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母親

少君

母親節那天,在中國城的僑教中心有一場母親節晚會,參加的人大都是扶老攜幼,兒女成幫成群地圍繞著老人家,喜氣洋洋地聽歌看舞,品嘗著主辦者所提供的點心和茶水。唯獨有一位小姐,背靠在最後的牆壁上,望著面前這熱鬧的人群淚流滿面。她看上去很單薄但很有個性的樣子,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緊隨著那些幸福的老媽媽們轉動……,當她發現我在注視著她時,她才不好意思地擦了一把眼淚……

我到這里是來為我媽媽慶祝母親節的,她不在這里,她從沒離開過我的家鄉。看到今天的情景,我不禁為我媽媽和所有的母親而感到驕傲。我在達拉斯大學已經讀了三年了,我早不想讀下去了,想早一點找到工作,但為了我媽媽,我必須要拿到個博士……

也奇怪,我們家男性奇缺,我沒有舅舅,沒有叔叔伯父,也沒有表兄表弟和堂兄堂弟。六十年代末,我父母因為看不慣大城市人與人之間的爾虞吾詐、勾心斗角的人際關系,便搬到遙遠邊疆的一個小鎮上定居,並在那里的唯一的一所小學教書。也許是因為邊疆人員稀少,大陸的一胎化政策鞭長莫及,也許是因為父母求子心切,反正,母親連續生了我們四個姐妹,而且每人都只差一歲五個月。撫養這一群孩子,而且是在那樣一個物質貧乏的年代,對于白天要上課晚上要判作業的母親,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更不幸的是,當我們剛剛開始上學的時候,父親突然患了腦溢血,不但從此癱患,而且失去了語言和活動的能力。這可苦了我們的媽媽!我無法描述她是怎樣地熬過了我們成人之前的那上萬個日日夜夜。我只能跟你說,她對我們傾注了她全部的心血和整個的生命。

由于是在這樣的一個家庭環境中長大,我們四個姐妹們都很早熟。我們很多的地方很相像,都熱愛文學,多幻想,敏感而多情,並且心地善良。在母親的細心引導下,那浩如煙海的文學作品和《十萬個為什麼?》,伴隨著我們從童年到少年,從天真爛漫的孩子到情竇出開的少女。我們對未來的愛情生活沖滿了浪漫的憧景。那些文學作品中的理想式的愛情故事,強烈地感染了我們。以至于我們姐妹四人的初戀,都不同程度地走入崎途。若不是我們偉大母親的愛心和耐心,我們或許根本不會有今天……

我大姐是我們姐妹中最聰明的,她活潑又漂亮,在中學時就常常獲得各種比賽的大獎。後來考上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後分到北京科學院工作。在專業工作上,她一如既往,很快成為研究所的骨干。由于她出類拔萃的表現,吸引了不少異性的追求,許多同學同事也幫她張羅對象。可她偏偏愛上了一個城府很深的中年人。他不但比我大姐大二十多歲,而且還是個有婦之夫。我們全家都不理解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只有母親仍象過去那樣耐心地與她溝通。每次我們姐妹們回家探親,見到母親苦口婆心地勸說姐姐,要她不要破壞別人的家庭,了卻這段不該發生的情緣時,我們都顯得有些不耐煩。加上大姐個性很強,從小便說到做到,別人越是反對,她的逆反心理就越強。她說她就是喜歡成熟的男人,他的風度氣質是一般年青人所沒有的,而且從不與她爭論,很重感情,並保證時間條件成熟之後就會娶她。我們三個妹妹都說她昏頭了,讓人騙了還執迷不悟。

母親嚴厲地制止了我們,望著一動不動躺在床上的父親,母親淚流滿面地教導我們,說這是由于大姐自幼失去父愛的原因,因而在潛意識里一直在尋找這種感覺,而這個男人的條件正好符合她心目中父親的形象,所以才越陷越深。盡管母親苦口婆心的分析,讓我們三姐妹心服口服,但大姐仍然固執地認為她的選擇沒有錯。母親無奈地搖搖頭,並沒有逼大姐立刻與那男的脫離關系,說只有有一天大姐撞了南牆才會明白。

大姐回京後,有一天在街上和那男人手挽手地散步,他那位昨天已到外地出差的妻子,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那男人頓時慌了手腳,第一個反應就是沖過去,接過太太的行李,挽住她的手臂,親親熱熱地往回家走,同時對我大姐做出無可奈何的眼神。面對這一場奇遇,將那人虛偽、自私、膽卻和卑鄙的本質,表現得淋灕至盡。大姐當晚回到宿舍大哭一場,毅然斬斷了這斷情緣。事後,我們才知道這場奇遇的導演竟是我們的母親。她曾給那位妻子寫過兩封信,還通過幾次電話,兩位女人都認為我大姐誤入崎途,而那位妻子為了孩子也不想離婚。解決的辦法是不傷害任何一方,讓兩位主角知難而退。于是母親就透露了他們經常散步的地方(大姐什麼都告訴母親),那位妻子則演了這樣一場戲。挽救一個瀕臨毀滅的家庭,也挽回了誤入崎途的我大姐。

我二姐自幼體弱多病,內向深沉。她從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由于文筆非常好,被中央一位領導人選為秘書。經常出國訪問和出席各種重要的會議。誰也沒想到,兩年後,她竟蔫不寂地愛上了一個比她小四歲的機關小車司機。那個司機連初中都沒畢業,整天胡吹亂砍,吃吃喝喝,還到處亂交女朋友。但他身高一米九多,體魄健壯,相貌英俊,屬于那種風流迷人的男人。母親很為二姐的事頭痛,也和她談過好幾次。但二姐表面不反抗,心里則蔫有準兒。她與那個司機來往頻繁不說,為了滿足他的花錢,她把所有的工資獎金補貼甚至稿費,都給了那個小司機,由他去吃光花盡。這件事甚至還驚動了首長,他也要我二姐慎重選擇。二姐不但不聽,還把那個司機帶回家探親玄耀。母親客客氣氣地與那個司機交談了幾句,就心有成竹了。當全家在一起吃晚飯時,母親“無意”中透露她和我已癱患多年的父親晚年將和我二姐過,那司機當時聽了臉上就很難看,回京後便開始找各種借口躲著二姐,二姐不甘心,找他認真談了一次,他說如果二姐要和他結婚,就必須與父母一刀兩斷,二姐這才死了心。後來那個司機因詐騙和流氓罪被關進班房,二姐悔恨極了,幾次寫信向母親認錯,母親卻寬容地說,你太年青,看上的只是他的身材和臉蛋。這是擇偶時的互補心理在作怪,吃一次虧記一輩子,也許是件好事。二姐每次與我們姐妹談起母親在這件事的處里上,都十分感激。

我的初戀就更絕了,不但比兩個姐姐更早,而且鬧的事更大。當愛的種子在我心中發芽時,我才十三歲。我深愛的人是我的小學同學,他是一位名作家的兒子,他長著一副亞瑟般招人喜歡的面孔,我們從小就認識,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上中學後,他家搬到西安,我們只好鴻雁傳情。我十七歲那年,突然接到他的一封電報,說他有急事要見我。我向母親謊稱要和同學去西安旅行,要了一筆路費就上路了。在西安,我們久別重逢,相互都被對方所陶醉,干柴烈火,又都是無拘無束的年齡,當晚就住在了一起。可是,熾熱的愛情還未能說盡,純潔的初戀還沒能盡興,第二天,我便被眼前的現實所驚呆了﹕他是個吸毒者。瞬時間天昏地暗,我怨恨、煩燥,後來便是抑鬱。我痛恨這個社會太不公平,恨他欺騙了我的感情,我根本不能接受一個有污點的人佔據了我的心靈,我深陷在自暴自棄和感情的沼澤中不能自拔。強烈而突然的刺激,巨大的茅盾,徹底攪亂了我的正常思維。我夜間睡不著,白天則不停地哭泣。不管干什麼,都只覺得陽光不再明麗,天空不再湛藍,花兒不再嬌艷,鳥鳴不再婉轉……終于有一天,我哭著跑到郵局,給媽媽發了一個電報﹕媽媽,忘記我!

誰知第二天,媽媽竟奇跡般地打電話找到我,極為耐心地聽我哭訴,還與他談了很久,並請他到我家住一陣,由母親親自監護他戒毒和讀書。在母親三番五次的電話的勸說下,我們最後回到家里。在母親嚴格的督導下,他慢慢地戒了毒癮,並當了兵考上陸軍步校。而我則在母親的詢詢誘導下,開始明白自己的幼稚性,明白了少年談戀愛的危險和代價。慢慢地,我開始改變與他的關系,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高考上,最後終于考上了復旦大學,畢業後又來到美國。每當想起這一切,我都會由衷地慶幸我有個好媽媽。

小妹是我們四姐妹中最有主見、最堅強的一個。她不但長的漂亮,而且特別能干潑辣。外貿學院畢業後在一家跨國企業工作,第一次參加商展就幫公司推銷出去三百萬美元的產品,深得老板和同事的賞識。在眾多的追求者中,她偏偏選中了一個自學成才的殘疾青年。為此,人們對她議論紛紛,老板同事都勸她不要一時沖動。倔強的小妹不但不聽,反而與那殘疾青年關系越來越密切,這下得罪了一心想娶她做兒媳婦的總經理。于是她被莫名其妙地調離業務崗位,發配到倉庫當工人使。小妹不服,憤然辭職。她回到家里,準備挨母親的一頓臭罵。誰知母親不但沒罵她,反而認真地聽她解釋,她和那個殘疾青年的戀愛過程及感情的深度。和小妹談了幾次之後,母親請那位殘疾青年到我家做客,在彼此有了溝通了解之後,母親拿出自己幾十年來一分一厘存下的錢,全部交給小妹,勸她倆離開內地,到深圳或海南去發展自己的事業。

許多年過去了,大姐已經是科學院某研究所的副所長,二姐任職中央秘書局處長,我來到美國讀博士,小妹則早已成為海南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老板。而且除了我之外,她們都有了幸福的小家庭。大姐夫是電腦工程師,二姐夫是名詩人,小妹夫還是那位她為之辭職的心上人。他們雖然性格不同,但都樸實、上進,愛妻子、愛孩子、也愛我們的母親。

我的母親,她只是一個農民的女兒,苦難的童年,艱辛的青少年和充滿磨難的中老年,將她朔造成一個偉大的母親和妻子。像許許多多的母親一樣,她對教育下一代有極為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她努力地與下一代溝通,並閱讀大量的文學甚至心理學的書籍,理解並設法了解女兒們在不同年齡段的心理動態,用大的耐心去修正和誘導。如果沒有母親的教導,我們在這青一色的女兒國中長大的女孩子們,很難安全渡過心理上的斷乳期,處理好自己的戀愛和婚姻,正確步入人生。所以,看到今天母親節的場景,我為我那辛苦一生卻不能享受一天的母親而流淚,母愛是如此之偉大,我真想大聲高喊﹕謝謝您,親愛的媽媽!

你說,她聽的到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