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吾以吾心鑒歸程

——試論少君散文中的新移民心態

李寒露

內容提要﹕

新移民心態是新移民對生命深層體驗的情感內現,也是新移民文學創作的源泉,這是由新移民心態的特質所決定的。現移居美國的少君是新移民作家中的杰出代表,其氣勢恢弘情感細膩的回歸系列散文,是他作為網絡作家在信息把握、個人才識和精神狀態的相互闡發,也是他傳統文化心理與異域文化相沖突而尋求出路的產物。無論是這些散文描寫的自然景觀、人文風俗,還是其中展示的淵源歷史,都極其強烈地反映出少君虔誠的回歸心靈。這種心態的流露,也是以少君為代表的世界新移民作家對華夏歷史文化和民族情結自覺追求的必然產物。

關鍵詞﹕

少君  回歸散文  回歸心靈  新移民文學

《辭海》中對“移民”一詞的釋義是﹕(1)遷往國外某一地區永久定居的人;(2)較大數量,有組織的人口遷移。前者的英譯是“immigration”,後者則為“resettlement”,此處指前者(但在某種意義上,兩者有相通之處,此文不另行說明)。那麼新移民又是如何定義的呢?海外的“新移民”主要始于改革開放初期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北美行》編委會 的一次關于移民文學的座談會上,主編老路指出﹕“新移民是指那些從八十年代以來到現在來到美國的華人,包括留學生、學者以及其他形式的移民”。就目前而言,世界華人中的“新移民”只要集中在北美,這是不容質疑的。隨著八十年代的出國熱大量的學子、學者負笈海外,由於受到個人素質、文化和價值取向沖突、社會發展水平差異等影響,有的出國者不能適應新的環境,而有些人士則面對生活的巨變沉著冷靜,盡顯強者風範,成為出國人流中的嬌嬌者,一舉變為成功的新移民。

許多學者對移民心理現象進行研究,從社會心理角學度引出一門新興的“移民心理學”,主要對移民過程的各類心理學問題,如移民過程中的心理現象、移民個體與群體的心理特點、動機、行為、交往、溝通、沖突、社會角色轉換、社會心理承受能力等進行研究,而對新移民心態的研究似乎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切入口。值得欣慰的是,伴隨著新移民的生活境遇和心靈嬗變而出現的新移民文學為人們了解新移民心態提供了對象。新移民文學成為一種不可忽視的嶄新的文學現象。早期的《北京人在紐約》、《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等作品出露鋒芒,嚴歌芩的海外移民短篇小說《少女的漁》不僅比較深刻地寫出了中外文化在個體經歷中的沖撞,還寫出了這種沖撞在任務性格及精神層面上的影響,但這是微不足道的,跟前兩者一樣,“表現的是人物的個人經歷,並沒有深入到新移民的心態及情緒發展、對自己歸宿的考慮以及對未來的思考”。

近年來,新移民文學的實力派作家——少君被廣為矚目,這位才華橫溢的北美新移民作家有著豐富的人生體驗和縱橫東西方文化的精神頓悟,他的作品通過網絡等媒體廣為流傳。其《人生自白》系列小說更是一部新移民的心靈史。公仲先生曾經指出﹕當今的海外新移民文學是在世界華文文學正面臨著文學觀點日漸陳舊,文學視野日趨偏窄,思想意蘊日顯膚淺,語言文學功底日益單薄的嚴峻境況下誕生的。而少君及其作品的出現,則打破了沉寂多時的新移民文學,在海外掀起了新的波瀾。今年八月,少君網上點擊逾千萬的《人生自白》由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這使少君的名字又一次在文學界響亮起來。新移民文學文本的走向成熟,為學界研究新移民心理提供了素材。南京大學中文系的郭媛媛博士從一篇篇、一本本少君的文本出發,用本我、自我、超我的心理分析法,解讀少君那與中國傳統文化已經出現差異的現代新移民心理,開創了對新移民文學及其心理研究的新方向。郭博士指出,少君的新移民文學(網絡文學)創作,是一種精神的回歸、文化的尋根層面上的行為。是的,少君的大量作品,特別是在其游記散文中,流露著一種前列的回歸心態,而這種回歸心態又在其回國游記散文中更顯特色。

少君,原名錢建軍。這位八十年代留學潮中的成功人士,曾任美國匹茲堡學研究員和國內三所重點大學(同濟大學、廈門大學、華僑大學)的客座教授。如今少君退隱于美國鳳凰城,專事讀書。少君六十年出生于北京的軍旅之家,曾因參加過“四五運動”而受過磨難,18歲考入北京大學習聲學物理,畢業後當過《經濟日報》記者,參加過中國政府一些重大經濟策劃與研究工作,1988年赴美國德州大學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學成後歷任美國兩所大學的研究員和美國TII公司副董事長,並兼任國內外十幾所大學的教授之職。少君先後出版了詩集《未名湖》,社會問題研究報告《現代啟示錄》、《西部報告》,小說集《大陸人生》、《願上帝保佑》、《一只腳在天堂》、《愛在他鄉的季節》、《人生自白》,以及文學評論集《漂泊的奧義》、《北美華文創作的歷史與現狀》等。少君的散文創作也高產,而且每篇必是七八千甚至一兩萬字。《德意志巡禮》、《再見,達拉斯》、《網絡哈佛》、《維也納交響曲》、《從米蘭到威尼斯》等盡顯世界文化歷史和少君足跡,而《台北素描》、《解讀重慶》、《雲之南》、《走近澳門》、《上海三六九》《周莊潔茹》、《山光水色武夷山》、《煙雨南京城》等則屬於回歸系列散文,其中的自然之趣、人文之情、史政之理加之少君的心靈之智,構成了這類散文獨特的氣質,也強烈地表達了少君新移民心理的特質。

少君的散文素有“帶著歷史出游”之稱,最近有人稱為“里面密密麻麻堆放著那些城市歷史的硬數據,雜以純個人的活動和感受”。是的,少君的散文隨處是歷史卻讓人讀而不厭,隨處是自然風情又讓人浮想翩翩,一幅幅濃墨重彩底蘊深厚又精雕細琢情思流溢的風情畫讓讀者應接不暇。少君的散文氣勢恢弘、境界開闊,優美的語言和精致的結構加上少君本人厚重的人文積澱、多變的思緒和細膩的情感使他的散文被中國著名新生代作家黎陽稱為“一幅長天綠水、花光百里的風情畫卷”。少君的回歸系列散文,似乎是一個世界華文作家倚著個人才識、攜帶歷史、用一堆看似庸冗的文字展示的浩繁信息,而恰恰在這信息中,他用宏闊的視角深切表達了一個海外新移民作家對華夏歷史、文化的珍愛和渲染以及他那顆反樸歸真的心靈。這不僅出自他由軍旅之家的出生到名牌大學的學習,由工程師、記者到公司經理的轉變,由行走中南海到移民海外和由物理學到經濟學再到文學的人生豐富體驗,更出自他近年來專心文學創作、學問研究和對社會、歷史、人生的深切感悟。我們可以用少君的十來篇回歸散文來見證這樣一句話﹕山水雲雨親吾鄉,都井鄉莊戀吾園,史話繁言攬天地,吾以吾心鑒歸程。

(一)山水雲雨親吾鄉——自然之趣

“嘉陵江的水碧綠清透,江旁山峰疊嶂。煙雲冉繞,宛若仙女舞動她們柔弱的身體,衣袂隨風而舞,峻秀一如一幅山水墨畫,濃淡相宜,濃處深沉淡處輕盈,雲、霧、山、水都在這濃淡中過渡得不動聲色,雲中有山,山下有水,水靜映山,而江之深處又掩蔽在煙霧之中,唯見輕煙中的山如翠障把水路隔斷。”這是出自少君2003年上半年創作的散文之一《解讀重慶》中的一段話。從中國傳統的緣情觀念和西方的移情理論中,我們很容易地發現,散文中的寫景,是文本自身的需要,是作者“凝神”之所在。少君回歸散文中對自然景色的描寫隨處可見,無論是開始的那段江夜景色還是在他更新的作品《台北素描》中,一幅幅美麗的風景畫讓讀者留連忘返,把讀者引入一個為之向往甚至著迷的人間天堂。這些傳奇美麗、生機黯然的自然地理景觀描寫,使我們清晰地看到了少君對自然的那副忠腸。穿梭于海外風雲之間,行走在鋼筋混凝土的都市,面對壓力重重的熱世紅塵,少君懷著返樸歸真的心,在他營造的文學世界里,努力親近每一方熱土每一片芳華,傾情地描摹它們的美。這種對華夏風光的傾心贊美,對大自然的真摯情愫的流露,正是少君身為一名成功的海外新移民在心靈上回歸自然的表述。

在《台北素描》中有“三月是陽明山的花季,梅花才悄悄露過臉,杜鵑、茶花亦已蓄勢待發地搶著當陽明山上的最佳女主角,而枝葉落盡看似與世無爭的腓寒櫻也不甘寂寞一株接著一株開放,仿佛被春天喚醒,甚至台灣特有種鳥類如台灣藍鵲、紫嘯鶇等都來于我們不期而遇,由櫻花織染出大塊的粉綠相間素淨之美,偶爾飄來的薄霧,更為這迷人的櫻花嬌客罩上一層神秘的面紗,擄獲無數賞花客的芳心。爭奇門檻的杜鵑及滿山遍野櫻花,令人眼花繚亂。春季霧雨初晴,沖刷洗亮得陽明山更加亮麗。花朵隨風搖曳,淡紅點點,伴著雲霧迷漫如海”。在當代大量的寫景散文中,似乎很難找到有神韻有創意的佳句,更多的是讓人產生虛飄、酸窘、妖滑之感,而少君的游記散文,融識于景,投智于形,擲趣于情,既可見長天綠水,有可賞百里花光。但是,在少君描述自然景色美麗的同時,內心雖是無限灑脫和愜意,卻也存在著人類面對自然時產生的另一種感慨。在《山光水色武夷山》中,“沿著來時路踏著來時的腳印在暮色中走向山外,血一樣的最後一縷夕陽灑下一片斑斕,透過望得見的那一線天空,沒有飛鳥掠過,沒有樹聲瑟瑟,一切都是寧靜而祥和的”;在《解讀重慶》中,“太陽的余輝照來,古意的背影,透出一種莫名的寂落,籠罩在來來往往心懷滄桑的人們身上”。這種“軟弱”的、“下降”的表述言辭顯然與少君易感的心在大自然的質樸美麗前顯出的回歸心態是異質而同構的。

在《周莊潔茹》中,少君以柔情和詩心展示了一幅江南水鄉的迷人景色。“水”是這篇散文的主角,少君在水的氛圍里盡情揮灑回歸的心。“古鎮周莊,以古揚稱,以秀揚名,以水為美,以橋為奇,以景為畫”,“周莊是水的世界,古鎮四面環水,猶如浮在水上的一朵睡蓮”,“水不僅可以流過門前,還可以流過庭院”。水給人清新,給人靈動,水是平常不過而又十分奇妙的東西。古代文明的誕生就是在水邊,像中國的長江黃河,西亞的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水的歸宿的什麼?匯成小溪,聚成江河,融入大海,那就是它真正的歸宿。水是這個世界上最珍貴卻有最不可琢磨的東西,水的清澈只取決于人!當他要離開水鄉周莊的時候,一種離愁別緒涌上心頭,這是對“水”之家園的眷戀,“人生中有過離家歸家的經歷,就不難感覺到這種黯然”,少君已經把水鄉周莊視同了他的精神家園,縷縷情愫滲入其心,“當我融入過她的潤澤靈動,無論我距離她千山萬水,思緒總會時時被牽引。即使醒時,哪怕夢中。”

(二)都井鄉莊戀吾園——人文之情

少君關切人文景觀民俗風情,這是使他的游記散文“像排律交響樂,豐富洪厚”的一大原因。在他的系列回歸散文中,他用坦誠的心,主動融入所到的每一座城市每一個莊園,無論繁華街市還是石板雨巷,少君感悟著歷史文化的驚喜和積澱,通過一系列精雕細琢,表達出他出他對社會的洞察,對明天的追求以及自己對整個社會人文的關懷,他讓讀者如入其境如品佳釀,在增長見識愉悅精神的同時還得到靈魂的升華。“作為赴美新移民作家的代表少君,深受西方文明的燻陶。同他的許多同齡人一樣,他們在文化價值觀的取舍上,不約而同地傾向西方社會、西方文化。然而在追求自身真正的精神家園,在真正想得到的靈魂的慰藉和休憩的時候,母國文化、傳統文化就是最好的瓊汁玉露,如影相隨,相生相伴”,黎陽的這段話可以明確地說明關注傳統文化、進行人文關懷就是人類自身心靈的回歸。少君這位稱得上文化名人的作家,在其系列散文中成分展示了這一點。

《台北素描》應該是少君領悟都市文化最為成功的一篇散文。少君向讀者展示的是一個全面的台北,從街道到公園,從“的哥”到市長,從吃喝到行用,一一觸摸,一一特寫。“游逛在台北的大街小巷中,則會很快發現,簡直就像神游大陸版圖一樣”,“西南方的青海路、昆明街,西北方的迪化街、酒泉街,東南方的廈門街、溫州街,東北方的遼寧街、松江路等”,這歷史與時代的產物確實讓在大陸生活過的旅人產生一種親近感。文章對台北故宮博物院的詳盡介紹是台北“多種性格的美麗”中最富態最驚心的,“限於展出場地,台北故宮每次僅能展出各類文物1700余件。如果三個月換一次展品且不重樣,大約可供展100年”!“‘翠玉白菜’是一顆鮮嫩欲滴的玉石‘白菜’,菜葉自然翻卷,筋脈分明……”,讀罷此段,如身臨其境,眼前皆珍品。“High在西門町”部分是由一幅幅動態的畫面組成。“不到西門町就不知道台北的熱鬧”,西門町的紅樓是“一本西門町的興衰史”,而西門町又“演繹著台北這個大舞台的開幕和落幕”。少君對台北人文風俗的描繪,不只停留在詳盡的敘述和精妙的文辭上,他還用心于文章的內在營造。在對中正紀念堂和國父紀念館的描繪中,少君對這“台北的精神中心”之所顯然沒有太多的個人感情介入,而是用筆洋洋灑灑地寫下來,這恰恰是他的妙處,在冷靜的敘述中展露了風格,自自燃然地營造出了看似無情卻有情的世界。在這個“平衡得十分微妙的世界”融入了他對“的哥”及其滔滔不絕質樸言語的親情關懷和在通宵書店里精神回歸的價值追求,也融入了他對迪化街充滿歷史滄桑和現實無奈的沉重觀照。

少君發表在《北美行》上的散文《煙雨南京城》是他對“秦淮文化”的一次冷靜思考,展示了他造詣頗深的歷史文化底蘊。秦淮區涵六朝文化、明文化、科舉文化、民俗文化、飲食文化、建築文化于一身,集中了大量古跡園林、畫舫。古時的文人墨客贊頌秦淮的佳句不勝枚舉,像劉禹錫的“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煙斜”,還有李白的“三山半落青無處,二水中分白鷺洲”等。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博士生導師董健教授認為,秦淮文化有著極為豐富復雜的內容,它不僅表現在六朝遺跡、青樓妓女、夫子廟建築、秦淮河風情等物質外殼上,更重要的在於其精神內涵。秦淮文化不是輕易好表現的。少君對秦淮文化的表現,並非只用一堆硬數據來填充讀者的大腦,而是把自己的心、秦淮河、讀者三融一體。“十代繁華,文采風流,甲于海內。在我的想象里,秦準河該是一條漿聲哎哎、畫舫來往、酒旗低迓、靚女如雲的地方。要知道,這可是一條萬古多情之水,從秦始皇東巡金陵,開鑿河道,破除王氣,引準水北流入江算起,……一直在流淌的水啊。”少君透過歷史,一句“萬古多情”概括出秦淮文化的核心所在。無論是“槳聲燈影連十里,歌女花船戲濁波”、“畫船簫鼓,晝夜不絕”,還是<<桃花扇>>里所描寫的“梨花似雪草如煙,春在秦淮兩岸邊,一帶妝樓臨水蓋,家家粉影照嬋娟”,無論明代的燈船仍舊火光閃耀、夫子廟里物異人非,還是南京特產油炸臭豆腐和招牌小吃板鴨、血鴨豆腐湯,“多情”二字燭照秦淮。

此外,少君《解讀重慶》中對“火鍋”的敘述﹕“和北京的火鍋相比,重慶火鍋更有陽剛之氣”,“豬肉、牛肉都是大片大片的,白菜用手撕成整張,鱔魚根本不要洗,連著血水就倒進鍋里。老灶火鍋則是土灶加粗瓷大碗,更顯豪放!”“辣是重慶火鍋永恆的主旋律”,“火鍋只有一個顏色——紅”,把重慶火鍋的特色立體地呈現了出來。此外,少君在《周莊潔茹》中的“以河成街,橋街相連,依河築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過街騎樓,穿竹石欄,臨河水閣,古色古香,水鎮一體,呈現出一派古樸、明潔的幽靜”,把江南水鄉古鎮周莊的風情整體展現。少君在《徽州三學》里有對“理學、樸學、新安醫學”的介紹,在《上海三六九》里有把“弄堂文化”與北京的“胡同文化”對比而徒現出的上海地域風情。等等這些,用南京大學郭媛媛博士的一句話來說,就是“作為一個‘稱職’的游客,少君顯然比一般的游客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游’之目的所在”。

(三)史話繁言攬天地——史政之理

在少君的一系列游記散文中,他有意地對每一個城市或地區的歷史和現實做詳盡的回顧和展示,在深厚和廣博中呈現出所游城市或地區的整體氣氛,表現出他對待歷史、文化的景仰和珍愛。“歷史是刻在時光隧道上的光標,它無法被篡改”,散文中大量歷史的陳述,構築了少君及其散文的底蘊和魅力。史話繁言攬天地,在他回歸系列散文的深處,少君發掘出了他所游每一個城市和地區“奮斗和探索、苦難和驕傲固化出的光環”。如果把少君的散文比作一組畫,那麼他有意穿插進去的有關所述之地方方面面的歷史,則構成了這組畫的整體背景,泛化出像老照片一樣的暗黃,中間透射出悠遠和滄桑。少君,則如“一個懷揣著老式左輪手槍的職業殺手”,冷靜地站在一旁,有著強者的風範勝者的威儀,而眼神里卻滿是宗教徒禮拜似的虔誠。

少君對歷史的景仰和珍愛是通過一種如數家珍式的炫耀和史實回顧來達到的。每次出游,有著強烈現代意識的少君先作功課,利用網絡給他提供的詳盡資源,對所游之地的歷史作全面了解。這點可以在《煙雨南京城》中得到確切證實。

少君對歷史的呈現並非讓讀者陷入歷史的囚籠,而是從中發掘出一顆現代的心,這是一顆閃耀著炎黃血色、躍著現代文明之光的心,是一顆永不疲憊卻渴望回歸的心。在《台北素描》中,黃皮膚黑眼睛的少君,身上流淌著的炎黃之血,因為一個日本名字“西門町”而引出的台灣“日本情節”和台灣與日本復雜而久遠關系的敘述,而更加沸騰起來。他客觀地訴說了“日風”,又嚴肅地回顧了早自甲午戰爭以來有關台灣與日本相關的歷史,還特意例舉了《開羅宣言》中“日本所竊取于中國之領土,例如滿州、台灣、澎湖列島等,歸還中國”。在此文中,少君對台北故宮博物院的由來及其內文物歷史進行了介紹,並發出了“由於歷史的原因”,“造成海峽兩岸處於分離狀態,亦使得這些中華瑰寶也分離在兩岸故宮博物院中”的感慨。這也集中反映了少君新移民心理中對母國歷史文化的珍愛。

“其實每個城市都有每個城市的過去,而這唯一的過去,奠基了這個城市的現在和未來;這過去凝集下來成為歷史,這歷史就構築了一個城市的底蘊和魅力;而底蘊和魅力的更深處,是人類的奮斗和探索、苦難和驕傲固化出的光環”,在系列回歸散文中,少君對台北、澳門、上海、重慶、南京、泉州等地的歷史演變作了清晰而詳盡的介紹和回憶。他把這些城市的歷史作為了一個整體來思考。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作為社會主體的人,又何嘗不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過去呢,這“唯一個過去”真的奠基了人的“現在和未來”?少君是城市人化還是人化城市,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少君內心會不會在僵硬的歷史面前變得冷漠麻木,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少君覺得“累”過,但這只是作為打拼海外的新移民之共同心理,它可以讓人聯想到唐代詩人賈島的思鄉卻略帶溫情的“客舍並州已十霜,歸心日夜憶咸陽。無端更渡桑干水,卻望並州是故鄉”的詩句。少君由塵世的放逐到心靈的回歸,在他對歷史的一次又一次的展現中成為可能。

在少君的游記散文中,其中的歷史“插曲”,很多都是用的同一種聲調——平實。歷史無情人有情,少君並沒有把太多的個人感情融入到史實中去,而是讓在閱讀中自己去領悟歷史的艱難曲折與警示,讓讀者在繁言史話中體會他的深厚和廣博。在《走近澳門》中大段大段的史實,在《煙雨南京城》中對南京城的詳盡介紹,在《解讀重慶》中對山城沿革的敘述,在《雲之南》中對雲南歷史的回顧……少君尊重歷史,在史實面前沒有一己之私見,從而獲得了深厚和廣博。但是,少君最近的散文《台北素描》中,卻一改以往之風格,在已經形成的風格上有了新的突破,即作為“功成名就”後的新移民作家在心理上的重塑。在《台北素描》中,少君融入了他對台海局勢的極大關注,無論是在文物共享方面還是在台灣政局與經濟蕭條方面,都折射出了他散文寫史的新觀念。但這並沒有失去他散文的深厚和廣博,反而更加深了他在歷史選擇方面的理智。少君的這一轉變,是他經歷海外風雲世事變遷後的心理調整,也是他作為一個縱橫商界文壇的“多面手”的仗義執言,更是少君作為新移民作家在心靈回歸上的必然選擇。

少君作為海外移民的一分子,他的日常生活環境顯然與其他新移民具有共性,在少君的文學創作中就不同程度地表現出了這些共性。在他的散文里,少君透過生活環境的表層,表現了更深的精神層面。在這精神王國里,少君跟其他新移民作家一樣,在生活方式、思維方式、語言方式以及風俗習慣、文化傳統、心理素質等存在極大差異的他鄉,用粗筆、細筆傾情繪寫社會人生,用抵達內心深處的母國情結尋找回歸的每一個節點。少君的回歸系列散文就是以他為代表的世界新移民作家對華夏歷史文化和民族情結自覺追求的必然產物。

少君在擁有新移民作家身份的同時,還是一個網絡作家,而且還是“網壇鼎鼎有名的才子作家”、“網絡文學第一人”。劉勰有雲﹕才有庸口,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並情性所爍,陶染所凝,是以筆區雲++,文苑波詭者矣。少君個人的氣質、稟賦以及他後天的陶染,是他今日“功成名就”的主要因素。作為新移民中的一個佼佼者,作為新移民作家中的杰出代表,作為網絡文學的“第一人”,透過少君頭頂的光環,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我們從個體社會心理進行分析,少君的思想、情感和行為不同程度地受到他人和群體的制約,而在人際吸引()和社會助長(Social Facilitation)方面特別明顯。人際吸引是人與人之間因各種因素而形成的交友、喜歡和親遠的一種現象。少君的世界觀、藝術素養、個人經歷、稟賦、氣質、學識決定了他的社交對象,這在他的游記散文中全面地體現了出來,從省長市長到總裁客商,從學者教授到編輯記者作家……方方面面都涉及到;在社會助長方面,少君發表在網上的作品有上千萬字,像《人生自白》的點擊量就逾千萬次。在眾人(網絡讀者)的注意下,少君加強了個體創作的動力,在眾人面前表現出比自己單讀作業(相對於傳統寫作)時更好的成績。雖然是在網上,但文學文本的創作規律是沒有變化的,少君仍舊是用心在寫作,他“保持正直和坦誠”,“用心看透人生”、“用筆超越人生”。

從少君的個案分析,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少君是一個新移民及新移民文學的杰出代表,一個網絡文學創作的揚帆起航者。從少君的回歸系列散文看新移民心理,看的就是新移民的回歸心理,看的就是新移民對華夏歷史文化和民族情結自覺追求的心理。值得欣慰的是,這些我們都看到了,而且我們還看出了少君這個特例另外的一部分——對網絡文學的貢獻。

但願少君前方的路越走越寬廣。

參考文獻﹕

1)、《台北素描》、《解讀重慶》、《上海三六九》、《走近澳門》、《煙雨南京城》、《雲之南》、《周莊潔茹》、《山光水色武夷山》等    少君 散文

2)、《心靈的回歸 自我的超越》  作者本人  美國《亞省時報》2003.8.1B3

3)、《〈平面的邊際人生浮沉錄〉——少君小說論》 郭媛媛 南京大學 博士論文

4)、《最憶此生、此情、此景  少君散文論》 郭媛媛

4)、《天地任逍遙——<愛在他鄉的季節>序》  白舒榮 《世界華文文學》雜志社長兼執行主編

5)、《橫看成嶺側成峰-----海外新移民文學縱覽》  陳瑞琳 美國《自由人報》總編輯,文學評論家

6)、《追求“不朽”的少君》  湯本 美國克萊蒙研究院亞洲中心主任、研究員

7)、《關于新移民文學的探討》  老路 陳瑞琳等(《北美行》編委會)

8)、《現在的網—少君小說集序》  劉醒龍(著名作家)

9)、《別是一家的少君散文》  黎陽(新生代作家)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