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西蒼宏治

少君

他給自己起了一個類似日本人的名字,叫西蒼宏治,長長的頭發披散著,散發著濃濃的香水味,北京社交圈子中,他自稱是活得最快樂的人之一……

你常常會聽到一些人這樣感嘆:唉!天底下要是有吃喝玩樂這一行就好了,會有這一行嗎?當然有。只要有外國人去的地方,你就會看到帶著外國人玩的導游,一手舉著小旗,一手拿小喇叭,用外國話給外國游客講解的男男女女們,那樣子多神氣開心。

外國人到中國干什麼來啦!說白了,許多人就是吃喝玩樂,尋開心來了,用一句文雅點的話說,這叫旅游。

當台灣游客潮水般向大陸涌來的時候,我認為最富有戲劇性的一幕,是如何消除了兩岸人之間的誤解。頭兩年剛到大陸來的台胞,總是帶很多衛生紙和方便面。我問台灣領隊他的客人們為什麼要帶這麼多沒用的東西。領隊笑著說,多少年來,國民黨的宣傳給我們造成了這樣一種印象,使我們認為大陸窮得連擦屁股紙都沒有。客人怕到大陸旅行餓肚子,所以,才帶了這麼多方便面。

如今,大家用不著捂著蓋著了,彼此都搞清了對方的真面目。事實上,雙方都沒有像在彼此敵意時被對方所攻擊的那麼壞,但也不像自己吹噓自己時那麼好,雙方都有自己的問題。有一次我跟一個台胞住同屋,當時電視里正播放一部老片子《南征北戰》,是共產黨如何把國民黨兵打敗的鏡頭時,我開玩笑地說:

“喂,瞧瞧你們國民黨兵。”

他看了一眼,笑著說:“這跟我們的電影一樣,只不過要反過來。”

說完了我們兩人都笑了,看來兩岸的電影都有過一些模式化的作法。

有一天晚上我問他:

“如果你有錢你想做什麼?”

“當皇帝。”他脫口而出。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們白天剛參觀完故宮。他興致勃勃地說:“我要是有錢,一定要嘗嘗當皇帝的滋味,要上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嘿,那是個什麼滋味!喂,你知道的,老兄,人生所追求的就是兩件事,金錢與美女。反正我就是這麼想的。人生就要享樂,要不然白來一世。”說著,他喝了一口 Martini---馬蒂尼酒。

他算不算台灣的新貴我不知道。但他能組團到大陸來,他喝得起幾千塊錢一瓶的洋酒,敢到卡拉OK去造活,一晚上成千成萬地花,住五星級賓館,找小姐就更別說了。總之,在我們大陸人看來,他算是有錢。可能是他的外省人背景決定了他的思想吧。有時談起政治來,他對台獨份子大為不滿﹕“搞什麼台獨,台灣這樣發展下去會有什麼出息。沒有大陸,台灣還有什麼前途。將來大陸台灣統一了,我們準能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我不知他這種說法是否可算作愛國,不過,這種長志氣的話聽起來讓人覺得心里熱呼呼的。不管怎麼說,不甘落後的想法總比那種怨天尤人的絕望呻吟聽起來要帶勁。

陳先生三十多歲,精瘦,小個子,長長的臉。他也是位領隊。不過他不像前面的那個先生那樣灑脫,那樣夸夸其談。陳先生是那種不外露的人,話不多,眼睛總看著你。用我們的話說,一看就是老油條。

有一天晚上,他對我說:“我現在有個經驗,那就是把小費給全陪,我讓他給地陪和司機,給多給少是他自己的事,要打架也是他們的事,跟我沒關。不過我要控制的是,誰干得好多給,干得不好少給。”

後來,我們混熟了,我說:“陳先生,你來大陸這麼多次,也接觸過不少導游,你能談談你對大陸導游的看法嗎?”

他看了我一眼,搖了搖頭,不無感慨地說:“你們大陸的導游簡直太厲害了,發了大財不說,把我們台灣人坑苦了。真的,前些年你們的導游是倒賣指標,每個台灣游客都有幾個大件指標。倒一個指標就能賺一百美元。當時一百美元相當於人民幣八百元。一個團里人別說多,有三十個人,倒一回指標賺兩萬多塊錢。再有就是帶台灣人買東西拿回扣。很多客人買的都是假藥。還有小費。當時台灣人給小費沒有像現在這樣摳,一給就是成百上千。我的一個全陪就有一次拿到過六千塊錢的小費。”據說,當台灣領隊發現倒指標有利可圖時,他們馬上壟斷了這個市場,聲稱怕客人丟了台胞證,所以由領隊一人管理。沒有台胞證,有大件指標也沒用,因此,導游再想做這筆生意時,就不得不受台灣領隊的剝削。

有戲---不知是從哪天流行起來的這個口頭語,這也是旅游界的一句行話,把別人給自己的好處稱作“有戲”。所謂“戲大”就是好處多,“沒戲”就是好處少,這句話大概形象地表達了當事人的戲劇性心理。台灣客人就是從“有戲”到“沒戲”。大概是受中國傳統的“窮家富經”的思想影響;台灣客開始都挺大方,表現在領隊方面就是一見面就給司機一條外國煙,走時小費另算。這叫“條戲”。慢慢的由“條戲”到“盒戲”,最後從“根戲”到“沒戲”。台灣人逐漸意識到給這些煙根本就是多餘的。再加上大陸政府一再公開表示不收小費,結果給小費就成了一種多餘的恩賜。

在大陸,老冒是指那些來自遠離都市文明的鄉下人,台灣的老冒都不窮,雖然他們也是些來自鄉下的普通農民。直到今天我也搞不懂,那些台灣的鄉下人怎麼會那麼有錢。回答往往是台灣寸土寸金,這些鄉下人靠賣地就發大財,幾輩子都吃不完。一個客人對我說,去年他炒地皮,一年賺了幾百萬,他說這點兒錢在台灣算不上什麼。你看見那個老婆婆嗎?別看她不吭一聲,連錢有多少都搞不清,可她是億萬富翁。

有一次我接了一個台胞團,帶隊的是農會會長。他是團里唯一一位聽得懂普通話的人。他自豪地說:“我的國語馬馬虎虎啦,不過還好你能聽懂。他們全不懂,沒上過學,我的國語也是自學的。”這位會長嗓門特別高,講起台灣話來嘀里嘟嚕地一大串,我一個字也聽不懂,不過他的團員們,一大幫阿公阿婆特別聽他的話,他有位助手,一個四十來歲的太太,身體挺結實,每時每刻都背著一個棕色的人造革的大皮包。我奇怪她為什麼總是背著這個包。有一次我發現了秘密,原來里面都是成捆的錢,有台幣、有美金、有人民幣。天知道有多少。

有一次會長要求去同仁堂。到了那里,他一陣大叫,這些老頭老太太便發了瘋似地買藥。從腳氣靈到吉林參,從紅花油到男寶,他們什麼都買,最後一算錢,十八萬多。光虎骨酒就買了五十多瓶!後來我問會長為什麼要買這麼多藥。會長喝了一口剛買的虎骨酒說:“大陸的藥好,特別好,又便宜,吃了不治病也保健康。”

住酒店時他們常會出一些笑話。老冒們大概是睡軟床不習慣,所以他們有些人不睡在床上,而是要睡在地毯上面,用被子蓋上身子。還有些人把洗完的內衣內褲搭在燈罩上烤乾,結果把好端端的燈罩弄得全是糊印。類似的事情還能舉出許多。有時你看見他們把皮鞋脫了,光著腳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從他們那雙粗壯的腳趾上,可以看出他們前半輩子根本就沒穿過鞋。

有一天,一個真正的笑話又發生了。一大早,會長告訴我,有兩位阿婆抱怨昨天一夜沒睡好。

“為什麼?”我問她倆。

“誰住在我們上面,昨晚洗了一夜的澡,嘩啦嘩啦的,吵得我們睡不好。”一位老太太抱怨說。

會長找到那位被指控洗了一夜澡的老先生。

“我說你是怎麼搞的?這麼沒出息,沒住過高級飯店呀。你怎麼能洗一夜澡,吵得人家睡不著呢?”

“我,我沒洗一夜。我覺得屋子里太冷,沒處去,又不好意思打攪你們,所以,我就在洗澡盆里放上熱水,躺在里面睡。可水會涼的呀,我只好不斷地換熱水。”我聽了大笑不止。我時常可以聽到我的同事或酒店的服務員譏笑台灣人,說他們的素質太差,叫他們是“呆胞”。然而什麼叫素質?我看沒幾個人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每一位回大陸探親的台灣老兵都有一段辛酸史。你想想,由於歷史的原因,他們四十多年前離開大陸,與家人訣別,直到今天才回來看看,那是一種怎樣的人生體驗。走時自己是翩翩少年,回來時雖鄉音未改,卻已成了白發蒼蒼的老人。不知為什麼,每當我看到那些從台灣回來探親的老兵,聽著他們那帶有濃重鄉音的話,總有一種復雜難言的感受。

老兵常以自己的鄉音感到無比自豪、驕傲。很多老兵雖去了台灣幾十年,但還是不會講當地話。有些人雖娶的是台灣姑娘,聽得懂閩南話,可他還是不講,一張口,你就知道他是河南人是河北人,是山東人還是山西人。

王先生快七十歲了,白發蒼蒼,身體硬朗,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是山東大漢。他這次回來還要去家鄉看看。我問他家鄉的變化大不大,但坦率地說,與過去的變化不少,農民都住上了磚瓦房,可與城市比,幾乎算不上什麼變化。中國這些年變化最大的是城市,是北京。當然,北京是首都嘛!我說。我問王先生此次是第幾次回家,他說是第二次。接著他給講了自己頭一回探親的情景﹕“我有一張條子是我走前教書先生給我寫下的,我媽要我記住家,將來要回來,”說著,他拿出一張發黃的紙,紙上有一排小楷的毛筆字,寫著他家的地址。他說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走時,我記得家里有哥哥、兩個姐姐,還有一個小弟。可第一次回去時,家里全變了。原來的村子不見了,後來在鄉政府的幫助下,我才找到原來同村的幾十個鄉親。村里人拉過來一個老漢,推著他說,這是你哥哥。我們倆誰也不認識誰,相互望著,然後抱頭痛哭。”說到這兒,老人潸然淚下。他嘆了口氣,我家里的人只剩下哥哥了,其他的全死了。這麼多年來,他為我也吃盡了苦頭,唉!“他嘆了口氣,不說了。

“後來呢?“我問。

老人喝了口茶,望著酒店外面的萬家燈火,久久沒說話。“後來嘛,”老人突然說﹕“後來一大幫自稱是我的親戚的人來看我,多得連我都搞不清,他們和我哥哥是什麼關系,我想記得都記不過來。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在大陸還有這麼多親戚。”

“好呀,這是好事。”

“好事?就怕你支應不起。”

支應不起?我不明白。“頭兩天,我和老哥哥過得還不錯,敘敘一別幾十年的思念之情,接下來那些親戚要錢的要錢,要電器的要電器,你想想,我一個老兵,靠退休金生活,哪有那麼多錢分給我這十幾口的親戚呀。”老人無可奈何地苦笑著說。

“鄉下人,鄉下人還是窮啊!我走時只剩下內褲是從台灣穿過去的,剩下的都給了他們。”他沉吟道,“本來從那以後我不打算回去了。可我又一想,這能怪他們嗎?我應該盡量去幫助他們。所以,這次我回家鄉要跟政府談談,我拉了幾個朋友要在那里投資建廠,這樣也許能幫助家鄉。”

說實在的,導游和女游客之間的事,正如俗話所說的,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我曾與一個太太有過一段難忘的戀情,這段情對我來說稱得上艷遇,只因為她是台灣大財團老板的太太。那天,經理說有一個台北來的重要散客要全陪,並把那位夫人的名字寫在張紙上,以便到機場接她時用。在機場國際航班的出境處,我舉著這張紙,看著從里面出來的各式各樣的人,直到最後,我看到一位看上去有五十歲左右貴夫人型的女人,微笑著朝我揮了揮手,我才放了心。

我就這樣與夫人相識了。開始我們相處得客客氣氣,每天早上九點鐘離開飯店,下午五點回來,晚上沒有活動。一開始,經理還為我擔心,怕跟這位夫人沒什麼說的。我也曾這麼想,兩個陌生人相處五天,我除了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之外,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第二下午,照例我把她送回飯店。這時電梯還沒有來,我隨便問了一句:“你一般晚上都干什麼?”

“沒什麼可干的!你晚上來找我好嗎?”她認真地說。

聽了她的話,我感到尷尬極了。說實在的,我哪兒有那膽子?再說我也沒往那邊想,見電梯來了,我忙說﹕“夫人電梯來了,再見。”我幾乎是把她推進去。

見電梯關上,我才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我朝飯店門口走去,卻又見到她站在門口。

“怎麼?有什麼事嗎?”我問。

“你不是我的全陪嗎。你什麼時候可以到我房間里來。真的,我需要你。”她用熱切的目光望著我說。

“不,不,全陪不是那個意思,夫人。”我有些不知所措地說,頓覺飯店內的監視器正對著我的臉,我甚至覺得只要自己一出門,就會因涉嫌賣淫而被拘留,我恐慌地說﹕“明早九點見!”說完,我扭頭就走了。

第二天,早晨九點我照例在電梯廳等她,可這次她不是準時地從電梯里走出來,而是容光煥發地從我背後飄然而至。

“你今天看起來特別愉快。”我說。

“是的,見到你我非常輕輕。你呢?”她反問道,並注視著我的眼睛。我一直不習慣直視對方的眼睛說話。我看著她胸前的一顆鈕扣說:“還好。我們今天去香山。”

在出租車里她一直半靠在我身。司機在她去洗手間時開玩笑地說:

“我看這位夫人對你有意思。”

“你別瞎說。她一把年紀都可以做我媽了!”我說。

“真的,我是過來人,這點事兒還看不出來?你還不加把力把她搞到手,敲一筆錢或是出國算了。”

我實在不想跟司機閑扯這些,沒再搭理他。其實香山實在沒什麼好玩的,一般游客很少到香山去,我們安排她去純粹是打發時間。我們走在幽靜的林間小道上,夫人輕輕地挽住我的手臂,我沒有拒絕,我扭過頭來看了看她,她笑了。

“你知道嗎?那天在機場一見到你,我就喜歡上你了。”

我沒有跟老女人打過交道,但這位夫人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她熱情、坦率,情意綿綿,令人激動不已。我沒有她那種幸福的感受,但走在滿山紅葉的小路上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內心正在升起一種原始的沖動,不知怎麼,我們又扯到昨天晚上的誤會上,她說:“你今晚一定要答應我,跟我一起吃晚飯。”晚飯後,告別的時間又到了,她依依不舍地說:“到我房間里坐一會兒好嗎?”我猶豫了一下,可我實在無法拒絕她,也不能拒絕自己。可到底拒絕什麼,我也說不清。我跟她來到了她的房間。她開開門,自己先進去了。我隨其後,然後她把門關上,背靠在門上,叫了我一聲,我回過頭去,她把我緊緊地抱住,撫摸著我的後背,望著我,然後閉上眼睛……。

這是我有過不多的越軌行為之一,面對衰老軀體的惡心遠大於我所得到的快感。第二天,我就要求上頭換人陪她,我知道,這種情景發展下去,我會吃不消的。但夫人卻要玩真的了,她總是給我來信,說每年她都可以為我來大陸渡一個月的假,並願意為我專門在北京設一間公司辦事處……。

經過這一事件之後,我一下子變得成熟起來。什麼叫成熟呢?成熟就是你學會了面對實際,在各種誘惑面前應付自如,徹底拋棄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從某種意義上說,干導游就像當演員,你每天都得扮演一個最愉快的角色。讓老一輩的人覺得你是個誠實可愛的小伙子,讓年輕人覺得你是個迷人的家伙。可真正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你需要動腦筋。比如,你的客人大多是年輕人,那麼你扮演角色的調子就應該是幽默、快活而生機勃勃。如果你的客人大多數是上了年紀的太太、紳士,那麼,你在工作過程中就要特別注意分寸和節奏,切不可過於放任,你應該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彬彬有禮、很有教養、舉止文雅的年輕人。

當你扮演的角色越成功,你得到的崇拜者越多,在情感上你所受到的刺激和磨練也就越大。常常有的時候,經過了幾天的相處,你跟客人們處得非常好,到分手的時候,大家依依不舍。有的人會熱淚盈眶,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我的心里也同樣難過,可我經歷的多了,幾乎每一次與客人道別,都有可能是生離死別。因為這輩子再次相見的可能性是非常渺茫的。所以我如果每次都那麼認真,就會累死。其實,一個人的感情是非常有限的。無論你是真的愛,還是真的恨,就是那麼一點點。什麼是真情實感?這個界限也的確很難分清,不然怎麼會有假戲真做,弄假成真之說呢?我認為問題的關鍵是不要使自己陷進去,要跟所有的人保持距離,永遠記住他們是客人。

一次,我接待一個從台南來的大學生交響樂團。全團分三個車。不知怎麼搞的,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這輛車上的乘客大多數是女孩子。雖說她們的年齡只有十八九歲,但是她們發育和成熟的樣子,像二十幾歲。一天早晨出發前,我向車上的客人宣布,我要換車,並向她們告別。好家伙,我沒想到,我的話音剛落,車上的十幾位姑娘一下子全反了,她們表示,如果我到別的車上去,她們也跟著去。我為難了。只好改變了原來的決定,這下子姑娘們可樂了,她們在車內裝飾了彩球,彩球上寫著我的名字等等。樂團指揮聽說了我的事,來到我們車上開玩笑地說:“明天我們團就要回去了,據說導游現在還是一個人,誰願意留下來?”十幾個姑娘叫著,舉起了手。“怎麼辦?這麼多,你要哪一個呢?”指揮面露難色地對我說。我說﹕“我都要!”車上的人全開心地笑了----這就叫歡樂!大家共同的歡樂。這種歡樂是自然而轉瞬即逝的。它只能給你留下美好的記憶,並使你覺得那段時光過得特別快。

但在這歡樂的下面我看到一雙沉靜,含情脈脈的眼睛注視著我。她就是張小姐,團里的第一把小提琴手,她常會能夠找到機會跟我悄悄地說上幾句,無論是到哪里,總在我的左右。我這個過來人非常明白姑娘的心,我們終於有了幾次幽會。分手的時候,她把自己的地址留給我,要我給她寫信,並要我的地址,她說,她一定會給我寫信。果然,她走後不久,我收到了她的來信和我們一起照的照片。可我一直沒有給她回信。因為這種艷遇對我來說是常有的事。

當我正狂熱地追求我的未婚妻的時候,這時又來了一個第三者。這天晚上台北富都團從外回來,領隊羅曼小姐問我是否喜歡游泳,我說非常喜歡游泳,我們約好游泳池見。

“你游得不錯。”她在水里對我說,並順勢抱住我。

“你想去美國或加拿大嗎?我明年就要到美國留學去了。”

“我曾想過,也試過,可是失敗了。”我猜到這又是一次送上門的艷遇。

“為什麼?”她好像不明白中國人到美國有多難。

“錢,簽證,哪兒那麼容易?”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跟你結婚!我有綠卡。”她望著我說。

“謝謝,讓我想一想”。我指指自己的腦袋,開玩笑地說。

當天已經晚到我們不得不回她的房間睡覺的時候。她還在說:“你一定要認真地想一想我說過的話,我要幫助你,真的,我沒跟你開玩笑,我,喜歡你!”

最後一天的晚上,我們跟團里的幾個年輕人到飯店的迪斯科舞廳去跳舞。她是一個舞也沒跳,一直默默地坐在一個角落里抽煙、喝酒。

“好,我們現在可以談一談了。”我對她的耳朵大聲說。因此舞廳里吵得簡直震耳欲聾。“我想過了,我非常感謝你的好意,可我不能接受。因為我已經有未婚妻了。”

“你可以離開她。”她輕松地說。

“這又怎麼可能呢?我有什麼理由?難道我就為了出國,我去對她說咱們算了吧,我要出國,所以要跟一個台北姑娘結婚?”

“對,你當然可以這麼說。”

“可對大陸人來說,這太缺德,你懂嗎?”

“這不是缺德,每一個人都為自己生活。”她堅持說。

“可我不懂,羅曼小姐,”我說,“你為什麼一定要嫁給我呢?”

她說了一段話令我大為感動﹕“我喜歡中國,所我申請當了一名領隊,以便有機會到大陸來,說來奇怪,當我跟大陸人在一起時感到特別親切、愉快。你知道台灣男人很大男子主義,脾氣也很大。但你們大陸男人則都會做家務事,並且疼老婆。我曾想,我一定會嫁給一個大陸人,這次來之前我就預感到會發生什麼,我會踫到一個我喜歡的人,跟他有不同尋常的關系。我甚至在飛機上還這樣想,想像著他的樣子。你知道,當我在機場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愛上了你。我知道,你就是我多年夢想中的那個大陸人。我說的都是真的,你看著我的眼睛,你知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她突然間抬起頭來對我說﹕“我們明天就要分手了,明天早晨你一定要給我一個答覆,我要跟你結婚。”

你說,我能信她的話嗎?別忘了,她也是個導游,導游說話有真的時候嗎?!

在這種誘惑面前,有時我們原本的素質和毅力軟弱無力。有時我們會因此而誤入歧途。我認為在任何誘惑面前,你必須時刻記住你是生活在現實中,而不是在幻想中,你必須時刻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你到底要什麼?記住這兩點,你便不會錯過時機,主動、勇敢地把握自己的命運。拿破倫說過﹕一個能夠掌握自己命運的人,才是一個偉大的人。

你說,我們這些干導游的,能使自己變得偉大一點嗎?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