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太陽穴

劉自立

中標心廣場不遠有一個工地,被磚牆圍包起來已有十年。那工地呈圓形,如建個跑馬場,委實不差。由圓形跑馬場引發的聯想,使人第一,想起奔馬狂駛的暄囂;第二,想起一個碩大無比的耳環.把聲響引向鐘鳴,引向時間,引向日出,使人又產生聯想中的聯想。比如,在此工地上蓋一座宮殿。官殿若費時五載落成,則天天有一個太陽升起,有一個太陽落下,共計一千五百次晨曦,一千五百次日暮。

但是,人,女人,在五個年頭里經歷的生活,有稚嫩有成熟,有衰邁。我認識的那個女人,她的頭腦和身體似乎總是懸在日午,如若加以形容,就叫做如日中天。她站在想象的跑馬場的看台上,兩只金耳環不但閃光,而且嗚嗚作響。

我在她的僅僅一副耳環上,就可以看出許多不同金屬與石料的光澤。耳環像星、像雪花、像魚,像雨滴……。如若一場春播雨洗濕了她的黑發,突兀平原或山戀的廟宇,無論是在東方,還是在西方,都會因太陽投射在太陽穴上,而使她春光滿面,雙眼如星。我有幾次環顧于她周身的經歷。我有時描述得清楚,有時卻無法敘述,而且有些事我確實難以啟齒。我了解沉默的玄妙,在走進她或走出她時,有時把門關上,有時不關門。我記不清也看不清室內的蠟燭到底是熄滅了,還是長明不暗。蠟燭照亮的郊野,蘊籍著什麼?

有人叫她為文化,有人叫她為光明,有人叫她為搖籃。她多少次令人吃驚地向我提起,她看見她的母親從她的搖籃邊走過走向一個男人。那走動的姿態,像是排列谷禾的思緒,像是沿著無形的繩索由滑輪托起一個向上的情感,那不是什麼隱秘之事,只是時隔多年,被她的女兒,也許是女兒的女兒……所看重,夸大和加以渲染罷了。其實搖籃就是搖籃,沒那麼疑神疑鬼。問題仍舊是關于她的構成,作為一的分解和累積,她是那樣的令人不可思議。比如,她在胸前佩掛的那個十字形胸墜兒說起。起碼,這十字是古代的刑具,是石碑,是徽章,抑或是一種既曖又昧的雜種。這十字指向的方向,橫越道路,跨越海峽,使種族之間,地域之間,神祉與帝王之間,產生交鋒.這種博大精的游戲,使她百魅生輝,充滿睿智。這種魅力終于把我的一句問話,駁斥得形同痴盲。我曾提及她的至寶的來歷。就像那接近太陽的大路不能被一般提及那樣,好奇于她的那一顆,兩顆碧藍的耳環也屬純自答無知。

她對我的問話,戲謔地劃一個十字,輕蔑地笑一笑,整飾一下她的發形……如選中建廟地址的有形與無形的智者,匯同我們一代又一代人把陽光固定在她的思想上。然後,在安排門窗的地方開通一些道路,又堵塞一些道路;采納一些光,又排除一些光。那光不溫不熱在她的身上,使她在光線中跳舞,眼睛更明亮,乳房更溫柔,使她漸漸地化入光,將空洞的光更充實,更灼人、眩目和無法觸及。那天黃昏,她把她的光透過一扇彩窗,投照在室內的一幅畫上。我眼前的景致收斂了,灰塵,霧靄、風沙,讓位于晨雨的淨潔,雪和神聖的光暈。由此建築衍生的意念正在1980年代的廣場上漫延。她孕育千年而流產的關于德漠克拉西,關于科學和她的身孕共時發生。

她不知道這種選擇是一種善,還是一種惡;是至善,還是極惡。廣場吞吐的人群隨著日升日落時明時暗,時聚時散,時強時弱。他們作為時代之子,正在這廣場里痛苦地醞釀著,要突破什麼,要尋找什麼。她牽累于時限和人群,就像被人群遮蓋的一種信念,她把母性的愛憐環繞著腹中的生命。暴力正在上升,強烈的沖動移情在一輪靜穆日出的朱紅色上,那日頭正在搜索一些轉世的幽魂,以便在父進母體的時候,插人一個生命的存在。她在自然的背景下把痛苦傳染給廣場。當時拋棄了歲月,變成一天、一天、一刻、一刻、一分鐘,一分鐘的等待,她的眼前的未來和遠在天邊的未來奇妙地溶合在一個夢境之中。就像那首著名的描繪夢中的宮殿的詩,在詩人與建築師遠隔幾代的夢里巧遇。她變成廣場的日子和廣場變成她的日子都已不遠。我十分注意她的神態,一如我十二月分注意這個廣場的變遷。她的瓦礫像新生的星星,也像末日的余暉,像幻像,也像廢墟。而她的面容,正在一個埋去姓名的男子的注視中漸漸暗淡,化人整座城市緩緩升起的暮靄。于是,她的那種單純性被廣場的一種復雜性和寬泛性所替代。作為和薩福不同的她,正在吸納各種男性繆司的能量和體溫。

在東方廣場閃現出來的他們中,有太陽穴凹凸不平,卻可以計算和論證的哲人及其思想的影子,畢達格拉復斯和阿基米德;有近在鄰國,傾聽烏爾都人唱歌的?.帕斯的影子,也有遠在異方的猶太人阿米亥和波西米亞人的影子……當然,作為另一種建築。這廣場上也會響起貝多芬和莫扎特的旋律。她的單一性正在瓦解,瓦解于一首歌的許多音符,或許多歌的同一個主調音符,這音符叫做“愛”,雖然我倆倦于愛的爭論是很淒涼很乏味的.她沒有回答這個古已有之的問題.她不是對此沒有了解,而是實在知之甚多而  于做復。她像所有的中心廣場一樣,把一個脆弱的太陽挾起在東方,她們以表面的平靜伴隨著幾代人生長,往返,消失。那時,她站在那座仿西式的建築的柱廊旁,把柱廊上活著的和死去之人,都納人她的身心。她用一雙呈現愛與賜予如此之多的小手,撫摸那些由柱子代表與象征的男性,或由男性代表與象征的立柱。這一轉換幾乎都是在廣場附近的小公園的敗草叢中悄悄完成的。

人們無法想象她本人也會像一根立柱在廣場閃進夜幕的一瞬間,變得柔情繾綣,婀娜多姿。平日堅硬的廣場在一場情感的秋雨的潤撫後,變成一塊絲綢錦織的裙料。而我,只有在走進廣場的一個特定的時刻,才會油然派生出一種幸運感。這種感覺就像夜深人靜,廣場和她都已失去了記憶,只歡迎我一個人一樣。每一裸樹,一塊磚石,每一扇門窗,都會為我敞開。大廳和內室剛剛盛滿了夜間純潔清爽的大氣。我們互相包容,讓她胸前的十字收劍起四個方向;讓她那從穴脈中升起的太陽只照耀我的心靈。

那時,她很安靜,站在那里,暫時忘記了一切,用她獨有的既寬大又專一的神態迎接我,一個已分辨不出主觀與客觀的,過時的建築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