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貝多芬與斷頭臺(之一)

劉自立

貝多芬和我們的關係之遠近是一門藝術。說遠就遠,說近則近。你說他是一個西方人,可是,在我們這堙A東西方的匯流,似乎是在形成一條看得見,又看不見的洪流;你說他是一個英雄人物,可是現在,英雄之死和英雄的復活二論幷存;你說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烏托邦幻想象的魅力,究竟是暗色還是亮色?貝多芬和我們形成的關係是一種對立和對峙還是一種融合?我們和他們的文化的和宗教的,歷史的和人種的關係究竟如何?他和他的時代,和他的時代的聽衆的關係,又是如何?我們中國人聽老貝也曆百年,我們的每一場交響樂,是將我們靠近他,還是疏離他,還真是不好說。我們的音樂,如有人彈奏的肖邦,是在解釋“那個他”,還是在解釋音樂家自己和音樂家的鄉思之情如中國的詩詞?而老貝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也已經隔了幾百年的歷史了。他們又如何對待他們的樂聖?一個如此古老人物的音樂,何以在我們這個時代,還是氣勢汹汹地轉輾世界各地的舞臺和錄音間,持久不衰,愈演愈烈呢?這是一個簡單的音樂魅力所能够解答的了的嗎?

我們看到,貝多芬音樂的重復性,大大超過其同時代文學藝術的名著。這些兄弟藝術之間的遭遇的確不同。他的音樂,確是難以以落伍爲其衰敗之理由的;雖然,我們像對待一切古典人文作品一樣,也會將我們當代人對他的解釋,硬性的加在他的頭上,還美其名曰:文本解讀……;可是,這樣的文本解讀,的確表現在一代代偉大指揮家的身上;從托斯卡尼尼到西蒙。拉特;從福特文格勒到阿巴多……無不通通在老貝的文本之中,加進了他們的理解和處理手法;同一顆理性的種子,也會結出萬般迥异的果實。理性和理性的不同,以使得貝多芬的音樂産生了無數種不同的樣式。在不同的風格和理性傾向上,貝多芬得以進入,又離開了他特定的時空。在這個意義上說,貝多芬是無窮的。用只能確定一個前提的邏輯語言加以分析,此一老貝不是彼一老貝;但是,同一性,在這堿O無能爲力的;因爲,無論如何解釋他,更新他,他的原形還是老貝;反之亦然,保持最爲嚴謹的古典風格,老貝的异化,也是無可挽回的。如是一來,此一老貝,還是彼一老貝;是,還是非,在這堙A是一個無意義的陳述。而正是因爲如此(或者如彼!),老貝的魅力,才能無限地展現出來而達于超然。我們在無數這類的演奏之中,看到了幾乎所有現代哲學的陳述;對于邏輯的,反邏輯的,理性的和非理性的陳述,以及神性的和世俗的陳述,一應俱全的,只不過是用音樂語言進行的陳述。用形象的語言來加以解釋的話,就是,每一個指揮和演奏家的處理,都在演示一個偉大的貝多芬,又同時在演示他們自己,從而確定他們自己的不巧的地位。

這樣複雜的“對位”,使得進入這類音樂的人們,加深他們對于幾乎所有時代音樂文本的思索和體悟;他們在樂句的一開始,就在兩個時間當中行進,他們是那些可以一次踏進兩條河的幸運兒;他們的古典的特徵和現代的特徵一分爲二,又二合爲一。他們在老貝複雜的曲構中領略到完整的邏輯構思,同時體悟到一個極爲簡單的樂句顯示出來的神性;體悟那種類似中國的“禪”機。因爲,極簡的藝術,是唯一可以和極端繁複的邏輯建構幷行不悖的藝術。今天的人們也許正好困惑于此,實際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我們在傾聽托斯卡尼尼的指揮的時候,我們領略到的,是那種對于老貝絕對忠誠的精神;在卡拉揚那堙A我們在老貝的作品中,則呼吸到被誇大的浪漫主義氣息;而在克萊勃那堙A數學精神和浪漫主義的融合雙盤托出。我們有時茫然于所有的這類解釋。幾年前,我們期望薩瓦利什帶來一個英雄的貝多芬,但是,我們在北京看到的,(那是第四交響曲),却是一個非常學院派的老貝,人們用原汁原味,對此加以調侃。那末,如果老貝今天親臨我們的音樂廳,來詮釋自他的音樂,事情又會如何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