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告別

少君

那天我正好在公司開會,秘書小姐把頭伸進會議室朝我做了個接電話的手勢,我問誰找我?她說有個中國人來了好幾次電話,非要找我本人接聽。我不耐煩地說告訴他我今天不在,明天再打來。“真是的,等一天我又死不。”沒想到秘書接下我的話茬說﹕“您死不了,可他說他可能會死。”會議室內立刻滿堂哄笑,我只好走出會議室,去接這個令人討厭的電話……

我想您可能生氣了,請原諒我,一個快要見上帝的人。我已經住院一個多月了,我知道我現在之所以有力氣與您說話是回光返照的最後一下,我有預感我過不了今晚。您別來醫院,我不想別人見到我現在的樣子。我在美國沒有任何親人,現在除了您,沒有人知道我現在的情况。我是在《達拉斯新聞》找到您的電話號碼的,您的《人生自白》我每篇都讀。我對于我的死早有準備,但有個人與我産生了很大的誤會,我生前沒有機會解釋,又不想把它帶進棺材,所以想請您幫我找到她,或是用您的筆告訴她,原諒我不能和她告別,我愛她至死不渝……

這一切都怪我不好,那天晚上十點多下了課,回到水景公寓便接到她的電話。這是她這個月第三次從休斯頓北上來找我了。我無奈地帶著她北上的藉口——一本《綫性代數》課本,到學校操場和她碰面。走到網球場門口,便遠遠地看到她的背影。她穿了一件運動夾克,右手撑著把紅雨傘,左手拎著個書包。在微弱的路燈燈光下,那嬌小的身軀映在茫茫的夜色中,是那麽的脆弱。天這麽冷,又下著雨,她怎麽能如此冒失地跑了上來,又穿得如此單薄呢?

我走了過去,忿忿地說:「你不該再來找我的。」又重復地說些什麽沒有結局、不適合在一起之類的話。她無言地看著我,我把書還給她。

「我好想念你喔。」她收起雨傘,有些衝動地撲向我。

我冷冷地推開她,告訴她:「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你的車停在哪?」

她沒有回答我,我知道她想要留下。我無情地說:「快走吧,我房間媮晹酗H在等我。」

她兩眼泪汪汪地看著我,才不甘心地開了傘。我們一前一後在雨中向停車場走去。

途中她哀求道:「我開了一天的車子,可以先吃個飯嗎?」

我斬釘截鐵回拒她說:「不行!」。

大概是下雨的關係,平常很熱鬧的學校外面空無一人。她無辜地又望了我一眼。相處了這麽久,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我也知道在這種天氣開了一天的車,會有多麽辛苦。何况天色晚了,又要毫無收穫地循著原路回去,任誰都會感到委屈的。我差點就要屈服在她那柔情的眼波之下了。正當我欲言又止地想留下她的時候,胃又抽搐了一下,這讓我一下子跌回到了現實。我再一次克制自己的情感,冷冷的說:「你快回去吧!明天你我都還要上課!」

和她認識是因爲在李察遜我們同住老墨區的一棟公寓,算是樓友,當時我們一層住了七個人,由于都是留學生,彼此的關係都還不錯,常常一起出去看電影,逛車庫拍賣,感覺上好像是一家人似的。從來也沒有想到竟會和其中唯一的女孩成了情侶。大概是她在UTD最後一年的時候,一起在同一層樓中住了三年,幫她修了無數次車,補了數不清的作業,幷打敗了所有的競爭對手,彼此慢慢地培養出了感情,而成爲真正的戀人。她畢業後,在休斯頓大學拿到博士班的獎學金,在我的鼓勵下南下了。而我,尚有一年的學業還未完成;只待我們藉由每個假日的舟車往來,來維繫這份得之不易的情緣。

雨這時停了,在穿過校園的過程中,我們依舊是一前一後地走著。她撑著她那把斷了一根傘骨的雨傘,被我趕著似的走在前面;好像是一個打了敗仗的士兵,拖著一把生了蛌漕B槍,孱弱地走著。好幾次她走得太過出神了,在偶爾有車來往的小路上,和急駛的汽車擦身而過,讓我忽然有股衝動,想上前去取消這一切的欺瞞和虛假,將她擁個滿懷。但,堅持著對她的愛以及一陣陣胃部傳來的絞痛,我忍著不應該的衝動,望著她纖細而微顫的手腕,緊沿著她的脚印走了下去。

在到達停車場之前,我們經過了那家從前常去的披薩餅店。

「我好餓,已經六、七個小時沒吃沒喝了,我們就吃一點,好不好?求求你,吃過披薩我就走,好不好?」在她的懇求下,我心軟了,不過我仍舊擺出一張臭臉。進了店,我替她付了錢,就徑自坐在座位上,若無其事地翻著桌上的一張不知誰扔下的報紙。坐了一會兒,她走向電視機附近一本讓顧客隨便留言的筆記本。我知道她在尋覓一張半年前,我們在這家披薩店所留下的一張字條。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上面應是用中文這樣寫的:「我們剛剛打完網球,好餓。我點了半張波菜起司披薩,他要二個蜂蜜火腿肉大號披薩。願我們永遠記得今天的甜蜜,永不分離。」

她找了好久,怪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慢慢地朝我走過來,臉上挂著兩行泪痕說:「我找不到字條,它不見了。」

這時候,我的心口只感覺到好酸好酸,一種前所未有的苦楚,流過了我的胸膛。可是,我唯一能做的只是遞給她一張紙,叫她擦擦眼泪,幷勸她快吃飯,吃完了好趕路.之後便用報紙將彼此隔了開來。用完餐,我在門口撑開了手中那把黑色大傘。她仍舊站在門口,不願開傘,試圖想挽回這一切。她問道:「你和那個上海女孩的事是騙我的,對不對?我知道我平常是任性了一些,但我可以改的。我們再重新開始好不好?」對于她的問題,我只用搖頭來回答。之後我們都沒再開口說話,只是蹣跚地往停車場走去。

幾年前,我在國內被醫生診斷出患了胃癌;由于當時發現得早,癌細胞尚未蔓延開來,醫師只切除三分之一的胃壁和一些周圍器官的切片而已。僅二個星期我就自醫院返家,過著正常的生活。我甚至忘了自己曾經罹患癌症這件事,因此也就一直沒回醫院接受檢查。後來考托福忙于辦出國手續,再後來到了這堙A打工上學,從來沒有什麽不正常的。直到去年我在一次實驗課上昏倒,被急救車送到李察遜醫院,被醫生懷疑是胃癌晚期,幷開始了持續的不定期腹痛,再度喚醒了這個夢魘。但由于當時正值考試,加上醫療費高得嚇人,我拒絕了做進一步的檢查。一開始,我幷不以爲意,心想沒准只是習慣性胃痛,買瓶胃藥就可以打發了。然而,疼痛却愈來愈無法忍受,反應也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最後實在無法忍受下去了,我只好再次去看醫生。在先進的掃描儀的熒光屏上,顯現的一大片黑色區域,證實了我們都不願接受的推理。癌細胞恣意地在我的身體滋長著,整個消化系統都發現了它們的踪迹。癌症末期,我的生命在它最燦爛的時刻,却走到了末期。

我决定要讓四周的人和自己的痛苦减到最小,我甚至想過要自殺。但是,我不能讓他們發現我的意圖;特別是她,我最愛的人,自始至終都被蒙在鼓堛漱H。她還年輕,這一切都不該發生在她身上的。因此,我開始編造了一些故事來騙她。雖然殘忍,却是結束這段經營了幾年的感情最徹底的方法。因爲我沒有太多時間了。

再過不久,她就會發現我的落發、乾癟和一切發生在癌症末期病患的异常現象。現在我就快要成功了,絕不能在緊要關頭自亂陣脚,一定要把這出戲演完,再撑幾分鐘,一切就畫上句號了。我心堻o麽想著。到了她的車跟前,雨開始下大了。我和她伫立在雨中,時間仿佛凍結了,一分一秒就在彼此的沈默中流逝。我遠遠的看見高速公路上的車流,忙碌的人們跟本不會想到這堨縣W演著一場悲歡離合的人生悲劇。要知道,我是多麽可望生活啊。

我忍住心中的哽咽,勉强擠出一句話:「好好保重自己,照顧自己……」

她沒有說話,只是在哭泣中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快上車吧,再晚回去明天就起不來了,而且她還在我房間媯扔菃琚C」

再撑個二分鐘,一切就畫上句號了。我心堻o麽想著,所以說話格外殘忍。我和她依然站立在雨中,時間再次凍結了,一分一秒繼續在彼此的沈默中流逝了。

“是真的嗎?”她的眼睛紅的可怕,在雨夜的燈光中閃著光亮。

我使勁地點點頭,忍住胃部的又一次絞痛。她失望地把頭仰起,收起那把已經變形的雨傘,鑽進車堙A然後重重地關上車門。猛地發動汽車,象賽車起跑般疾速開走了……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壓抑不住心中的哀痛和失落,站在雨中嚎啕大哭,我們終于分成了兩個獨立的生命,一個還有遠大的前程和美好的生活,而另一個則站在地獄的門口,與這美妙的世界告別。

“你千萬要保重自己,照顧自己……”我甩掉雨傘,哭喊地叫道,我知道她聽不到也看不到我,但我仍然這樣叫喊,希望她在心靈中有所感應。眼中不住地淌出的熱泪,和冰冷雨水溶合在一起,沖刷著我痛苦的心胸,看著我生命中第一位,也將是最後一位女孩,走出我的生命……

她終于走了。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有再接到她的電話。我知道她沒有看到我的泪水,因爲它們和雨水消融在一起了。

而今天,輪到我要告別她與這個世界了,我本想無怨無悔地走了,因爲上帝已經給了我很多很多。但我還是放心不下她,我曾設想過很多場面的告別方式,都被我否决了,因爲我太愛她了,我不想再讓她爲我痛苦一生。

所以才打這個電話給您。請原諒我的冒昧,永別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