。他們通過選舉,把能夠代表多數選民意願的人送進政府,根據多數美國人的意願制定並執行內外政策。美國總統在任期間,表面上行政權力很大,實際上絲毫不敢胡做非為,遠非中國一個縣長那麼能夠為非做歹。別說白宮家門口就住了參眾兩院好幾百議員,一天到晚盯住總統,不依不饒,使總統常常寸步難行,長遠看,他總統敢惹選民眾怒,下屆缺票就得卷鋪蓋回家賣白薯。當年克林頓當總統,如果不是多數選民支持,中國給再多捐款,他也不敢過份親熱中國。現在布什當總統,如果不是多數選民支持,他再鷹派,也絕不敢對伊拉克開戰,到中東沙漠裡去冒險。

就算白宮的對伊政策一直得到多數美國人的支持,因為大多美國人仍然願意盡可能避免戰爭流血,要求美國做更多外交努力,所以華盛頓還是得依照美國民願,拖延幾個月,不斷在聯合國游說,施用外交手段。小布什要是真吃了豹子膽,敢完全不顧美國百姓意願,認為自己的主張正確,不做外交努力,三下五除二就發動戰爭,犧牲美國青年性命,那絕等不到下屆選舉,國會兩院今天就彈劾他下台。而且美軍反反覆覆計劃,也宣布將盡可能少地傷害平民,以至因此降低戰勝的機會,延長戰爭時間。打仗本來是血腥的事,只要打仗,勝利是最終目標,生命代價無可避免。可是美國民眾不能忍受,所以政府就得買帳,花錢研制高精度導彈,恨不能一顆導彈炸死侯賽因了事,不傷一兵一民。

總而言之,美國政府對老百姓是言聽計從,絕不敢越雷池一步。小布什一人頂著發動對伊戰爭的罵名,可是有點冤枉。他權力再大,如果沒有多數民眾支持,也絕不敢發動一場對外戰爭,犧牲美國人的生命。這情況下,發狠咒罵美國,罵霸權主義,罵帝國主義,就並非指責美國總統和政府,而是譴責多數美國人是兇殘的侵略者,罵我的你的他的街坊鄰居是狂妄的戰爭犯子,要稱霸世界。

美國多數選民憑什麼會支持這場對伊戰爭?說實在的,美國大多百姓對伊拉克所知無幾,因為戰爭發生,現在頂多能在地圖上認出伊拉克的位置而已。可是用不著太多,只說侯賽因用毒氣彈殘殺本國民眾,就已經讓美國人義憤填膺了。再說他有大規模殺傷武器,而且瞄準美國,那美國人自然更不能容忍。九一一以前美國人還可能掉以輕心,現在是曉得危險的真實存在了。美國媒體當然不會沒有傾向性,但是跟世界其他國家相比,美國媒體大概傾向性最低,客觀性最高,最重新聞道德,也最講獨立性,不受任何政府的規定制約,更不會做政府的應聲蟲。美國媒體的榮譽,就建立在跟政府做對上,所以會發生水門事件,和陸文斯基事件。至少上述兩件伊拉克的報道,是確有其事,並非空穴來風。而且幾個月來,美國媒體有關反戰的報導,遠比支持戰爭的報導多得多,雖然事實上也是反戰者的行動多,而支持戰爭的民眾很少做公開的表示。

美國有不少人反對這場對伊戰爭,他們毫無畏懼,公開表達,上街遊行示威,甚至被警局逮捕,前仆後繼,不屈不撓,喊出自己的不同聲音。這也從另一個方面,體現出美國人民當家作主的意識。美國警局逮捕反戰示威者,只能用妨礙交通作理由。示威者不阻礙車輛行走,不堵塞入口要道,警員絕不敢碰他們一指頭。美國任何一級政府,從聯邦到地方,打死也不敢禁止民眾表達自己反對政府的言論,不敢禁止民眾游行示威,不敢拿妨害國家安全罪,或者顛覆國家政權罪等等來拘捕民眾。美國結束越戰,完全是美國國內民眾意願的結果,否則再打個十年八年,美國也陪得起,怕是越南熬不出來了。

我很佩服那些上街去反戰的美國人,不懼主流,敢於喊出自己的聲音,那就是勇士。反過來看,如果現在美國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民眾都反對這場戰爭,白宮撤銷戰爭計劃,我們能不能也允許有人上街游行示威,要求美國發動戰爭,打倒侯賽因,解放伊拉克。再者,當今日世界,反美浪潮似為主流,海內外中國人更是一片喊打美帝國主義之聲,我們又能不能允許有人也站出來說說不同聲音,表示支持美國,表示支持對伊戰爭。古今中外都一樣,隨大流容易,做少數派難。而無數事實反覆証明,常常是少數派代表真理,因為真理只有少數智者才能認識,而世上之人絕大多數糊糊塗塗,只求衣食住行那點蠅頭小利,又不肯犧牲榮華富貴,去做不討好的少數派。

這場對伊戰爭的前前後後,引起我對中國幾場戰爭的比較。中國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印邊界戰爭,援越反美戰爭,對越反擊戰爭,珍寶島戰役,南海群島戰鬥等等,任何一場戰爭,都是說打就打了,不光普通老百姓一丁半點都不曉得,連做樣子用的人民代表大會也不開一次,一致通過的橡皮圖章都不蓋一個。當然可以肯定,做出戰爭決策的必是頂尖領袖。毛澤東說句話,中國就能發動一場戰爭,犧牲成千上萬優秀兒女,那大概也夠不可思議,還不如美國的布什總統了吧。

四九年後中國發生過那麼多場戰爭,誰聽說人民代表大會辯論過,誰見中國媒體報導過反面意見,更別說有人上街游行反戰。想想,邱少雲那樣活活燒死,是不是太殘酷了,一場戰役的勝利,就真比一條生命的價值更高?再說被俘志願軍的命運,出了美軍牢房,又進中國人監獄,天下哪有此等道理。可是打那麼大一場戰爭,死那麼多人,五十多年來中國沒有一個不同聲音。後來的中印戰爭,中越戰爭,中蘇戰爭,都是一樣。我想今後中國還會發生戰爭,說不定北韓又要大戰,或者台海也會大戰,那時怎樣?還是全民一聲的打麼?會不會聽到一些反戰的呼聲?而我最想問,那些現在最激烈地咒罵美國對伊戰爭的中國人,那時候有沒有膽量站出來,反對中國政府發動的戰爭。

我知道這問題提出,馬上會有人反駁,拿起正義戰爭的盾牌,好像中國發動戰爭永遠正義,美國發動戰爭永遠非正義。我不爭論這個命題,哪場戰爭正義與否,只能讓歷史來評定,誰說了都不算。天下沒有人會承認自己發動一場非正義戰爭,本拉丹炸紐約大廈,也說他打聖戰。日本侵華,還說是為東亞共榮。所有發動戰爭的人,都說自己是發動正義戰爭。韓戰也好,越戰也好,科索沃戰爭也好,海灣戰爭也好。

那麼將來的新韓戰,台海戰爭,中國政府也必定要宣布自己打的是正義戰爭,但是誰能肯定那就真是正義的?此情況下,中國會不會有人站出來,問一句政府:你發動的戰爭正義麼?有沒有人會站出來,表示反對中國政府發動的戰爭?就算中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都支持中國政府發動戰爭,而且不是虛情假意,那麼剩百分之零點一的人能不能反戰,上媒體,上大街,大喊大叫。我預計,如果中國政府發動台海戰爭,有人上長安街示威反戰,都用不了警察出手逮捕,旁邊的百姓一人一拳頭就把他打成肉餅了。

我們中華民族不光毫無民主自由的意識,也缺乏起碼的寬容情懷,不能容忍任何不同自己意願的人說話。現在大家罵美國,就不能允許也有人替美國說好話,一生氣就潑髒水,罵大街,人身攻擊,還是那套打翻在地踏一隻腳的架式。這麼一窩蜂地幹法,是不是又隨大流,跟當年大躍進除四害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一樣,結果跟了一陣子,斬殺無數英豪,大流本身就都錯了。能上網罵人的,肯定是受過些高等教育了,時興的話說算是精英,還都是這點子水平,容不得半點不同聲音,中國未來前景如何,實在不怎麼樂觀。

美國這場對伊戰爭,不管其正義與否,不管將來勝負誰屬,起碼美國少數反戰者敢於公開反戰,喊出不同聲音,而且得到主流民眾的容忍,這就已經很表現出美國民族的偉大,很值得世界特別是中國人的尊敬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