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神秘的道德—梅特林克

劉自立

這是極為明顯的,我們心里對天國的無形的興奮任意地受到我們隱蔽之思想的驅使。我們無數的直覺是掌控我們生活歷程的大聲喊叫的女王,雖然我們對其不擲一詞。我們奇怪地使大事化小一如在我們的言詞里!我們相信我們已經潛入深不可測之地,我們在那個地方的表層出現。水滴在我們顫抖的指尖上閃光它來自各不同的大海而無回返。我們甚至發現洞穴里藏匿著令人困惑的財;我們回返白晝之光,我們得到的財寶是虛假的--只是一些玻璃的碎片--繼續在黑暗中,卻閃耀著財寶的光芒!在我們和我們的靈魂之間沒有可以穿透之物;有這樣一個時刻。正如愛默生所言,“在此我們受苦受難,在希望中我們至少可以面對現實,真實的尖峰和邊緣。”

我已經說過,人類的靈魂正在設法互相接近,即使這並不能在證明中闡述,它至少是根深蒂固的,盡管朦朧不清,被告有罪。它很難受到一個支持之的事實之提升,因為事實是滯後的,我們沒有看見這一巨大力量中的偵探和營地居住者。但是我們有時似乎有所感覺,而且比我們的父輩感覺尚深刻,我們自身的孤獨並不在場。相信和不信上帝之人都在創意一個行動雖然他們是確實孤獨的。我們看見我們正處于嚴格的管制之下,當到處都陷入人類黑暗的意識里!可能現在比過去精神之花瓶更少接近于密封狀態,在我們當中更多的權利浪起滔涌?我不知道﹕所有我們能夠確定陳述之事是,我們不再隸屬于某一個同樣重大的被計入傳統之錯誤,但是其為自身的一個精神勝利的象征。雖然似乎我們的道德代碼正在改變——正在小心邁向我們尚未得見之高等領域。當我們確有新問之時那個時刻可能就快到來。讓我們說,什麼會發生,如果靈魂突然顯現,而且被迫進入姐妹之聚集地,撕去了她們之所有的面紗,而且負載了她們許多的思想秘密,托出她的真至之秘,她的生活之不可思議只行為?她會為此而感到羞愧乎?什麼事是她必須隱藏的?她是否會像害羞的處女一樣在寬體大袍之下隱藏其長長的發辮和肉身?她無以知曉男人,這些跡象從未向她顯示。他們對其寶座敬而遠之;即便是妓女的靈魂也會在人群中不事懷疑的通過,在她們的眼睛里閃出孩子般的微笑。她偶干擾,她生活中的聲明有光光顧,這是她能夠回憶之唯一的生活。

有無她為之心愧之罪惡與犯罪感?她背叛了,行騙了,撒謊了?她是否忍受了苦難而為之落淚?她在哪里那時候男人把其弟兄交付于他的敵人?可能吧,遠離開他,她淚水沾襟;自那一刻她變得越來越美越來越深沉。她沒有羞恥因為她未有所為;她還是純潔的在這類謀殺之中。她經常將這類內心之光轉移到在她以前充滿罪衍的工作中。這些事情被一種無形的原則所控制;因此,毫無疑問,還出現了一種上帝的不可解釋的放任。正如我們所為我們限制了這類寬恕;而死亡這“偉大的安慰者”,已經通過,他不願意沉落其膝而沉默,因為每一個寬恕的符號都屈從于逝去的靈魂嗎?當我站在心懷仇恨的敵人僵硬的尸體面前;當我看到其蒼白的唇舌吐出對我的誹謗,這盲目經常為我們帶來眼淚,這冰涼的手已經讓我做了多少錯事——你能夠想象我還是想要報復嗎?死亡已經來臨而且一切都得到彌補。對我面前的靈魂我無可抱怨,

我本能地識別它高翔于蒼白的過錯和魯莽的失誤之上(多麼令人贊嘆所有的意義都來自其本能!)如果還有徘徊者怪罪于我,這並非我一時不能忍受,而可能是我的愛情沒有足夠之崇高而我的寬容也來得過遲。有一種權威已經相信這些事情已然被我們了解,深載于我們的靈魂。我們沒有按照行為裁判我們的伙伴——不,甚至沒有按照他們最為隱秘的思想裁決之;因為這些是無可辨認的,我們離開辨認之尚處遠方。人們一度認可其罪行並且以此中一切為榮,而且有認為黑為最亮之說,在一個單一的時刻,芬芳和純潔之氣息圍繞著他的存在;在接近哲學和殉道之時我們的靈魂可能會沉入無可忍受之黑暗。聖徒和英雄選擇那些面孔帶有墮落之標記的人做其友的事情是可能發生的;在另一方面,他們的臉上又帶有夢中之雅的榮光,他不會感到對于他有一種“兄弟互助之氣氛”。什麼信息把這樣的事情帶給我們?其中設有其意乎?Ale there laws deeper than those by which deeds and thoughts are governed ?我們所知為何,為什麼我們總是根據一種未曾言語之規則行事,而且其為唯一無過之規則?因為它大膽宣告,盡管如此,既非聖徒也非英雄還是作出了錯誤選擇。他們只是服從,甚至聖徒被他們的首選者出賣,卻仍舊堅持其事之不朽,他將知曉其認為正確之事,而從未後悔。靈魂總是記得其他靈魂是純粹的。

當我們冒險移動覆蓋著神秘的神秘之石,一種沉重的情感之氣氛從深淵里奔涌而出,詞匯和思維像中毒的文件。我們的內心生活似乎沉淪過深而無可更變。當天使站在你的面前,你因沒有罪惡而覺榮耀;這里可有自卑的無知?當法利塞人圍繞著癱瘓的迦百農人耶穌可讀到這可憐的思想,是你正如他所一見而確認的?他判斷他們的靈魂——並未視而見之,遠離他們的思想,是一種智慧之光乎?如果他的指責是最終的他可是一位神?何以他講話一如他在剛剛開始游弋時那樣?basest的思想和高尚的精神是否將在鑽石上留下其標志?上帝的確高高在上地What god,在我們所犯之嚴重錯誤中微笑,一如我們對著爐前地毯上的寵物微笑?若你(變得真誠而純粹)你是否會在面前天使的眼中試圖隱蔽你的小小的動機?可是在神聚集的山脈上是否許多事情值得同情?我們的靈魂完全知道必須在生命之沉默中償還其賬務,一個偉大判斷之手一定會關乎于此,雖然他的判決超越了我們的視野。什麼樣的帳目必須償還呢?我們在哪里可以發現啟蒙于我們的道德之密碼呢?一種神秘的道德在超越我們思想之領域炫耀著?我們許多神秘的願望是中心之星中一無所用的人造之星嗎?它隱藏在我們的眼中嗎?一棵明顯的樹在我們心中存在,我們所有的行為和德行不過是朝生暮死之花葉乎?我們無知于我們靈魂應該負責之誤,也不會在更高的智慧和其他靈魂面前感到羞愧;我們自認是純潔的並不害怕判決之來臨乎?在哪里靈魂不懼怕其他靈魂?在這里,我們不再處在人類完備的知識和精神的生活中。我們發現自身處于第三個柵欄之門前﹕那是神的神秘的生命。我們摸索之而小心謹慎,而且確信邁出的每一步,正如我們跨過開端。即便開端已經跨過,在那里我們確實有所發現嗎?在那里我們是否發現了我們可能違法的損壞的法律﹕這些在我們意識中存在的法律我們無以知曉,雖然我們的靈魂會受到警告?據此進入犯罪神秘陰影之時蔓延至我們的生活而使我們越發無法忍受乎?何為我們所犯之精神的罪行?它是我們與靈魂之抗爭之羞辱嗎,抑或是我們和上帝之間無形的抗爭?這種抗爭如此奇怪的沉默著以至在空氣中連飄浮的  嚅之聲都不聞。是否我們有時會聽見女王緘口不言之語?當事件在表層飄浮她苛刻地保持沉默;而此間還有一些我們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之人,他們會扎根于永恆。有些人正在死去,有些人注視著我們,抑或呼喊,另外一些人首次向我們走來,抑或一個敵人正在經——也許她沒有  嚅而語乎?如果你聽到了她是否已然不再有愛?在未來,你是否不再對這為朋友保持微笑?而所有這些都無關緊要,設置不能接近外在之光,人們不能將到此事——孤獨太偉大了。“在真實中,”

Novalis說,“只有在這里靈魂才會激勵自己;它會整體移動,屆時人類將會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良心乎?”只有此刻這些人的參與才被了解。我們必須等待直到這種高級的道德意識逐漸地,緩慢地形成。繼而有人可能得出將被作出的解釋我們所有人都感受到靈魂的這個部分,就好像月亮的面孔,自從混吞初開沒有什麼人可以感覺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