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三﹕阿勞

劉自立

阿勞以其耄蹀之身緩緩地走上舞臺,宛如一個神話中的老者。

他的出現給這個劇場帶來了一道光彩。也給這個民族似乎帶來了光彩。台下掌聲四起。

在他八十歲誕辰的慶祝音樂會上,老人演奏了貝多芬的鋼琴奏鳴曲。

他的《熱情》,在極好的控制中强健地爆發和收束,令人感到他一生的喜怒哀樂全都凝聚在這部曲子堣F,率直而深刻,準確而浪漫。他的身體幾乎是僵直地矗立在鋼琴前面,手指的擺動幅度很小,但是音樂却在老人的手下如江河一樣開始奔流不息。其音量極爲宏大,寬泛,其音質亮麗堅實,觀衆預期的演奏效果完全展示了出來,真好像是貝多芬在傾吐他的意志和欲望,情愛之歌在大廳堜I嘯。演奏到高潮,阿勞的身體開始由衷地擺動起來。一種行動和不行動,青年和不青年的雙重撞擊的人體旋律,在音樂旋律之外形成又一對位。人們對于老人的擔心轉化成對于音樂的雙重的滿足。

是的,如果你仔細地聆聽,就可以聽到一種和死亡迫近所做的浮士德般的抗爭!

智利的這位民族英雄,在他的舞臺上向我們宣告了什麽呢!

答案是音樂的語言,不是語言本身。這就是說,阿勞的精神,不能只是訴諸語言;而要訴諸音樂。

在他明亮但是又極爲模糊的眼神堙A他的視綫是否穿透了什麽?其所見之天地是在音樂之內,還是在音樂之外?我們不得而知。因爲我們也同樣不知道所有這些他演奏了無數次的貝多芬,李斯特和舒曼。今天,在他的心中有著什麽樣的存在。從對于音樂世界的本身的投入,异化到與主體的合一。音樂不再是須被懸置的物外之在,她已經轉變了,轉變成爲和他同一的本質而非只是一種精神的現象和表像。這個過程是用一生的時間鑄造而成的。

也就是說,現在,他的眼睛在注視,還是在幻想,抑或總結,都是難以揣測的。

他在極爲精確地控制鍵盤的時候,忽而會不自覺地向著鋼琴的前方張望。

這樣的張望本來是沒有任何方向的;同時,又是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的一種很大的關注。

他的眼睛,不象CD封套上的肖像那般神采飛揚黑白分明。這時的他的眼睛帶著莫名的憂慮和倀惘,帶著一種無名的情愫而溢表于情。

他擡起頭來,在極爲滄桑和憔悴的面孔後面,出現了一個可以看到的堅强的意志,一種可見的意志。雖然,這個意志又導致他眼中一片空白——我看見的是他老人家的眼白,一個空洞,一個畫面和音樂的停頓。

他仰望大廳上方的表情一閃即逝。

前方和上方的涵義在貝多芬的節奏中被很快就取消了。

然而我却記住了他特屬的這個瞬間和永琚C

貝多芬的熱情在他的熱情中被鑲嵌和固定起來,是理性的狂熱和狂熱的理性的合一。是德國人的最理性的非理性的表達。

我不知道智利的民族精神在阿勞的手下究爲何物;就像日本精神和印度精神在小澤征爾和梅塔的精神世界中的位置。

或許,人們是略知一二吧!

從《熱情》滿懷的精神指向出發,世界上的人們對他可以有無數次的無數種的,無數類的分解和綜合。

熱情是指向一切理性和和宗教的起點;是以後的人們發明反抒情冷抒情甚至無情無意/義之音樂和文學文本的起點。其表現方式也是格式各樣的。

在阿勞彈奏德彪西的畫面音樂的時候,音樂和畫面,好像都爲他帶來了一種大于音樂和藝術的思考。雖然,熱情的方式是有所轉換的,其轉換的模式是從主觀到所謂的客觀——也就是向著畫面的所謂的印象轉換。

于是,音樂的直接的參與被音樂的描述所暫時隔斷了。

人們在用他們的音樂和音樂的發展在塑造我們自己塑造的世界。是一個大膽的模仿上帝的行爲。

阿勞是在向往他自己的宗教嗎?

他的哲學如何進入貝多芬和李斯特呢?

他的哲學是什麽?

……

我見過他回到他的祖國時的感人情景。智利老百姓夾道歡迎他們的英雄歸來。那時,他彈奏貝多芬的《皇帝》協奏曲。

人群在歡呼在雀躍!

人們對他本人的崇拜正在取代著什麽,甚至他們民族的宗教和藝術。

音樂在他的身上已經成爲宗教。

我們真的期望在沒有語言和哲學命題的音樂真空堙A享受阿勞天鵝般純淨的音樂精神。

現在他結束了最後一個音符。

他艱難地站起身來。

他用一雙老者模糊不清又卓然有神的眼睛面向觀衆,面向我們,我們這些中國人。

這是身前他也許沒有想到的事情。

阿勞的眼睛和眼神。

眼睛和眼神的交替,對位和溝通,是一個人完成他的使命的最好總結。

因爲沒有眼之神靈的庸衆實在是比比皆是。

真正的神交——自我和自我——自我和他人——的神交,畢竟是用眼睛來完成的。

這交流後留下印迹!

神,留下印迹!

阿勞,留下印迹!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