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愛到永遠

少君

那天他打電話找我的時候,我竟然一下子想不出來他是誰.直到他提起當年在德州大學他競選中國同學會會長的事,我才從記憶的垃圾堆里掏出他的模樣來:喜歡運動,卻有一個胖得近似圓球的身軀,禿禿的大腦袋聰明過人,穿一身總是看起來有些不對勁兒的運動服,在女孩子面前特別能吹的,那個在電腦系最活躍的博士生──阿龍.在他再三的請求下,我如約來到COIT路上那家法國咖啡廳,幾年未見,他蒼老了許多……

我知道那次和你的朋友競爭學生會主席,讓你很不高興。我也一直對你有許多的看法。但自從看到你在《達拉斯新聞》上寫的那篇《同志》之後,讓我對你有了新的認識……

我剛剛把我的愛人送走,而且可能是永別。這是我的初戀,我非常痛苦……

一個星期前他來了,長時間的飛行,沒有掩住他那清秀圓潤的面龐透露的靈氣和細黑眉毛下那雙大眼睛閃爍的狡黠。

我和他是在網上認識的,我們都來在中國的第一大都市──上海,他在東部的長春藤名校作博士後。他的坦率、直爽、真誠和幽默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們對許多問題看法一致,話語極為投機。還記得有趣的是﹕好多次,他打完電話便發電子郵件向我道歉,說自己說得太多,沒給我留些時間,但總是管不住嘴巴。他哪知道我樂意聽他“羅羅嗦嗦”。

不知不覺,查看電子郵件時,總希望有他的信息;不知從何時起,聊天的時候,心中添了一份莫名的喜悅。雖然無日不在電話上海闊天空,每當靜下來,腦海回蕩的,還是他的聲音。一向貪睡的我,常常早上無端醒來,而且第一個想起的,竟是……他!嗨,真有點不好意思。

終于那次,當他說出來“我喜歡你”時,好激動。矜持的我,早已雙頰飛紅,所幸無人在旁,不敢回敬一句,讓他忐忑了許多天。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心中飄蕩。一連好多天,在機房工作時,一向仔細謹慎的我,犯了許多不可思議的錯誤,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滑稽可笑。可憐的他情況也不妙﹕有一次竟丟失了一整天的實驗的結果,另一次手上被燒杯燒起了一個大血泡。

終于,他說要來看我,我心中又激動,又擔心,從來沒有過的一種無法言表的感覺。

他從兩千多英里外,飛到我面前。平時滔滔不絕的話語,此時都不知飄到何方。兩人訕訕地笑著,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竟至無聊地談起了﹕“今天天氣不錯。”縱然有許多要說,又“老虎啃天,無處下口”。只覺得好緊張,偶爾經意和不經意的四目相對,兩人的眼睛便在一瞬間迅速瞥開。

討論游玩行程時,我們拿著地圖的手,踫到了一起,目光交織的一剎那,大江決堤了……這是他的人生第一次,也是我的人生第一次,沖動而坦然……並沒有懷春時想象的奇妙,更多的是羞澀、不安、緊張與害怕,幾乎昏厥過去,幾乎記不得了發生了什麼……只是忘不了。

後來他把頭埋在我懷里,不好意思地喃喃地說﹕“原來的感覺象瓊瑤小說,怎麼現在反而變成了《金瓶梅》了?”逗得兩人都笑起來,只覺得他好可愛好可愛,怎麼親都親不夠……以後的日子里,我們更願意緊緊相擁,抱得雙臂酸痛都不惜,夢囈般無盡地相互訴說著,好像肉體和精神都溶到了一起,只覺得象鄧麗君的歌兒無比甜蜜,但甜蜜蜜得更清純、美妙、醉人。真希望從此時間凝滯,宇宙永恆……

但時間仍在無情地流動,讓我很快聽到了他充滿內疚的坦白﹕他是一個兩性戀者,他不想面對世俗的壓力,一直回避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對家庭和孩子的渴望已使他下定決心去過“正常”的生活,但同性愛情的誘惑使他想趁年輕時試一試,不想踫上了我,而且喜歡上了我。他知道我的態度非常認真,知道我想找一個終身的伴侶,相濡以沫,共度余生。正因為如此,他喜歡我。他知道不可能與我終生廝守,但忍不住希望得到我的愛。他暗示過幾次我不要太愛他,但被初戀的熱情燒混頭腦的我,那能理的出那麼深邃的內涵。當他見了我,更加了解了我對未來,對生活的憧憬與希望,他更加喜歡我,然而心中的歉意終于使他將所有的秘密全盤托出。正因為愛我,他一開始不想完全告訴我,他希望得到我的愛;也因為愛我,他忍不住告訴我,讓我在“陷入泥潭不能自拔”之前及早脫身,雖然他多想讓我再愛他幾年,至少希望等幾天後離別時刻再說出來,但他不忍心讓我受太多的傷害,終于鼓足勇氣開了口。他痛罵自己太自私,一遍遍地自責﹕“你真傻!你為什麼喜歡上我呀?為什麼喜歡上我呀?我是騙子,我騙了你,我對不起你呀!”

記不得自己當時想些什麼,說些什麼……似乎是在故作鎮靜。但還記得後來當我握著方向盤,又提起這件事情,幾分鐘內先吃了一張罰單,又差點撞了車。說真的,一開始我還有一絲可怕的念頭,猜測他不愛我,只是在編造謊言擺脫我。但我了解他,他的表現也讓我為自己的多疑而害臊。我一遍遍問他“真的喜歡我嗎?”,只是因為我多麼高興聽他說喜歡我!但心中醞釀的那麼多美麗的夢,畢竟一下子全部破滅了。心中的震憾與失落,讓我無所適從。

夜里,又一次相擁的時候,一直強忍的淚水,終于不爭氣地噴涌而出。他緊緊摟著我,一再痛心地說欺騙了我的感情,自責不已。說一切都是錯誤,一個美麗的錯誤,一開始就不應該“追求”我。他央求我﹕“我太自私了,你恨我吧!這樣我心里好受些。”可是,我怎麼恨得起來呢?我知道,他也投入了全部的真情,他心中的痛苦與折磨,不會比我輕松多少。

他說,我是他第一個,也將是最後一個男朋友。他只愛純樸、善良、忠誠的男孩,而又不想傷害這樣的好人,所以不可能再卷入同性愛情。而且他說,他有幸成為我的第一個男朋友,他擁有了真正的愛情,已經完全滿足了……

以後的幾天,我盡量裝出輕輕松松,不太在意的樣子。但聰明的他一眼便看破我的偽裝,跟我說﹕“你想哭就哭吧,要罵我就罵我吧,這樣你會好受些。”但我多麼不想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顯出脆弱。慢慢地,我們撂下了一些心中的疙瘩,又找回了從前的感覺。我們無間地漫步在草地里,小湖邊,“喋喋不休”地談論著,都不知從哪兒來的那麼多話,都不知當時說了些什麼……

我們談論起下輩子能否永遠在一起,兩人都不願再做同志了,但爭論半天,誰也不想做姑娘。最後兩人又默默無言,也許來生亦無緣……我表示不再堅持找一個終生伴侶,可以與他好到他準備結婚為止。但他溫柔地撫摸著我,讓我不要繼續“傻”下去了,他說知道我是感情很投入的人,這樣最終帶給我的,是無情的打擊,他說他不能把我再耽誤下去了,他也不知自己能否承受這一切。我知道他不會繼續做讓他內心十分愧疚的事情……

CEDA SPRINT街上的同性戀酒吧里,我向每一個認識我的人介紹﹕“這是我男朋友”。我知道我將很快失去他,但這樣做,讓我感到一種殉情的悲壯和快意。他和我相握共舞,我們渴望在大夥面前表露出親熱,我們倍感珍惜互相做男朋友的每一分鐘。這一晚,我好幸福。

時光無情地飛逝。最後一夜,纏綿在靜宓的校園里,耳鬢廝磨的話兒陶醉得我們忘記了一切。他說好想喝點酒,但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完全象喝醉一樣不能自己,語無輪次地訴說對我的喜愛(後來他告訴我,其實當時他心里痛苦至極)。他一再讓我許諾不會受這次經歷的打擊,去尋找別的好男孩。但終于忍不住說,想想以後別的男孩會抱住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他反復叮囑我以後千萬不要再愛上兩性戀者……一直到凌晨三點多,我們幾乎偎依著睡去,只覺得心中又淒冷又溫暖。

我的他該走了,這一別,他就不再是我的了。

開往機場的路上,我們竟然“歡快”地合唱《橄欖樹》、《何日君再來》。我們都盡量使在一起的最後時光更愉快,我們知道彼此都在故作高興,只是誰都不忍心戳破這層窗紙。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小心地開著車,心里默念﹕“若要出事故,等回來的路上吧。不要讓我的他與我一起受難,這樣即使我死了,還會有人永遠記得我。”

機場里,我們終于控制不了淒惋的氣氛。兩人默默無語,只是盡量不惹人注意地互相輕輕踫踫肩膀,手,腳……

上機的時間到了,這是他屬于我的最後時刻!一向靦腆的我猛地撲了上去,眾目睽睽之下緊緊地抱住了他,摩挲著他的雙頰,噙住了他的後頸。他緊咬雙唇,痛苦得說不出話。

我盯著他一步步邁上飛機。發動機轉動了,機輪滑動了,不願哭泣的我,不覺又是淚痕滿面。慢慢地,慢慢地,他飛走了,飛走了,消失在天際間……一把抹去淚水,我蔑視著周圍狐疑的目光,昂首步出了大廳。

他現在感覺好些嗎?但願他不要譴責自己,他對得起我,他給了我許多,許多……他讓我懂得了什麼是愛,我笑過,哭過,我歡樂過,痛苦過。是他,讓我明白了“痛苦也是愛的成份”,正如我給他唱的《最後時刻》里所說: 你要我忘記你,但正像你所預料、擔心的那樣,刻骨銘心的記憶,是時光的流逝不能抹平的。你說你會努力去忘記我,從你幽深的眸中,我早已讀出了言不由衷。

記得他說等我找到了愛人,一起去看他。我會的,我會的!記得他說只怕他會揍你,他不會的,如果他是值得我愛的人,他會理解我們的一切。記得他說我會找到終身伴侶的,雖然他說自己心里醋醋的,他會為我衷心祈禱。滿懷著他的企望與祝福,我一定會找到我生命的那一半。我們一定去看他,只希望到那時,他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正如他企盼的那樣。他說過他結婚前會向妻子全部坦白我們的故事,我只希望她不會介意我,希望她會為我愛過他而欣然,因為他是個值得愛、懂得愛的小伙子。我愛過愛我的人,我愛的人愛過我;我擁有過;我無怨無悔。這就是愛。

以上全是我的真實感受。說出來讓你感到驚訝,但我知道你是我所認識的同學中,唯一理解和同情我們同志的人,也能與所有相信真正愛情的同志們分享我們的痛苦和幸福。因為我不知道是否應該完全告訴我的親友們,我擔心他們不能理解,會埋怨我,甚至譴責。只希望你,能理解我們的愛。

你相信嗎,不管我和他將來是否找會到自己的另一半,我都會愛他到永遠……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