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雲之南(之二)

少君

“紅土高原的陽光,燦爛得讓人落泪。

我的太陽,你從秋天堥茪S循深秋而去了。滇西的古道上,你的笑容突隱突現,伴隨著昨日的小別,那樣悠然,那麽讓人捉摸不定……”

這是後來我在報紙上看到她所寫的散文的一個開頭。對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幾十萬人口的佤族,我所有的瞭解就是小時候的一首歌《阿佤人民唱新歌》。只知道他們生活在遙遠的深山堙A以原始方式取火耕種。我第一眼見到她時,就感覺到她的眼睛與衆不同,淡棕色的眸子特別的亮,深凹進去的眼框明顯與漢人不同,特別是那濃黑的眉毛猶如剛染過一般,讓人不可能不想到詩和歌……。

由于她的極力推薦,我們飛到了五朵金花的故鄉,來到了古城大理。據有關大理的史籍記載,“大理”一詞來源于南詔國第十一世王世隆的國號“大禮國”。“禮”與“理”諧音,爲“大治大理,富國興邦”的意思。“大理”一詞最早始見于後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建立的“大理國”,以國號的形式出現。此後“大理”一詞便被沿襲成爲以洱海爲中心的白族地區的專有地名。南詔第十一世王世隆在位時期,南詔正處于內憂外患的時代,世隆極力倡導佛教,廣建寺廟,興起學習中原漢文化之風,想“以禮治國”,力圖來維護搖搖欲墜的統治,幷于唐額宗大中十二年(公元859年)改國號爲“大禮國”。唐昭宗天複二年(公元902年),權臣鄭買嗣殺了南詔第十三世王舜化貞,滅亡了存續近200年的南詔國,奪得政權,建立“大長和國”。在大長和國建立後26年(公元927年),節度使楊子貞殺了大長和國第三世王鄭隆各,滅了大長和國,擁立清平官趙善政爲國王,國號“大大興國”。過了10個月,楊子貞又廢趙善政而自立爲王,國號“大義寧國”。後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通海節度使段思平聯合滇東三十七部,滅了楊子貞的“大義寧國”,建立了“大理國”。“大理”開始以國名在史籍中出現。段建立政權後,實行新政,改革舊治,推行禮治,便取國號爲‘吹理”,意思是大大調理各方面的關係,以適應生産力的發展。“理”與“治”同義,“大理”即“大治”的意思。

大理白族自治州位于雲南省中部偏西,地域遼闊,山川秀麗,四季如春,是一個居住著漢、白、、回、傈僳、藏、納西等26個民族的地區,其中白族人口占多數人,由于電影“五朵金花”而聞名于世。

大理的風光以蒼山洱海最著名,洱海又名昆明池,古稱葉榆澤。位于大理蒼山之下。因湖狀如人耳,故名洱海。北起鄧川,南至下關,湖岸長達百餘公里。北、西、南三面爲沙岸,東面多岩岸。湖水透明清澈。洱海水經下關的西洱河流入漾濞江,再彙入瀾滄江。

我們的導游是位非常美麗的白族小姐,她先讓我們品嘗了“頭苦,二甜,三回味”的“三道茶”後說,白族人自稱‘泊子”‘帕尼”、‘它夥”,其他民族則稱白族爲“勒墨”、“那馬”等。漢文史籍中對白族先民的稱呼隨著歷史時期不同而變化:漢代稱“滇獎”、“昆明蠻”,唐代稱“洱河蠻”或‘名蠻”,元代稱“愛人”或‘怕人”,明朝在大理地區廣泛實行漢族軍屯,與白族土著交錯雜居,故白族稱漢軍屯戶爲“軍家”,而漢軍屯戶則稱白族爲“民家”。

在乘船游洱海時,在這位只有十八九歲的仙女的陪伴解說下,只覺得的湖面開闊浩渺,加上蒼山的壯美和小島中雕樓彩榭,讓人想起太湖的磅薄和西湖的靈秀,但是有一點,却是太湖和西湖無法比擬的———那就是它的蔚藍,它的不帶人間烟火的清澈。那種藍,像雨後的天空,更像湛藍的水晶,透明,純粹,帶著一種神秘的靈氣。這不僅僅是因爲自然環境好而且沒有污染,也是因爲這堛漱H也是非常的單純可愛,才造就了這份稀有的清純和美麗。四個小時的行船,我始終靠在船舷上看湖看山,看那清澈蔚藍的水天一色之,看漁民獨自垂釣,看太陽慢慢照亮那些彩雲,什麽也不想,靜靜地任湖風吹拂,整個人表堣@片清凉。

導游小姐說早在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白族先民就在以蒼山洱海爲中心的大理地區生息繁衍,在河旁湖濱的臺地上創造了早期文明的農耕文化,過著農耕漁獵的定居生活。從兩漢至唐初,白族先民在漢文化以及其他外來文化的影響下,不斷地分散和聚合,先後形成“東西洱河蠻”、“白子國”、“渠斂詔”及

“六詔”等酋邦,自公元738年蒙會詔主皮羅閣統一洱海區域建立南詔政權後,曆鄭、趙、楊三朝及大理國500多年的交融與整合,形成了白族共同體。

白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白語支。在中原文化的影響下,白族地區從唐代開始就被稱爲“人知禮樂,本唐風化”的禮義之邦,世世代代的白族人民創造了輝煌的歷史與燦爛的文學藝術。形成典籍的文史專著蔚爲大觀,如《德化碑》、《南詔野史》等一直流傳至今。白族崇信佛教,尤其是密宗阿籲力教派。元代郭松年在《大理行記》中稱:“此邦之人西近天竺,其俗多尚浮屠法。家無貧富,皆有佛堂,人不以老壯,手不釋數珠……”乃至後人有“蒼洱三百六十寺,夜半寺寺聞鐘聲”之說。

在服飾方面,白族崇尚白色,男子多著白色對襟衣外罩黑領褂,女子穿白色右杠上衣,外加紅、藍、黑領褂,腰系圍裙。未婚女子頭飾常用辮子纏花頭帕,一側垂白色流蘇。已婚婦女挽卷包頭巾,服飾色彩趨于沈著。婦女佩戴耳環、手銷以稱爲“三須”的銀質胸鏈。白族服飾的特點是結構緊凑,色調對比强烈。最引起我好奇幷謀殺我不少膠捲的是他們的住房:白族村寨有基本保持一致的格局,即每個村寨均有本主廟、村門、街場、巷道、風水樹、公共照壁。戲臺以及公共墓地等部分組成。白族民居院落則流行土、木、石結構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馬轉閣樓”等形式,房屋均爲一樓一底的兩層房屋,二樓有重檐或木雕欄杆。院子寬大,多數砌有花台。其居家特別講究門樓的裝飾,常用花磚砌成飛檐斗拱,幷飾以浮雕、彩繪,顯得富麗堂皇。

在大理,古城是一個情結。透過這個情結,似乎可以看到有一種聲音,從遠古傳來,彌漫在鉛灰色城椌漸|周,把一個西南小城,浸潤出了大國王者之氣。

江南的古城,如江南的女子,綠裝紅袖,水做的骨肉,在暖風中纖纖的腰枝早已被醺得嬌軟無力,走過,一邊是槳聲燈影,一邊是烟花三月。中原的古城,象虬須的漢子,橫刀立馬,飽脹的筋骨,在罡風之中挺拔的身軀更顯威嚴,走過,一邊是殘垣斷壁,一邊是朔風蕭雨。而大理與這兩者迥然不同,她既涵蓋了兩者的陰柔與陽剛,又自成了獨立的秉性。春天堙A花開的時候,蒼山積雪融化,清冽的流水順著青石鋪就的街面緩緩流過,你似乎就看見了三月的江南;冬天堙A飄雪滿地,城楰j縫中的衰草在肅殺的風中搖曳,你又會覺得身在中原。這就是大理。大理人也沾上了這份性情,既有熱情,又有孤傲,既不拒朋友,又不畏强敵,自古如此。大理古稱南詔,這是一個敢與强盛時期的大唐王朝抗衡的邊地小國,天寶十年(公元751年),唐朝國相楊國忠“欲求恩幸立邊功”,派鮮于仲通統率精兵六萬,征伐南詔,欲玩南詔于股掌中,南詔王閣羅鳳先修書講和,但鮮于仲通剛愎自用,不允,于是戰起,唐軍大敗。天寶十三年,楊國忠又派李宓、何覆光率十余萬大軍再次南征南詔,戰爭的狀况在史書上留下了十六個字“流血成河,積尸壅水,三軍潰衄,元帥沈江”。事後,大度的南詔與唐朝修睦,閣羅鳳下令搜集唐朝戰死將士的遺骨,修築“天寶大唐將士墓”,立“南詔德化碑”,以昭後人。

大理就是用她從遠古傳來的聲音,吸引了衆多觀光客,有走馬觀花的,有駐足細品的,但真正能品出味的還是大理人,“家家門前有流水,戶戶庭院皆種花。”是大理的特色,似乎這個不算什麽,好多城市都是滿街鮮花,但自古形成的習慣和人爲造就的景觀相比,前者就要比後者自然得多,在古色古香的街邊上,看到有一些老頭老太太在賣花,無數次來過大理的布饒依露說這種賣花,應該說是大理人的一種生活方式或者是生活狀態,他們大多不太看重自己的生意,早上兒子孫子幫他們把花擺出來,他們就三五成群地有一句無一句地閑聊,有人來了,隨便花兩個錢就買上一兩盆杜鵑或是茶花,多數的花成了街上的裝飾。

我在街上碰到一個已安家在此的美國小夥子,他說很多和他一樣把家安在大理的外國人,當初是拿著本旅游小册子,準備周游世界的,到了大理以後,就改變了主意,留下來不走了,有的走了又來了,他們也在街上養花、讀書、收集大理石、彈洞經音樂,或者乾脆做了大理人的上門女婿,開一個酒館,接待同胞。

大理還是滇緬、滇藏公路交彙地,滇西的交通樞紐;是歷史上中國與東南亞各文化交流、通商貿易的重要門戶;是唐代南詔和宋代大理國五百年都邑所在地。在這個素稱“文獻名邦”;以“風、花、雪、月”著稱的大理,我們走馬觀花地參觀了大理古城、南詔崇聖寺三塔,劍川石寶山石窟和蝴蝶泉的山光水色。

在大理古城南文獻樓上有一塊匾額。這塊匾額,鬥大的字,綠字黑底,耀然醒目,是清康熙四十年(公元1701年)雲南提督偏圖所寫。偏圖是漢軍正白旗人,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任雲南提督。而當時的雲南提督衙門就設在大理。文獻樓是一座兩層歇山頂土石木結構的鎬樓,橫跨在南人大理古城的通道上。路兩旁是兩排依依楊柳,富有古詩意境,是官府迎送賓客的門戶。

樓上鑲聯,其一爲大理近代文人周仁撰的長聯:“溯漢唐以還,張叔傳經,杜公講學,碩彥通儒代有人,莫讓文獻遺風暗消在新潮流外;登樓臺而望,留嶺夕陽,鶴橋小路,熙來攘往咸安業,但願妙香古國常住于大世界中。”其二爲佚名氏的“百二山河雙鶴拓;千秋文獻一樓存”。樓檐上除格外顯目的“文獻名邦”匾外,還有衣獻樓”、‘南詔故都”等匾額。樓的東暀W還鑲嵌著一塊刻有“張叔盛覽故里”六字的石碑,傳說漢代大理人張叔盛覽負整外出求學,是大理最早的漢文化傳播者。這些碑刻格聯都是張揚大理人杰地靈的,使外來者未進城即感受到大理文化之風,建樓者頗具匠心。

“文獻名邦”一詞常爲大理人所提起,“文獻”二字的含義爲:“文,典籍也;獻,賢也。”用現代的話說,“文”指的是有關典章制度的文字資料,“獻”指的是熟悉掌故的人才。因此,“文獻名邦”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是要有豐富的能够反映當地政治、經濟、文化的典籍,二是要有精通典籍的人才。因此大理人認爲他們這個古城具有上述的兩個特點,起碼在雲南當之無愧。

即使在最喧鬧的時候,大理也是寧靜的,那一份古樸像是消聲器,經過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積澱,時光幫她剔除了喧囂、浮躁、苟且、驕矜、冷漠、哀怨……漸漸養成了寵辱不驚的品格,像是一千多年前,祖先的那份品格,似刻在“南詔德化碑”上的謙遜與寬容,又似城邊崇聖寺三塔的鎮定和從容,雖經歲月的滄桑,而不失英雄本色。初游大理不需要多少歷史功底,但把大理作爲一個歷史的概念來看,也許你再有多少歷史的功底也顯得不够,大理城雖不大,但大理像一眼深井,你從中取水,無論多少,總是不會幹的,大理是一個歷史的概念,又是一個未來的概念,是一個自然的概念,又是一個民族的概念。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