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點擊:少君個人主頁(之

郭媛媛

A,活著就好--讀小說集《願上帝保佑》

或許由於人類祖先亞當和夏娃擅自品嘗了禁果的緣故,我們這些後代不得不承受失樂園的痛苦:一步一個磨難,一走一個血印。人類在茫茫蒼穹中獨自面對爲人的艱辛,上帝沒有伸手。於是,願上帝保佑,幾近於一種無奈的乞求,與無謂的安慰,這就是筆者讀北美華文作家少君的報告體系列小說“人生自白”系列《願上帝保佑》的第一印象。

這是一個匆忙的世界。人們忙著賺錢,忙著發展;忙著做夢,忙著享受。國內忙不下了,再往國外忙;公開的事忙不過癮了,就去地下忙。每個人都有一個完整的世界,不管這世界是否有了裂痕,底下是否已有暗流。回憶是昨天的,人們都無怨無悔地活在今天,或者說是爲今天而活。由此,少君的“人生自白”中,雖有太多太多的苦難,但他的人物,仍然個個底氣十足,活得有滋有味。無論是《按摩女》,還是《送煤工》;無論是《囚徒》,還是《歌星》。強烈的生命意識,是少君《願上帝保佑》中一道亮麗的底色。由於少君把人歸依到生命本位上去觀照體察,這樣他的作品就有了濃郁的生命氣息。以做祖母的年齡進入一段《晚戀》中的她,就因爲“畢竟是個女人,無論有過怎樣滄桑的經歷,有過怎樣蒼老的容顔,”但因爲愛,“我也許會重新年輕起來,我的臉頰會因了愛的溫暖而再度乍現似花嫣紅,我的眼睛,會因了它的到來立刻現出熾熱光彩……。”愛是生命特有的內容,讀了少君以上的文字,誰還會想起來去譴責一個擁有生命最奇特、最寶貴財富的那一個老婦人呢?那是一個活生生的、鮮活亂跳的人,一個不甘於平庸和乏味的高貴的生命。讀者只會爲她動了真情的愛而鼓掌,爲她的失落而扼腕歎息。少君的強烈的生命意識深深的打動了我們,使我們人生的激情也就此活泛起來。

少君筆下的人物紛繁複雜。但這些人物有一個共同而平等的身份,那就是人。因爲是人,就得擔起自個的一爿天。不管是哭還是笑,不管是苦還是甜,都得獨立地把屬於自己的一段生命歷程走完。少君在他的報告小說中,有一點與同類的大陸文學創作不一樣的地方,他很少流露其情感趨向。可能正是基於他對生命和人生更加理性的認知。少君因此對筆下的人物少有褒貶。他給予了他的人物以最平實的尊重和關注。愛得癡迷、狂熱的《同志》中的同性戀者;蹬三輪的“板兒爺”,倒騰廉價商品的“泡兒爺”;以及“攤兒爺”、“乞兒爺”(《爺們兒》),少君對他們一視同仁。“我就是我”,“我還是我”,“我就是這樣,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搖滾歌手》中歌手的一席話,也是少君心底深處對人的認知和他寫作“人生自白”的主旨和出發點。他懂得人類最珍貴的財富是每個人的獨一無二性。因此,他通過他的創作,傳達了對平等意識的呼喚。或許因爲少君本人曲折的生活經歷和深刻的生命體驗,經歷了從一個中國的經濟學家,到美國的TII公司副董事長和華僑華人界社會活動家的身份的轉變,所以他的認知視角可以超越國界和具體政治意識形態的局限,從而達到了一個較高和較廣泛的對社會人生的認知層面。

作爲從前《經濟日報》的記者,少君有著新聞從業人員犀利的社會感知與新聞捕捉能力。在中國社會特殊的轉型期,在橫跨歐亞大陸、個人生活場景急劇變更的過程中,少君把他的視線準確地落在了一些新生的社會場景上。新出現的黑社會(《康哥》),經濟特區的地下賣淫場所(《按摩女》、《舞女》),靠制造假貨發達的城市(《瘟州》)等等,都無一例外地落入了少君的觀照視野。有了新的社會場所,同時就會有新的職業。於是,《女秘書》有了別樣的意義;《陪老女》在新的社會形態下出現;《校長》不再是過去意義上的貧寒的從教人員;《完人》的集多種絕技於一身,卻能安之若素於任何不堪的生活境地。少君饒有趣味地納入描繪、表現著他們。社會的見識面不可謂不寬,表現的角度與捕捉的層面不可謂不廣不新,作者的眼光不可謂不獨到和不敏銳。也許這就如少君現在所熱衷於網路文學創作的情形是同樣的道理,他具有一種難能可貴的超前意識。這種超前意識,使少君同他在《圖蘭朵》中所描摩的從前大陸著名的女歌手一樣,“放著陽關大道不走”,寧願“痛苦地”在美國“打工”,“面臨著爲保持學生身份必須註冊上學”的兩難處境,得“給人當牛做馬兼做婊子”的磨難。但最後仍然沒有“泯滅”“追求”,“而是越熬越深”。少君在“實在累得不想在寫下去了”,“在發現人間苦樂不平之事太多太雜”後,還繼續在北美耕耘著華文文學創作這件費力耗時耗錢之事。我們有理由相信,少君以其兢兢業業的拓荒精神和超前的創新意識,會爲北美的華文創作作出自己重要的貢獻,並爲大陸的當代文學,提供來自異域的文學風景和文化意識的碰撞與革新的可貴的參照。

就如同少君在其書中留給我們的印象那樣,人們“活著就好”。而北美華人文學創作,因有了少君的耕耘,也更加生機勃勃。北美新華人文學創作緣自八十年代後大陸留學熱潮而興起。其作品有著來自“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文化斷裂後引起的獨特的人文面貌。少君的文學創作至少部分地傳達了這種特有的文化資訊。筆者相信北美新華人文學創作中,蘊蓄著不可小視的文化美學內涵。少君在《願上帝保佑》中,體現的生命意識,平等意識與超前意識,都更加清楚地說明了這一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