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雲之南(之三)

少君

如果說大理給人以“文獻名邦”的印像,那麽麗江則非常接近我心目中的“世外桃園”了。

到麗江的時候,麗江正下著纏綿悱惻的小雨,幾乎不用打傘的小雨。雨絲飄在臉上,落入衣領堙A凉凉的,溫溫柔柔的凉,有身著納西民族服飾的姑娘從面前經過,輕聲細語地說著話,帶著羞澀的笑容。麗江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陰柔的,充滿女性的溫柔。我站在黑龍潭邊,使勁地拍一下手,潭堳K咕嚕嚕不停地冒氣泡,于是,岸邊的人一起開始尖叫,氣泡也隨著我們聲音的高低而密密疏疏地翻滾起來。依露的納西族朋友解釋說,黑龍潭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只要有外界音響刺激,它就會冒泡,起旋渦。

走在麗江古城的四方街上,因爲小雨過後,石頭鋪的街道是濕濕的,四方街兩邊的鋪面多是賣工藝品或納西人自己紡的那種條紋土布,樸實、勤勞的納西人很少沾染上生意人的狡詐與貪婪習性,他們熱情好客,把自家院子開成了便宜的客棧。四方街埵酗@條河,河流從這個古城蜿蜒而過,像威尼斯,却又和江南水鄉風味的古鎮不同,她比周莊顯然要大氣很多,文化氣息也要濃厚得多。它處處都讓你覺得美麗和驚喜,小橋、流水、青石板路、垂柳、馬燈、古樂……每一樣都是我夢堛澈銎嚏C印象最深的是大石橋過去一點點的五一街,這堨是低矮、陳舊,甚至可以說是腐朽的木樓。我停留在一個毫不起眼的手工作坊門口,一個上了年紀的木工專注地弄著他手下的木頭。一些牙籤、烟斗、木手鐲亂亂地放在一個臺子上,好像這東西你愛買不買一樣。這是麗江給我的第一個印象:生活和工作是如此的寫意,認真著却又散漫著。

麗江是一個很小的城市,6元錢的出租車費便可以穿過全城,而且隨便轉。麗江令我感動的是其神奇的文化、潔淨而美麗的環境、古老美妙的音樂……四方街不只是一條街,它是麗江的古城區,朱漆門板、茶肆幌子、客棧招牌,還有在街上流淌的納西古樂,輕輕地踏在青石板鋪成的街道上,街道兩旁是鮮花,還有花上翩翩起舞的蝴蝶……讓你會恍惚覺得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時空,到了某一個遙遠的過去年代了。一切都象夢一樣,靜止的街道、悠揚的音樂,一絲絲、一寸寸鑽入你的耳膜,圍繞你的是一種渴盼多年的感覺,你會以爲自己度步在夢堙A只有偶爾從你身邊經過的和你一樣服飾,一樣大聲地說著普通話的人才會提醒你,你其實只是個過客,一個游客而已。那樣想著的時候,我忽然很失落,我多年以來的夢想,就是找尋在這樣一個地方,原來它叫麗江。她一直都在的,而我居然找了這麽多年。

午後的麗江街上是冷清清、靜悄悄,要用李清照的聲聲慢來形容。這堿O個求生極易的地方,因爲在這堣H人都可以做白居易。很多玩主每天的事就是在那看得見玉龍雪山的咖啡館前的桌子旁寫自己的麗江日記,或者在電腦上網聊,甚至曬著太陽,什麽也不做。我曾問一個瑞典來的大學生,這樣一種生活會不會帶來寂寞和無聊的感覺?這就引起了另外一個話題和他生活中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他在麗江孤兒學校做義工,給孩子們教英語電腦。他感到這些孩子給予他的比他能教給他們的東西更多,他們是這麽淳樸、熱愛知識和熱情友善,這對他是一種震動。正如麗江所帶給他的零零總總的印象一樣,這正是他在生活中所需要的感覺。無法形容的一種感受,是直擊心靈的。

一家雜志曾經用飄一代來定義這種生活,“生活在別處”已經成爲一個沒有任何創意的理由。不過讓我來說,我會說這是一種輕盈的生活,其實輕盈的和滯重的生活之間還是有微妙的可以導致互相轉換的可能性,我們這些世俗的人也不妨偶爾從沈重的生活中逃逸出去,享受一下這種如雲的日子。

夜晚的麗江,更是令人陶醉。一間鋪子一間鋪子地穿梭,走累了便到河邊放一個河燈,你站在垂柳下,目送著河燈載著自己的希望一路遠去,然後看著整條河都亮起來,飄滿了希望。我自己一個人坐在酒吧臨水的窗前,因麗江的安靜而望著窗外的一切發呆,遠離了喧鬧的都市,來到這古樸的小鎮,靜靜的傾聽那來自時空最深處的聲音,不知道是出于對人生的陌生還是懷念那久遠的純真,憑欄遠眺,遠山如帶、月如銀輪,那條不知道疲憊的小河在我窗下嗚咽的流淌,那聲音讓我想到了時光的流失,心堬鬖W的起了想到溪邊去看看的衝動。

沿那清石階來到溪邊,潔白的月光照在平靜的水面上,順著清石階坐下。清清的溪水從脚下流過,脫了鞋把脚放入水中,一股冰凉之情由脚升騰入心中,旅途的燥熱,縈繞在心中的那份不安,傾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踪,冰凉的河水爲我消除了煩燥也使我那顆于秋夜中不能靜下來的心得到了寧靜。表面平靜的溪水在月光下看起來是那樣的安祥、寧靜,如琤j以來就不曾流失過,但輕撫過我脚面的溪水却清楚的告訴我,它們一直在走,走向冥冥中爲它們安排的歸宿。這條小溪是由很遠的黑龍潭流到這堛滿A給于在這居住的所有生命以生存的基礎,它成了這堜狾野糽R的恩人,不可缺的恩人,它是它們的生命綫,可對它來說這堨u是它走向歸宿的必經之路,它只是一個過客,一個過客是不希望得到什麽的。“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在這月光中、河水旁、楊柳下、石階上,我仿佛悟出了些什麽。

半個世紀以前,一名叫顧彼德的俄國人受“國際工業合作”組織的派遣,來到麗江,被這堙坐扆饈諈煽漲漶迆`深吸引,一住九年。他在《被遺忘的王國》一書中寫到:“麗江很少爲外界知道,是幾乎被人遺忘了的中國南部古納西王國……。”其實,早在700年前,元朝雲南宣撫副使李京曾贊嘆:“麗江雪山天下絕,積玉堆瓊幾千叠。”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萬里遙征來到“往返難以時計”的麗江,曾寫下他在這堛熒P受。這真是一個古老的勝地,造物主格外鍾情于這片古老的土地。麗江還有世界唯一活著的象形文字--東巴文;東巴意爲“智者”,指那些能書寫經文、布道誦經、求神蔔卦的人。這些“智者”知識淵博,能畫、能歌、能舞,具備天文、地理、農牧、醫藥、禮儀等知識。他們書寫經文使用的文字是一種“專像形,人則圖人,物則圖物,以爲書契”的古老文字,稱“東巴文”。由“智者”組成的宗教稱“東巴教”。

東巴教是麗江納西族的一種原始多神教,信仰萬物有靈。它是在納西族的本土文化——巫文化與後來傳入麗江的藏族“苯”教影響下,發展起來的宗教。

東巴文亦稱納西象形文字。納西話是“木究魯究”,可直譯爲“木迹石迹”。它包含有兩層意思:一是指“留記在木頭石頭上的迹印”;二是“木石之痕迹”,也可以引申爲“見木畫木,見石畫石”,也就是以畫物像作爲記載交流的工具。但是,東巴文中的每一圖像符號都有它約定俗成的綫條和筆法,形成有固定所指的概念,幷具備了表示某字、某詞的符號,有它固定的讀者群,幷非常人所指的概念,幷具備了表示某字、某詞的符號,有它固定的讀者群,幷非常人所能通讀。可以說,東巴文是介乎圖畫文字和表意文字之間的一種文字符號。

用東巴文書寫而成的經書叫“東巴經”。這種經書是用以鍋底黑烟灰拌猪苦膽汁研製的墨和自製的筆,在一種當地土制的厚綿紙上書寫,再裝訂爲册的書。東巴經是納西族古代的社會百科全書,集古代的納西族文化之大成。也是研究納西族古代哲學思想、語言文字、社會歷史、宗教風俗、文學藝術、倫理道德以及民族關係史等不可多得的寶貴資料。

第二天我們包車去了玉龍雪山,也許是昨晚睡得太遲,也許是我走過太多的山,雪山的感覺不像古城那樣總是讓我心神不定,有一種愛戀的感覺。在當晚聽納西古樂時,這種感覺直觸心瓣。音樂開篇的八卦鼓聲擂動,直直地震蕩著我的心靈深處,這些納西老人完全是樂神,如此古老的傳統又如此讓人感動,一種和聽現代音樂完全不同的感動,好像來自于靈魂。納西民族是一個對音樂有天賦的民族,很多在中原已經失傳的音樂,他們却保存完好。演奏者都是一些70歲以上的老人家,他們專心致志地坐在臺上演奏,我全神貫注地坐在台下聽,聽那些從不曾聽到過的美妙聲音,聽唐風古韵是怎樣從他們的舌尖及指上溜出的。想像著唐玄宗滿面笑容,滿眼愛戀地端坐在龍椅上,眼神隨著場中央翻飛的水袖溢滿了溫柔,楊貴妃在這樣的音樂聲婼■※_舞,眼神風情萬種,攝人心魄……我忽然想起一句詩:此曲只應天上有。

走在古城堙A會發現很多的的年輕行者,有男有女,有黃頭髮的也有黑色的,他們給這個地方帶來了靈魂。缺乏青春的古迹是沒有蠱惑力的,要瞭解麗江到底有著怎樣的蠱惑力,你必需要在麗江古城的石板路和小橋流水中間走上一天,也許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進入這個“世外桃園”。不過會有一些極其偶然的瞬間會幫助你進入,就像我這種短暫的感受。

在麗江新華街上,有著無數的小酒吧和咖啡館。無意間進入任何一家,你可以坐在堶捲H淡的燈光堙A也可以坐在岸邊垂柳下,桌子上放一個馬燈,品著淡淡的紅酒,聽著水流的聲音,垂柳就在你頭頂上輕輕撫弄你的頭髮,然後看別人的希望,那些密密麻麻的河燈是怎樣從你的脚下蜿蜒而過,還有微風送來遠處“布農鈴”的聲音,以及那些美麗的傳說,…這真是一種最美妙的享受。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詩人布饒依露說,麗江是一個好地方,無論你以何種方式停留,過客、短住或久居,她都會對你熱情而友好,她的美麗也將栓住你遲疑的脚步。你一定會想留下來。她說,我自己就是這樣,如果我有足够的自由選擇一個城市來度過我的一生,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麗江。麗江是一個會讓我生命豐滿起來的地方,我會傍水而居,每日看太陽是怎樣一點點爬上湛藍如鏡的天空,然後晚上等她睡去,我便和朋友一道坐在河邊,就著馬燈,飲一盞月色,自己動手做一個河燈,送一個希望去漂流。或是吃著剛烤好的"餌塊",看夜幕上滿天的星斗,仔細尋找北斗星,想象那個勺子把所指的方向,那些北方的城市堛漯B友們,是進入夢想了呢,還是依舊在金錢堆堛戌獢H可是,這對我可能永遠是一個夢了。我依舊住在我不喜歡的冰冷城市,只有在夢堣~會看到滿河的希望之燈輕輕漂過,才會聽到“布農鈴”喚我的聲音,“叮噹……叮噹……”。

離開雲南後的很長一段日子堙A依露的話和布農鈴的“叮噹”聲,一直反復在我耳邊回響,昆明、大理和麗江的畫面,也時時在我眼前閃現,令我的心久久難以平靜。雲南,在我的少年時代,是和"遙遠而美麗"這四個字連在一起。自從這次難忘的旅行之後,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也不知道是爲了什麽,對“雲南”這兩個字開始産生一種鄉愁般的感情。而且只要聽見雲南這兩個字,腦海奡N會立刻出現三個龍飛鳳舞酣暢優美的大字———雲之南……。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