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少君詩集《未名湖》序

洛夫

紀德曾說﹕“要做一個好的作家,他先必須是一個詩人。”從文學史來驗證,此說頗有道理,因為許多作家在年輕時都曾寫過詩。我還體認到﹕這個“先”字,不僅僅說明一個作家所具備條件的次序,同時也意謂著一個作家早期的稟賦,和處理情感的方式。所謂“少年情懷總是詩”,這種情懷和詩,其特征都是純粹、專一和理想主義的傾向,而這些也正是一個優秀作家不可或缺的基本素質。

少君目前是一位旅居北美,享譽國際的網絡作家,最擅長刻畫基層社會的人生百態,但很少人知道他早年還是一位熱情的詩人,一位寫抒情詩的高手。他的詩作尤其見勝于節奏輕快的語言,大多都可以譜成歌曲來唱。

盡管少君也許不再寫詩,或者說,他今後可能不再寫這類傾訴柔情的抒情詩,但他早年在詩歌創作的摸索上所日漸培養的“詩性智慧”,當不致于隨歲月之消逝而減少,反之它只會與日俱增,更趨成熟,而成為他日後寫作的一項重要資源。所謂“詩性智慧”,本質上就是一種“詩質文化”,或稱之為“美學文化”。它是人類智慧的本源,也就是一種原創性的智慧,一種訴之于直覺的、天賦的“野性創造力”,如黃帝之造指南車,倉頡之造文字等。同時它也是“野性創造力”向“人文創造力”的轉化和妙用,其主要功能在于加強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社會和神的和諧關系,最終使人類進入一種純粹“美”的境界。一個好的作家,決不僅是一個好的寫作者而已,他更應是一個了不起的創造者。就像上帝之創造世界,而“詩性智慧”即是使他的精神得以超越,創造力得以提升的重要因素。

因此,我很高興少君早年是一位詩人,他從詩歌寫作上所獲得的益處,勢必明顯地反映在他的小說寫作上。

這個集子命名為《未名湖》,可知這些作品都是少君當年就讀北京大學時的少作,讀者不難從中看到一個純真,浪漫,情感執著,對人生懷著迷惘,對青春充滿夢幻的青衫少年。這些抒情詩語法單純,意象清晰,節奏明快,基調大多輕柔而低沉,雖非滿紙的傷春悲秋,但許多作品總難免雲霞氤氳,我總感覺到詩人在俯仰之間,透露出一股豪情難申的愁緒。當然,寫這些作品時的少君,不論在投射人生經驗,反映生命情境,或表達詩歌境界的技巧上,尚未達到圓熟的境地,不過這並不影響他作品中情感的純真度,以及追求豐美人生的執著精神。

《未名湖》詩集中雖然有少部份作品是狹義的抒情詩,也就是俗稱的“情詩”,但絕大部份是屬于廣義的“抒情詩”(lyric)。情詩與抒情詩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前者是男女傾訴戀情,暗通款曲的媒介,通常讀者僅限一人,適于躲在夏天的花架下,或冬天的暖被中獨自欣賞,像徐志摩寫給陸小曼的情詩。後者則為詩人的心靈獨語,有所寄托,卻又沒有固定的訴說對象,詩中的情感已普遍化了,可以引起讀者的共鳴。詩經可以說是我國最早的一部抒情詩集,所寫的固然是桑間濮上的男女之私,所抒的卻是超越時空和特定對象之情。少年時的純情至為珍貴,人長大後難免變得卑瑣而虛偽,為了找回這份失落的情感,或者僅為了回味一下早年曾經擁有過的,或豪情或淒美的夢境,讀讀少君的《未名湖》詩集,也許不失為一種有效的途徑。

2001年四月于雪樓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