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鐵達尼號迷

少君

我住的那條街上,最近搬來一個剛剛從外州調到EDS總部的華人,第一次見面時是在晚上散步時,好像沒說幾句話似的,只聽他埋怨達拉斯沒有一點文化氣息,而他在這也沒有朋友等等,似乎很懷念東部大都市的生活。然而沒過多久,這位仁兄家門口竟漸漸車水馬龍起來,幾乎每個星期都有PARTY,而且中外賓客全有。很快就有多事的鄰居,一狀告到社區董事會,說是每個周末樂聲大作和糟雜的人聲,吵得她們很難受,打破了這個社區以往的寧靜。于是,我做為社區董事之一,又是個中國人,被理所當然地派到這個最沒趣的差事,在又一個周末的晚上,敲開了這位鄰居的大門,一曲動人的電影《鐵達尼號》的插曲撲面而來……

哇!真沒想到你也是鐵達尼號迷,是不是從《達拉斯晨報》上看到我們的通知了?我們今天的主題是討論《鐵達尼號》與信仰危機,好像風馬牛不相及,是不是?不過沒關系,我們喜歡藝術的人,就喜歡在不同的文化撞擊中尋找感覺。你問我做電腦軟體工程師,為什麼喜歡《鐵達尼號》這個電影?這問題實在是太唐突了,請問如今的美國,誰不喜歡《鐵達尼號》這部偉大的巨作?!我先跟你講一個小故事吧﹕我們台灣從前的小學音樂課本里,有很多內容是將名曲或民謠加以改編,填上歌詞作成的歌曲。二十多年以前的某一天,一個小學的音樂教室里,傳出了風琴彈出的「青蚵嫂」。教室的兩個小男生開始竊竊私語。「咦!這不是青蚵仔嫂嗎?」「對啊!怎麼要唱這首歌嗎?」「好好笑喔,怎麼唱這種歌啊?嘻嘻!」「嘻嘻!」當然啦,只是用那個曲子而已,歌詞是改編的。那個時候,在教室說台語是要罰錢或罰站的,而青蚵嫂這種歌曲在長期壓抑鄉土文化的環境之下,絕對不登大雅之堂,在一向嚴肅的音樂老師手中傳出,更是好笑的場面。這時老師好像發現了教室里的動靜。

「哪一個在嘻嘻笑?站起來。」,於是其中一個站起來了。

「笑什麼?說。」

「開玩笑,當然不能說。說了不是要連累另一個同學也受罰嗎?不可以這麼沒義氣,自己扛下來吧!」;小男生心里如是想,於是就用沉默代替所有的回答。

「不說就給我出去,滾!」

小男生就這麼被推出教室。我就是這個小朋友,剛上小學五年級,此後兩年間再沒被準許進入音樂教室。幸運的是,從那以後我就被激起了對音樂對藝術的狂熱,並且為他深深著迷。這一晃二十多年就過去了,藝術和音樂已然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要放棄恐怕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你相信嗎?我已經看過《鐵達尼號》三十多遍了,仍然沒有看夠。透過電影《鐵達尼號》大手筆的制作,一時間全世界都感染了這支流行曲---永恆的愛。電影本身可以做為一個純粹的藝術,也可以做為一個時代人心的反映。對我來說,奇士勞士基的『三色』、塔可夫斯基的『犧牲』、柏格曼的『芬妮與亞歷山大』等,這才是做為純粹藝術的電影中最高明的典範。不過,欣賞『鐵達尼號』這種好萊塢電影時,我將不會使用純粹電影藝術的要求來面這些流行電影,我要問的是﹕為什麼會流行?為什麼我們會受感動?這種情況反映了怎麼的時代心靈渴求?

老實說,我們東方民族,不見得能理解鐵達尼號事件在西方歷史文化中的震憾。納粹大屠殺、南京大屠殺、文化大革命都比鐵達尼號事故悲慘太多了,但是為什麼鐵達尼號事件為成為一個注目的焦點?十九世紀的歐美文明是一個『理性勝利』的時代,科技發展與知識進步不斷的在文明史上留下許多成果。尼采宣稱『上帝己死』,重點在於『是我們殺死了他』。因為理性成就如此高的社會,靠『人』就可以使社會達到理想,天國的奧密將可以透過人類的知識得到完整的地上國之實踐。於是,鐵達尼號的建造,公然向上帝挑戰﹕這是一條『永不沉沒』的世紀郵輪。

在二十世紀末,縱使美蘇冷戰消除、環保運動風起雲涌、弱勢反抗運動節節高漲。可惜的是,人類的心靈仍然受困於起碼的簡單問題﹕為什麼這個時代的人們仍然覺得心靈不自由?所以只好寄情在女主角的解放?為什麼這個時代的人們仍然歌頌不惜犧牲生命的責任觀?寄生命意義在價值的堅持?只可惜這樣的時代心靈之考量對中國人而言似乎是很難理解的,對『人類處境』的思考與對『自我修行』的思考是永遠無法溝通。這樣的電影在宗教界被討論成﹕上帝為什麼要降禍給無辜?如何用高超修行面對死時毫不驚慌?這是完全可以被預料到的。因為凡是重視『自我修行』而沒有去關懷『人類處境』的生命態度,是無法理解鐵達尼號事件對人性樂觀多大的打擊 ——對基督教文化影響的社會,他們理解的是人類對自己能力無限的過份樂觀己經破滅;對我們的中國人的宗教思維,卻獨獨能想到高超的修行與教義理論的合理性。

話說回來,為什麼在如此進步的現代社會中,卻透過《鐵達尼號》電影,發出這種『自由』與『負責』的心靈呼喚?人類真正想要的自由是什麼?人類能做為一生意義所系的價值是什麼?《鐵達尼號》電影留下這些問題,卻彷佛以藝術、愛情做為答案。女主角基於對男主角的愛與誓言,從此展開全新的人生;直到老年後回到鐵達尼號事故現場,重新與鐵達尼號所有勇敢赴死的人相遇﹕樂師、船工、船長、設計師……直到男主角;這一群人終於相會,每個人都走出了有意義的一生,難道就是導演要表達的終極意義?

這種對『人類無限』理想的失落與質疑,或許就是鐵達尼號事件如此成為一個歷史焦點的原因。曾經代表人類科技文明最高成就的『永不沉沒之輪』,最後仍只能在重重錯誤中沉沒。

我們可以試想這樣的一個『當頭棒喝』對當時企圖以理性殺死上帝的歐美文明是多大的震憾;對他們來說,基督教文化精神一直強調的『人是有限』的基本精神,在理性發展的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初幾乎都被毀棄。結果,發生兩次世界大戰如此瘋狂相互毀滅的心靈墮落。於是,歐美文明以理性殺死上帝的思潮走向,至此不再相信理性科技,走向後現代思潮,質疑理性的無能並且積極尋找全新的上帝。

不過,這種震憾終究只是發生在二十世紀初的人類心靈而己,為什麼在這個二十世紀末的時代,這種震憾會重新成為流行風氣呢?於是我仔細欣賞了電影『鐵達尼號』,試圖從中發現人心的渴求。我發現這部電影表達的是『自由』與『負責』的壯麗呈現,也就是電影高唱『自由』與『負責』兩個重要的價值,把一切做出這價值的角色都給予光輝的表達。

對於女主角羅絲而言,她和男主角的愛情被導演詮釋成『心靈的解放與自由』,男主角死後,羅絲答應他要好好活下去,永不放棄任何求生機會。然後電影最後一幕一幕流覽整個老羅絲珍藏的照片,我們看到她開飛機、兩腿分開像男生一樣騎馬、演戲……她的藝術生命透過男主角的救贖,而成為自由解放的人生。

男主角為什麼有這種救贖羅絲的能力?因為電影把男主角塑造成一個『自由』人,全身的家當就是一身衣服,除了藝術心靈外別無他物。所以搭上鐵達尼號只因為賭贏了錢,參加貴族宴會仍能說出人生大道理。電影特意塑造一個『自由』的男人遇到一個『壓抑』的女人,於是,自由得到勝利,女人得到愛情的救贖。環繞這個中心主題,透過沉船的各個不同時間不情節,導演強烈顯示一個『負責、盡責』的社會。船員們認真執行『婦孺先上』的原則,他們雖然無形中成為階級壓迫的共犯,讓三等旅客無產階級遭受迫害。然而,那是他們基於維持秩序的『責任』而進行的共犯行為。人為了負責而不得不為惡,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這是做惡,只能說是人的無奈。

所以鐵達尼號的設計者勇敢面對自己的設計不良,而直接面對死亡;船長面對自己指揮不當,而面對死;樂團演奏者面對『用音樂安撫人心』的責任,而面對死;工作人員用自己身體接電維持電力,而面對死。在這些壯麗的影像中,導演呈現一個『勇於負責』的社會,對比其中許多自私、膽怯怕死、耍手段的各種人。這種『自由』與『負責』為不會是電影對時代最大的呼喚?要比愛情至上的情懷,『英倫情人』比『鐵達尼號』還更勝一籌;當然鐵達尼號的熱度也可能來自徹底的商業宣傳和明星塑造、高明的電影特效;但是,這股流行熱潮會不會真實反映某種人心渴望?

於是,在二十世紀初震撼『理性至上,上帝己死』幻夢的鐵達尼號事件,在二十世紀末為了尋求『自由』與『負責』而復活。我們現在所處的心靈是怎樣的時代?為什麼我們己經擁有這麼多自由之後,女主角的解放這麼起碼的自由解放仍然能成為心靈的呼喚?擁有這麼多自由的人類,為什麼還時時需要透過自由解放來安慰自己?在西方社會法治己成熟的現實面,如此歌頌『負責』是怎樣的心靈要求?會不會,因生命喪失一個『為何而活』的價值感,所以『負責』變成另一種型式的價值渴望。樂團的生命價值在於維持音樂到最後一刻、船工的生命價值在維持電力的最後一刻,縱使死去,這個生命是有意義的,不再虛無。

我們這個鐵達尼愛好者俱樂部,就是聚集了這樣一群心靈的探索者,以每周一次的研討會,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我知道你今天來的目的,但請你先參加我們的討論會,會後我們再請你談你所要說的好不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