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圖畫

劉自立

太陽很好。太陽是紅色的。一團血。離這個城,這個樓群中的這座樓好遠。

太陽的血沒有味道。那顏色正在變淡,像時下我的心情。淡淡的顏色給人一種音樂很輕的感覺。即便是坐在中午的一片蔭蔽中抽煙,那煙味也是很輕淡的。

可是,我知道太陽的血正在慢慢地滴下來。透過雲層,透過阻擋我和她接觸的那雙手。那雙手把現實和一幅畫輕輕地割開。這種分割時遠時近,時隱,時現。我已好久都沒有觸摸這雙手。我發現手的影子和五指在月光下是清晰而醒目的。那個時候,那雙手一揮,我的夢就翩然而至。夢的最大特點,是可以觸摸太陽。那張太陽臉,好清涼,黑眼睛,不是一雙,隨意長在那張火焰的臉上,燃燒,冷卻,膨脹,緊縮。看見太陽有許多眼睛,是她具備強光和溫暖的證據。

至于太陽的語言,她要告知于我的,是關于她的身體,現在處于一個神秘的階段。在太陽把她的視線灑在綠地上時,從她的光線里,走出一個女孩兒。她的年齡被純淨的大氣隱蔽起來,但她的豐滿的體態和瘦弱的憂愁,告訴我,她和那紅色物質的一點關系。她手里捧著一張白色的床單。她用雙手忽地把床單散開,晾在竹竿上。那白色的單子,濕淋淋地對折成一頁白色的幕簾。她用雙手拉平邊角的折皺,再用嘴唇親一親人工的鮮香。肥皂泡泛起了夢,把純淨與溫馨滲透在這塊布上。這時,我躲在正午的樹蔭中,分明看見這單子的白色,使太陽微略有所下沉。

如果排除周邊的景物,這世界只有這清純的白色和太陽的一滴血。她沒有馬上離開這種白色。她站在那里,猛然把頭發甩到身後,仰起頭時,看見了那輪太陽。她的眉頭一緊。不知是陽光的眩目,還是發現了太陽的污染,血的污染。她從白色單子前後退了一步,再退一步。這種退後,意味著對于光和純潔的逃避。在這三種原色的對比中,黑頭發,紅太陽和白單子,構成了一幅畫面。一種簡單的加減法,現在左右著她的腦筋。被現實減掉的千千萬萬的存在中,她只是想到了昨天的那次畫展。在同樣純白的畫布上,一個西班牙的畫家,從他自身的門徑中走到中國,走進城市,來到這座東方的美術館。室內陳列的畫面,到處都有被強行阻擋在門外的太陽,有太陽的斑斑痕跡。然而,太陽昨天和前天的影子,依然留在畫布上,形成各種類似生命形態的畫面。我和她都被告知這種細胞和胚胎,具有生動的韻律感。太陽的色彩,現在在米羅的手里,被任意改變,涂抹和變形。

米羅的畫室里,沒有女人,沒有女人的生命,在一種類似單性繁殖的創造中,和太陽做游戲,把太陽滯留在窗戶里,椅子邊和床上。這種類似微觀景致的病菌,十分自由地游蕩在畫家的宅子里。可是,作為十分幸運的畫家,米羅,有一個室外的太陽,有無數室內的太陽。他用冰冷的智慧和太陽結合,讓光發射到體內和世界的岩洞之中,給一個肉眼不能看見的物質,以一種非腦筋可以證實的存在。他把肉體和精神如是結合,具有奇異的、超越了女性一般魅力的生殖能力。

他自己在生殖和創作中進入靜持的狀態,就像地中海被陽光善意地撫摸得發狂。他的畫,所有的點、線和形狀,都預示著一種無形做愛和創造之力。這一點,畫中不見女性的米羅自知自滿,且充滿了像他那身紅色西服般的自信。我們出入這個世界,猶如從米羅畫室牆壁上的一扇門,進入神秘。于是,我告訴她,“也許,他是東方的……”。她笑了笑,那笑自然,且匯入了米羅般的活力。她順著一幅幅畫,走上她的生命之路,並指出一片鮮活的黃色,像啟示葵花,把愛意重新轉向陽光。在另一幅巨長蜥蜴般的畫面面前,她突然全身抖動,雙手抱臂,瑟縮成一團黑點。還是米羅用其特有的意志,向她發動的攻擊。生命,有時是唐突的,荒誕的。當米羅的雨下在她的心里,她忽然下意識地想到屋外晾的被單,也許被太陽的血污染了。她像躲避長蛇巨蜥那樣,要求我們盡早結束這次參觀。

無奈,走出博物館時,天已漆黑,太陽滿臉戲謔,正在朝另一個世界移動。在“回家”的路上,一段很短的路,在心路歷程中被抻得很長。街上的景致由灰變黑,幾點路燈和交通燈,打出紅色與黃色的燈光,像米羅畫面上的弱色。當沉默蒙罩在一個個街口,我的感覺是,我們都被城這張大幕兜起來,隨時都有可能從這塊幕布上墮落下來,像剛剛甩到畫布上的油彩滴到馬路上。她的身上,那條裙子的顏色,在我的眼睛里像甩尾的蝌蚪。城市干燥多塵的空氣,正在窒息這種浮游生物的生命。當這種墨滴,油漬般的生物被黃昏這粗礪的大手摩擦,邊緣參差不齊的隱秘性界線已融入夜晚的純黑色。這種寂寂的夜色一開始是沉靜而博大的,但不久就開始蠕動,喧響甚至有些不安起來。一股滑下城市小丘的晚風驟然吹拂著人們的衣裙,舔拭著花蕊般的心緒。她現在告訴我的,卻還是關于太陽和那條白床單的話題。

她說,起風了,那條單子……她重復這句話的時候,風已把那條單子吹皺,嘩拉啦地發出聲響。她為我沏一杯綠茶,打開窗戶,去看望那條孤單地跳著夜舞的單子。風,把細細的塵土輕輕灑在床單上。一些肉眼看不見的細菌和塵埃已漫漫鋪上這條尚未干透的白布。一杯茶過後,煙絮從我的唇中噴出。她在屋里轉來轉去,直到疲倦讓她躺在地毯上。幾顆糖和幾張CD延續了時間。雖然我明明發現,無論是糖漿還是甜蜜的音樂,都是從一點一滴的氣味與滋味開始,孕成一如人體意志堆積的大廈。幾塊畫面般的旋律在我們之間再造時空。純棉或絲綢以其敏感的質地,接受來自四方的風雨,她被掛在竹竿上,以其寬恕骯髒的氣魄,等待日落西山,把一團血一樣的炙熱和瘋狂盡早收斂。

眼下,太陽的確隱遁起來。夜晚,對于她是一種解放。她在早上看到的米羅和單子上空的太陽,無疑構成了一種威脅。米羅的變形蟲大大觸動了她。她在展廳里東奔西跑,看似要把這微生物、微粒子的世界盡收眼中,但實際上,她是在期望躲進米羅世界在這間大廳里留下的隙地,那里沒有阿半巴(或埃巴拉,ebola )病毒。于是,當她離開這微縮景觀中小人國臣民般地罹難後,自然想到自己身心的純潔,和那塊可以棲身,可以包裹她的胴體的白布的純淨。而太陽,一直是站在米羅一邊的。她從太空把血的原子一點點發射到單子上,最終將會把她眼下被忘卻的純潔,編成一塊血淋淋的織物。如果她現在瞌睡了,我樂意進入她的夢。

她在隔世的夢鄉里,看見米羅,並受到他的會見。米羅把她畫成了一雙黑亮的眼睛。更精確說,是畫成了兩團黑色的液體。但米羅在這雙眼睛旁邊,卻涂鴉力了許多許多白色的單子。這種白色不同于畫布的原色和質料。白布一塊塊被畫家的手撕扯,分割,在大街小巷上橫豎鋪陳,以致這個城市慢慢被白布保圍,包裹和層層纏緊。在她垂首下一頭黑發的時候,一本畫報上,也在報道一個德國藝術家把德國議會大廈暫時包裹起來的消息。那個藝術家宣布他的藝術品是暫時性的,此舉把藝術的永遠性觀念用掃帚清除到一邊。當我告知于她這種觀念的時候,她笑而問之,那米羅呢?白布在畫布上組成了可以包裹議會大廈,可以包裹埃菲爾鐵塔和金字塔的龐大畫面。在被重新拉回日照的城里,無聲的狂風大作,人群脫掉他們的衣衫,都換上白色的衣裙,有些不喜歡“第二皮膚”的女人,也以其白色的肉身,擠列在這突如其來的狂歡者中。太陽這時從樓房的脊背上滾落下來,毫無顧忌地把自己的血污指這些白衣舞人。我被一裹白布纏身,渾身上下並不自在。我在她們的簇擁下情不能禁,不由得手舞足蹈。當她把全身擁到我的胸前,一聲夢里夢外的警告對我說,“不,那不是他的血,不是那種血型!”那不是他的血型。太陽滾到哪里,哪里就燃燒。這燃燒發出 啪的聲響,在人的耳際卻轉變成一種悅耳的歌唱,剛才聽到的CD,有一張干脆就叫做《折疊的床單》。

太陽的出現把靜夜的景觀一舉改變。我發現這火焰開始向縱深發展。先是有一種生命的花朵被燒成了焦炭。那座燃燒的樓房看上去像是一只自願爬進火苗的蟲子。繼爾蟲卵在這火焰的肚腹內部翻了個身。不成形狀的四肢掙扎地沖向第一聲哭泣,但沒有成功。他沒有發出聲響。那不是他的血型。觀賞者和解剖學者以及帶來顯微鏡的醫護人員,都在一張鋪與同樣白色床單的床邊站立。觀賞者的手中高懸起一幅米羅畫,再念出一聲拉丁文。微生物的生命源的發音在手術室般的屋子里回響。檢查,已從藝術的階段進入醫學的階段。星座在室內留下的龐大陰影,如若譯成文字,可能判處她的死期。可是奇跡般地復活,卻在她術後所修煉的打坐課中成為事實。她的精神上出現的古代的紅字和皮膚上映出的太陽紅,使她天生變成了米羅的個人的模特。不是他的血型在起作用,而是那顆太陽。從第一顆太陽到第十顆太陽,都在忽高忽底,忽左忽右地親近她。他,已成為星座和細菌玩于股掌上的一 粒平庸的人種。他的血液屬于哪顆星座,其實並不重要。當白衣天使降落在白房子里,我甚至聽見有人在讀起一條消息﹕研究人員說,一個單個的蛋白質分子有可能使得細菌形成“慧尾”,並推動它們通過脆弱的宿主擴大傳染……。“慧尾”和宿主兩詞,新穎,陌生。慧與尾,在我的意念中衍化為智慧的理性與生命的舞蹈。即便是她躺在床上,躺在手術台上,甚至踏入墓穴,我都會為她身上隱藏的舞蹈天性而激動。這種舞蹈畫出的幾何體,將以其強大有力的推論,為那些變形蟲的細微存在,添加證據和魅力。她的舞蹈,在一個男人的面前出現,男人點燃這根火柴,直到那男人被女人的火焰燃燒。那麼,他的血型,就變得無足輕重了。

1 2 3 4 A B CD,……那一夜,由于米羅一個上午的啟示,我終于發現,舞蹈和數學竟如此巧妙地聯在一起。“你是指米羅不是那種血型嗎?”我問道。“不是。”“那麼,是太陽的血型了?”“……”。聽到這里,我看見米羅的胚胎一夜瘋長,都長成了她的孩子,但她堅持否定白單子上那幾滴血是屬于他的!!我們一起躺在早已變得僵硬的床上。她從毯子里爬出來。一個白色的肉體在幾近晨明的微熹里摸到窗口。窗子被打開了。那條白色的單子全身發黑地掛在樓下。那些被污染的印跡,又畫出一個嬰孩熟悉的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