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經濟學家

少君

人們最常見到他的地方,是在中國城的世界書局,因為他每天都要去買一份《世界日報》,據他說這樣看報比訂報要快。沒有人知道他是做什麼的,從他的打扮穿戴上又看不出他是否有錢沒錢,開一輛最普通的本田雅歌轎車,戴一款幾十塊錢在WAL-MART買的夏普手表,每次買報紙的時候,都拿一把數得很準但又很碎的零錢,搞得書局老板哭笑不得,好幾次問我﹕這家伙是干什麼的?我也很好奇,就把他的車牌號碼告訴了我的鄰居,他從FBI退休後在一家私家偵探公司做老板。當鄰居拿著從電腦網絡調出的資料,擺到我的面前時,我們倆都無法準確說出他的職業,但看著他那八位數的股票投資且每年近百分之三十的增長率,鄰居感嘆道﹕此人是個奇才,如果非要給他個頭銜,那只能是經濟學家……

當我有一天終于有機會和他長談時,就把上面的故事告訴了他,他聽後大笑道﹕

本來想到美國來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安安靜靜地過下半生,沒想到還是沒有隱私可以保密,就像克林頓在白宮那樣戒備森嚴的地方,干點男歡女愛的事,都被人家給捉了出來,可見美國也不是個真正自由的國家。

正如你的FBI鄰居所說的,我確實是研究經濟的,早年在中國大陸參與起草國家七五規劃報告,到美國讀書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任職,也曾協助過台灣的六年國建計劃的研究與制訂。現在不想和人玩了也不想玩人,所以躲到美南小城達拉斯圖個清淨。同時也可以專心玩錢。

你問我投資股票的經驗,實話告訴你,根本沒經驗,完全是憑感覺和運氣。如果你聽信股票經紀那些什麼線性投資法、舉一反三投資法……,那你就上大當了,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怎樣投資才會賺錢,否則干什麼替你做經紀,賺那份辛苦的佣金,自己投資不早發了?下次你的經紀勸你買股票的時候,你就問他﹕如果這股票像你說的這麼好,你自己為什麼不賠上全部家當去買?!看他怎樣向你解釋。

我玩股票也是一時心血來潮,覺得自己搞了那麼多年的經濟研究,就不信搞不過那些基本上沒有經濟背景的股票經紀。從當年三千塊買進三十股IBM公司股票的小打小鬧,到今天一次下單幾百萬圓的大起大落,可以說是深深地陷了進去。對我個人來說是好是壞,現在還很難說,但股票投資本身就是一種賭博,風險大于盈利,賺錢的機會永遠小于賠錢的機會,所以,我常告戒我的親友,不到萬不得以,或是閑錢太多,千萬不要卷入股市,因為對大多數股民來說,那是死路一條,直到傾家蕩產為止。就像今年的美國股市,有多少中產階級的畢生積蓄被股市掏光挖空?

當九月十日的華爾街股票跌下二百四十九點的時候,人們不再像一個月前那樣驚恐得睡不著覺了,就像看到特別檢察官把三十幾箱的克林頓艷史送往國會一樣,里面的情節再淫穢,人們都不得不接受,因為他們沒有選擇。面對今天糟糕的世界經濟和美國股市,投資者除了向上帝祈禱外,好像別無出路。

其實早在四年前世界高峰經濟會議時,法國總統希拉克就預言現在世界金融市場上存在一個龐大的投機泡沫。希拉克警告世界經濟面臨危險,說這是“金融癌癥”,它是由金融體系的不健康狀況造成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法國經濟學家阿萊(Maurice Allais)曾不斷地把近來世界金融體系發展趨勢說成是“發瘋”。在1994年法國“世界報”的連載文章中,阿萊警告說,世界經濟已成為“賭場”,在這個賭場中,每日金融交易與實物物品貿易有關系的不超過2%。大量的純粹“虛擬的”金融資產近年來無控制地增長,結合整個世界的真正物質生產的停滯和下降,已經造成近世界全球性金融崩潰的條件。

這一預言當時在一些西方經濟學家中公開地討論。而美國經濟學家拉魯什(Lyndon La-Rouche)的分析最為嚴格和具有建設性。在1994年6月,拉魯什發表一篇題為《即將到來的金融市場的解體》的文章中,根據他對經濟和金融過程的分析,他預言﹕“近期內現行世界金融和貨幣體系即將解體。崩潰可能發生在今春,或者明年,或者可能在下幾年;幾乎可以肯定在克林頓任期”。拉魯什說,只有美國和其他主要國家政府行動起來,對金融體系加以控制,並將主要金融和貨幣機構改組,這個全球金融體系的總崩潰和解體才能制止。如果實行這一改組,並結合重建世界經濟的物質基礎,其辦法是搞大規模基礎設施和現代技術項目;那末,就能從先進金融體系的破產確實導致出世界經濟的積極發展。但問題是﹕各國政府,特別是美國政府,能面對這個現實嗎?還來得及嗎?

回顧過去幾年,在世界各地連續發生一系列金融危機。這些危機則是去年亞洲金融危機的前兆。

如美國最大和最富的地方政府--加州桔縣,1994年2月6日宣布破產。破產的直接原因,是金融市場上因投機而遭巨大財政損失。與美國其他很多地方政府一樣,桔縣官員把大額稅收收入投資到所謂“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貨。事實是,由于經濟狀況不佳,美國很多地方政府不能支付教育經費、醫療費用、警察和其他公共服務費用。所謂金融專家就鼓勵地方官員去從事投機,用投機賺錢作為地方的附加收入來源。這種主意,已經造成災害。桔縣情況是最嚴重的,其實很多其他地方政府也因投機遭受不小損失,甚至接近破產。而這些損失最後還得由砍掉公共服務費和基礎設施維修費來彌補。

加州桔縣破產兩星期後,墨西哥金融體系幾乎因為墨通貨比索的崩潰而垮台。在很短時間內,墨西哥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一下子減到幾乎為零。墨西哥外債為1830億美元,1995年需還外債650億美元,而外匯儲備只有30億美元。政府已不能出售國庫券,國家瀕臨破產。握有墨西哥大部分債務的美國銀行系統,受直接威脅。而且,危機擴展到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州國家。這一瞬間連鎖崩潰的危險,只是由于有一大批金融手段支撐才被阻止,主要是美國宣布給予總額約為520億美元緊急貸款以及其他對墨西哥金融系統及其國際債主的支撐措施。事實是,這些“緊急措施”根本沒有解決墨西哥危機,而只是使不可避免的大批壞帳出現時間拖延而已。

墨西哥災難後,1995年上半年,隨之又出現了一個空前的國際貨幣危機。一方面,歐洲系統幾乎為幾家通貨,包括西班牙比索、瑞典克朗和意大利里拉在幣值上的崩潰所摧毀;另一方面,美元與德國馬克和日元比率降到歷史最低水平。不用說,危機與美元貶值一起還在繼續。

2月份,又傳來了英國著名巴林銀行由于在衍生工具和其他期貨市場上投機造成巨額性垮台,只是英國金融機構包括出名的倫敦勞埃德保險公司以及若干著名銀行深刻危機的一部分。

與此同時,法國政府被迫大肆干預支持最大的里昂信托銀行,該銀行由于涉足房地產市場和所謂“垃圾債券”投機,而遭到很大損失。法國政府不得不籌集200億美元的緊急貸款,還有其他措施來支持里昂信托銀行。但是,這只是法國金融危機的一部分,危機還在發展。法國銀行界手邊存有估計超過3000億美元的壞帳,主要也是與房地產市場的崩潰有關。這一危機同時向保險業部門擴展,例如向國家保險公司擴展,該公司虧空了150億法郎。

同時,日本金融體系正為戰後最為嚴重的危機所震撼,有幾家最大的金融機構已經破產。1995年7月底和8月初,危機爆發帶來宇宙信用社崩潰。據傳,宇宙有40億美元收不回來,成為壞帳。8月末,在日本第二大信用聯合銀行(木津信用社)發生混亂,官方公布說有約60億美元壞帳。同時,兵庫銀行破產。總起來說,據較確定的估計,日本銀行手中有總數超過12000億美元的壞帳。問題是,政府和納稅人要拿出多少錢來挽救銀行體系,這當時是日本最大的政治問題,接連導致幾個短命的首相下台。為讓銀行得到更多一點,日本中央銀行已把貼現率降低到幾乎等于零。這種辦法,也為其他國家的中央銀行所考慮。但是,要想用這種復原回歸戰略挽救金融體系,很容易招致如同德國在1922-1923年爆發那樣的全球高通貨膨脹。

在日本,由于對銀行系統失去信心和害怕總崩潰,人們大量增購黃金。但是,不只是日本在購買黃金,西方當局的金融業者也大量購進黃金、白銀和其他值錢的“硬”商品。根據我們的估計,這些金融業者與一些英國和歐洲大陸的寡頭家族,現在認為總的金融崩潰是可能的,或甚至是不可避免的。人們該能記得,1929年10月金融大崩潰前7個星期,信息靈通的“內幕人”就開始從股票市場撤出他們的投資。同樣的情形也在1987年8月紐約股票市場崩潰之前發生。同樣的過程現在我們看到正在發生。

去年七月開始的貨幣風暴橫掃了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泰幣是貶值了百分之三十之多,中央銀行總裁下台,“國際貨幣基金”和亞洲國家做出了一百七十三億美元的緊急貸款。東南亞的貨幣台風是一九九五年以來最大的一個全球性風暴,這次的貨幣台風,固然有全球性貨幣投機家的運作,如索羅斯(George Soros)等。但是,這個貨幣風暴更進一步提出了一個嚴肅的問題;即全球性的經濟外債容易借,便宜借時,該不該多借?借來的外債怎麼樣使用?貨幣貶值還直接影響到股票市場,今年以來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的股票下降了三分之一,印尼和新加坡下降了五分之一,這個股票市場的不斷下降造成信心危機,為了吸收投資者,這些國家就不得不提高利率,但是提高利率就影響到消費者的花費(買車子和房子等的貸款),和國家的投資,就會使經濟成長下降。這個貨幣危機同時會引發的危機還很多,因為進口的價格上漲,而可能導致的通貨膨脹,國內公司將很難借錢來擴大生產,或保持不宣布倒閉,政府稅收會減少,因而縮減了政府的預算;消費者的需求削減會導致跨國投資者卻步不前。這些危機互相牽制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我一直關注著這次的貨幣台風,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都有一個共性;外債借得太多,短期外債太高。據去年八月二十一日《華爾街日報》﹕南韓舉債九百九十九億五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六百七十五億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二十一;泰國舉債七百零一億八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四百五十七億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三十八;印尼舉債五百五十億二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三百四十二億四千萬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二十五;台灣舉債二百二十三億五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一百八十八億六千萬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八;馬來西亞舉債二百二十三億六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一百一十一億九千萬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二十四;菲律賓舉債一百三十二億八千萬美元,一年內到期者七十三億三千萬美元,外債佔國內總生產毛額百分之十六。)

另一方面,泰國、印尼本國的公司也因為擔心短期外債的償還期限,于是也大批的搶購美元,以便到時有足夠的美元還債。于是在泰國、印尼大家搶購美元,美元的價格愈開愈高,馬上造成了本國貨幣貶值的龐大壓力,這變成一個惡性循環。泰國銀行用了二百億美元外匯存款來搶救泰銖,設法挽救,最後只好放棄讓它自行浮動,貶值了百分之二十七。使得一半以上的銀行因為周轉不靈被查封,許多大公司都面臨巨大的損失,阿爾華特集團(Alphatec Group),泰國的高科技龍頭老大,因為有一億九千萬美元的外債而面臨崩潰。

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教授克魯格曼(Paul Krugman)曾一針見血地指出,亞洲的經濟奇跡並不是由于較優越的經濟計劃,或是生產力增加;而是形成了一個所謂“資產泡沫”(Assets Bubble)的畸形現象。

所有這些,又連帶今天的日本、俄國和巴西的銀行危機,俄羅斯近來的政治金融的危機,直接導致美國、瑞典和意大利的金融危機,以及在全亞洲金融市場的金融危機。全世界都受了“金融愛滋病”的感染。

說實在的,如果我們一一例舉當今世界的經濟,我們會發現,差不多所有國家都有大量財政和經濟的困難,差不多無處不是,經濟背著公債和私債的沉重包袱,慢性的失業,大多數人口物質生活水平下降。這不僅是大多數所謂第三世界國家的情形,而且也是工業化國家的情形。例如今天在美國,支付累積的債務和利息,佔去了國內生產總值的40%!雖然亞洲唯一號稱經濟有所增長的中國,其表面增長的大部分是與“泡沫”有關,即與房地產價格增長有關,其基建的增長掩蓋了實際的衰退。而今年的洪水災害將直接影響到明年和後年的經濟發展,人民幣貶值在大量失業(下崗)人數的壓力下,似乎不可避免。如果中國經濟走向崩潰,對整個世界的沖擊將會是一場災難。

直到最近,美國一些著名經濟學者和金融專家仍不願承認有一個整個世界金融體系危機的存在。他們不同意拉魯什關于整個系統的全面崩潰在出現的觀點。他們辯解說,墨西哥危機,法國危機,日本危機,俄國危機等各有不同的原因,相互沒有關系。直到今天,很多這些專家承認有疾病的征兆,但不承認有疾病。有些專家,簡直是為人不正直;他們和他們代表的金融業早已秘密地準備崩潰。

這一點特別重要,因為,為了能正確了解當前金融危機,必須克服一定的概念困難。這正是為什麼很多專家們,他們知道大量事實,但卻對形勢估計完全錯誤的原因,當今的危機不是經濟學教科書描繪的周期性的危機。現今的危機是一種與某種經濟政策和思想失敗有關的垮台的危機。

這個觀點曾為出名的法國經濟學家阿萊在某種程度上強調過。1993年年底,阿萊在“費加羅報”發表了一系列文章,在這些文章中他批評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歐洲共同體關于世界貿易自由化的政策。例如,他尖銳地批評在世界銀行、歐洲共同體研究中使用的所謂“鄉村/城市--北方/南方模型”的經濟模型。阿萊指出了世界銀行方法論的“基本錯誤”。他指出,“鄉村/城市--北方/南方模型”模型和基于這個模型的研究,在科學上是不合格的。他在結論中說﹕“世界銀行關于世界經濟收獲很大的預測,是為給政治政策施加影響。偽科學的面具,只能愚弄幼稚無知的人。根據這樣的結論作出代表世界千百萬人民意見的決策,豈不是可笑。世界銀行的報告,使人迷惑不解,它只為頭腦簡單的教條主義的無控制的自由貿易思想所歡迎”。

實際上,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現在的災害的形勢是由于激進的“自由市場”思想傳播和違反實物經濟原則而造成的。早在60年代中期,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已經開始實行根本性的經濟和金融政策的變革,但結果造成了金融體系和實物經濟“脫節”,放縱類似癌癥般的債務增長和純粹人為的“虛擬”金融資本,這些都是犧牲真實的實物經濟。

在1970年,該年即是固定匯率崩潰的頭年,國際外匯交易額約6倍于物質產品總量。今天,外匯交易額大于世界市場上進出口總價值的60倍。現在估計,每天約有20000億美元的外匯交易,其中大多是與物質產品的生產和貿易無關。

我們可以根據美國情況清楚地追溯這種變化。我們看到從1966年起,給制造業的信貸銳減。現在,與制造業相比,給金融和房地產冒險投資的新信貸是制造業的3倍。

美國的形勢也成為世界經濟災難的債務增長的範例。1997年美國經濟花33000億美元先付利息!瑞典是個小國,它的公共債務現在是1750億美元,或者是它的90%,意大利的公共債務12000億美元,或者是它的112%。這種債台高築是以各種金融實體和個人的金融資產名義存在的。公共和私人債務市場是形成其他金融工具衍生期貨等的基礎,他們利用在金融界周知的“杠桿”原則。

總之,世界經濟的巨大的金融財富價值,其形式是一個倒置的金字塔。在金字塔的底層是我們的實際的物質產品,在其上是商品和真實的服務商業貿易。再在其上,我們有復雜的、名義的債務、股票、通貨、商品期貨等等的結構。最後在其頂層是衍生期貨以及其他純粹的虛擬資本。實際上,真正的形式很象是幾何上的“雙曲線”。這個怪物用一種很不平衡的方式增長。上層從衍生期貨開始,較之下面各層長的快得多。從而這個形狀長得越來越變形;但是,在這個很薄的真實的實物經濟的金字塔基礎上會發生什麼呢?

實際上,它根本不長了,而且可以看出,根據嚴格的標準,世界實物經濟作為一個整體已經停滯,甚至從70年代已經下降。這一事實,甚至反映在世界人均和絕對基本商品的生產的簡單統計上。

重要的一點必須指出﹕世界經濟的實物產出的增長部分,從生產部門移到各種“服務”和移到在服務部門的家庭消費中去。甚至在中國大陸也可以看到這種趨勢。天真的人們在想,裝璜漂亮的辦公大樓和賓館構成經濟增長。但是,實際上,這種建設卻是從經濟生產基礎中挖出的實物財富。雖然這里有些服務膨脹也許是有用的,大部分卻是浪費。它耗費中國大陸的真實經濟,把可用于生產基礎設施現代化的寶貴的資源耗費了。不消說,這種豪華的建築是與中國境內境外房地產市場及其他金融市場虛擬資本的增長是密切相關的。

綜觀全球的形勢,我們看到回流到農業、工業和基礎設施,以及回流到生產勞動的工人的物質消費的實物產出部分實際在日益減少。正如我已指出,在基本物品的關鍵部門中,人均總產出在停滯和下降。但同時,虛擬資本卻以加速度在增長。這種真實的實物過程和人為的“紙上利潤”之間的差距,正表征著“金融愛滋病”。

在美國,這種過程早已在60年代開始,而且從那時起在加速進行著。它與所謂“後工業社會”政策緊密聯系著。有的人認為這是由于技術改進,從而有可能大量削減工業勞動力。但是,更切實地考察,美國經濟真實的實物生產,不論從人均和地均計量,均比過去20年有切實的縮減。美國今天全面地依靠工業和農業產品的大量進口,很多種產品不再生產,或者生產的數量大大低于本國需求。大量進口這些產品,其價格大大低于在美國生產的實際成本。辦法是靠不公平的貿易、低工資水平,和對很多發展中國家用便宜出口還債進行剝削和掠奪。再則,美國很大部分城市的基礎設施,以及其他基礎設施,缺乏維修,而很大部分前中產階級人口現在在貧困中生活。

真正發生的是美國生產基礎和整個世界經濟在被金字塔型的金融泡沫所“吮吸至死”。這是可以極其清楚地看到的﹕沉重的債務包袱,使農業和工業,甚至整個政府一蹶不振。但實際上,整個金融泡沫,直接或間接地在“挖”世界經濟物質基礎流出的日益增長的收入。

為什麼現在的世界金融體系的“金字塔”注定在不遠的將來要崩潰﹕

(1)金融體系的可信度和穩定性歸根到底以相信貨幣資產最後能變成實物為基礎。一旦信譽動搖,則整個結構將崩潰。(2)如同各種投機泡沫一樣,金融財富“金字塔”必須增長以避免崩潰。一般說,把虛擬財富維持在倒置的金融金字塔上任何特定水平上,有賴于有多大能力從金字塔下一層資產中取得收入。(3)但是,在金字塔的底層,在日益增長的債務負擔以及其他對“金字塔”支付的負擔下,實物經濟在停滯甚至萎縮。榨取收入以穩定債務機構和其余金融“泡沫”,已采取日益野蠻殘酷的甚至斬盡殺絕的形式。(4)不可避免的時間一到,世界實物經濟被掠奪耗盡到一定時候,即再不能輸送維持整個金融機構所必需的日益增長的收入流的水平的時候,到這個時候,或者在此之前,整個金字塔解體。

當然,沒有人希望把世界金融體系災難性地熔化掉。我想只有各國政府合作行動,才能阻止無控制的解體。很明顯,考慮美元的地位以及其他理由,美國政府有決定性的重要性。必須遵循的指導思想是﹕改組金融體系。象對破產公司一樣處理金融體系。有關機構必須置于嚴格的政府監管之下。當體系改組時,上萬億美元的還不起的債務和廢棄無用的虛擬資產必須根據嚴格準則沖銷。同時,必須償還的則繼續下去,以維持主要的生產、貿易和其他必要的活動。現在美國聯邦儲備的典型的中央銀行體系,必須代之以洲銀行的合作制,按類似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建立的那些原則運作,發行大量新的通貨。用長期的、低利的信用貸款,發展經濟的生產基礎,特別要強調基本的基礎設施,大的合作項目如運輸、水利、能源和交通通信有重要意義。重要的是在制訂經濟和金融政策時回到實物經濟。

好了,我不講了。我看你聽得都快睡著了。這些是我最近為聯合國經濟發展總暑,所寫的一個報告的大概內容。玩股票是我用以維持生存的手段,研究經濟才是我的真正嗜好。為了尋求安靜,為了保持低調,我選擇了達拉斯。但沒想到還是讓你給逮到了。對經濟前景說了這麼多危言聳聽的話,但我的股票還是要玩,就像香港回歸的前夕,誰都知道前途不妙,但馬還是要跑,舞也還是要跳,因為我們要生存,生活是不可能停止的。最後奉告一句話﹕無論投資什麼,見好就收,這世界沒有絕對賺錢的事情。有一天您也許會看到我在哪家超級市場當售貨員,請別驚呀,這是非常可能發生的事,那準是我的股票玩賠了,或是世界金融體系的金字塔坍塌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