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百年以後又寂寞

——讀《大公報新論》新感

劉自立

大公報度過一百年所謂慶祝以後,又似乎處在萬籟無聲,唯有寂寞的狀態。叫我看來,是因爲百年以後,幷沒有大公報課題研究的突破性見解面世。大公報寶貴遺産的整理和更新忽然無人響應而自處落隅。連我認識的老大公報人對待之,也有事過境遷之感。所幸近見《大公報新論》一書的出版,好像多少對這類擔憂有所解除,雖然說不上完全解除。因爲此書到底是在論述三十年代的大公報,未就大公報整體研究作出新論。但是僅就這個劃年代研究而言,作者賈曉慧先生還是提出了她卓有見解的材料和觀點。這些觀點對三十年代的歷史尤其是經濟史料,做出相應的整理規範之同時,自然也對大公報面對那段歷史采取的態度作出了判定,得出了結論。由此可以推此及彼,想到大公報的以後和再以後。就是我們以前所說的,將大公報的民間報紙的價值和作用做出整舊翻新的恢復工作。不然,大公報的寂寞是無可避免的。如不如此,大公報就只能是一張歷史上的新聞紙。

放進歷史中說歷史,一向是歷史研究最好的方法論和觀點說——記得唐先生振常公在世時有如此說。以後的大公報研究者也繼承了這樣的學風,以大公報公道之精神,公道地對待大公報。

于是,公正地對待三十年代中國發生的,我們現在盡人皆知的歷史大事變,尤其如918事變這類頂點的大事,就成爲研究那時候的大公報的必然。在那樣的一個嚴峻的局勢堙A大公報的態度和國民黨的態度如何,人們一直以來關心之,反思之。因爲現在的關心和以前的關心不同。以前,只許一種態度說話,而今,可以質疑之,而有其他觀點的存在。遂形成歷史懸案的多頭綫索。這當然不包括那些只會,也只好說官話,套話的人。因爲按照他們的說法,大公報因襲國民黨的“不抵抗態度”,遂自然而然淪爲其幫凶。

大公報爲當時的人們,也許也涵蓋今日的人們,勾勒了一副發展經濟以圖强國而抗戰的圖景。這副圖景可以稱之爲是大公報理想主義的一個顯著象徵。在這個幾乎是夢幻般的圖景中,大公報企望在國民黨銳利改革,勵精圖治,反對貪官腐敗的大宗旨下,在消除所謂的內患,抑或聯共的意圖下,達到中國民族之復興。其意可贊,而其旨稚騃可笑也!因爲,在中國實行什麽樣的政治和經濟體制方面,大公報雖然舉行了由當時絕對精英人物參加的大爭論,大探索,但是,他們的共同弱點是,忽略了共產黨人的力量和影響,忽略了蘇聯和全球社會主義思潮之影響。在這樣的一個影響和實踐的條件下,胡適之的民主主張也好,其他人的漸進民主主張也好,都沒有能够達到解决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根本問題之途徑。在舉世矚目的西安事變發生以後,中國共產黨的勢力一舉壯大發展,全國遂出現所謂的抗戰之大好局面。其中原因,就是因爲當時的人們,包括大公報的主腦們,沒有來得及嚴格研究社會主義和中國社會之關係;他們沒有研究寫出如[六十年來日本與中國]一書同類的“多少年來的社會主義和中國”一書。這是他後來左傾而“新生”之必然。

大公報對待日本人侵略中國的看法,一般來說是難以爲國人接受的。當時的大公報上,也刊登過民間的幾乎是激烈抗議的文章。但是他們還是固執其見,堅持其論而進行大量的說服工作。這樣的說服工作,終于因國民黨一再拖延抗戰的啓動工作,而最後被大公報所詬病之。

國民黨的不抵抗和消極抵抗的態度,與當時高漲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情緒適成黑白反差。何以出讓東北,像一首歌曲堸菄滿A“國民黨的軍隊有好幾十萬,恭恭敬敬地讓出了瀋陽城……”大公報人的解釋,就是所謂大名鼎鼎的“明耻教戰”。胡政之說:

“吾人以爲今日之大患,尚不在外患敵兵,而在政府與社會人才破産。”

“以奄奄一息之身,任何名醫,難奏速效,倘複不慎,死亡隨之。”

這是他們立論的全部基礎。這個基礎在書中有許多交代。簡言之,和越王勾劍臥薪嘗膽有异曲同工之處。因爲夫差那媮椄O一時强大的;越國一時弱小。明耻,就是臥薪嘗膽;教戰,就是自强不息,壯大經濟,暗中備戰。這個態度,這個道理,在半個多世紀以來的中國是上了黑名單的。

實際情况是怎樣的呢?現在的說法不一。各類書籍中,也有各自的根據。比如說,在1932年,中國共產黨在江蘇成立的蘇維埃政府,就是918以後不大不小的歷史事件。蘇維埃政府的成立,在中國共產黨人看來,是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而在國民黨人看來,則是要分裂國家,影響備戰,故要剿滅之。大公報對此發表了十分强硬的言論——

“當中國忠勇將士在淞滬間受日軍陸海空攻擊,肉搏流血……而江西,湖北,爲剿匪事尚牽制大部軍事,此誠國難中之最大矛盾,國民所引爲痛心者也。”(見該書,下同)

在國民黨的領導下全民抗戰,是他們的一直以來的主張。這個主張在西安事變以後,變得更加重要。張先生季鸞公親寫傳單,在發生了事件的西安上空播撒,以至出現西北軍,東北軍的軍人看之頗有悔過之意的傳說。這就說明了西安事變的反作用。這個態度在以往的大公報研究埵蛣M是一個禁區。但是,在時隔幾年以後,在張先生仙逝時候,國共兩党要員,都贊揚了張的爲人和爲文。

張的大致主張就是所謂的“國家中心主義”。這個主義在國民黨那堿O不成問題的;在共產黨那堙A在他們的也許是戰略也許是策略的部署中,至少在抗戰的前期,也是不明顯反對的。直到抗戰以後的重慶談判,在表面上,他們還是擁護蔣的領袖地位的。雖然,在此著中,西安事變時候,大公報的態度,幷未展開言之,但是也有了涉及。

在抗戰中改造中國,改造國民黨,抑或實行訓政後時代的民主,這些問題,在大公報上已經展開討論。這是他促進政治改革的一貫態度。雖然這個改革最後是以失敗告終。共產黨取而代之,是國民黨改革的終站。但是,大公報人和大公報邀請的學者們,在當時說出的那些道理,是否完全因其失敗者的地位而歸于無意義之清談呢?結論剛好相反。大公報的政治改革乃至中國現代化之主張,說的是在經濟(工業),科學和政治上齊頭幷進的改革——這個說法,在事過近半個多世紀的中國,又被提了出來。中國究竟是要走社會主義的,還是半社會主義的,還是半資本主義的,還是資本主義的道路,當時很有一番爭論(他們說的各種主義,和後來的人們說的也許不盡相同。)這個爭論,人們在閱讀此著時,當然有親近感。因爲,在學術界,這個討論是新瓶裝舊酒!

大致而言,在那篇由丁文江先生打頭,關于獨裁和民主的大討論堙A說中國要實行獨裁,獨裁有理者,或者說暫時有理者,有之;說獨裁無理,要即刻實心民主者,有之;說中國應走歐美的道路者有之;說中國應走非蘇聯之道路者有之;說中國應走第三條道路者,不走蘇聯,德,意之道路者,亦有之。

在實行何種樣子的政治體制上,大公報的看法是:“中國今日,除國民黨外無强大之政治組織,國民對訓政,久已承認之,是則國民黨之責任,惟在厲行遺教由訓政到憲政,踐其對國民之約言。”

在實行憲政方面,也是如此。包括中國共產黨人在內的中國政治家和知識者,在主張實行何種樣的憲法時候,都主張實行歐美之憲制,而反對蘇維埃化(《張君勱傳》)。至于以後歷史開了玩笑,那不是大公報的責任了。

在實行何種樣的經濟體制的問題上,大公報也是各抒己見。值得一提的是,經過一番整頓,三十年代中期,也就是說,在一九三六年前後,中國經濟出現了一次復興。這個時期的各類經濟指標都有喜人的表現。在此形勢下對中國經濟前途的展望,更加引人注目,進而言之中國經濟體制只設想。說是實行純粹社會主義體制者居少,說實行統制經濟者居多。這其實是一種改變以後的國家干預式經濟體制。大公報說,“歐戰以還,美國資本主義已經充分發達,造成尾大不掉之形勢。其采取法西斯傾向,施行統制經濟,成敗雖未可蔔,要不失爲補救之一道”。雖然他說,蘇美之統制經濟“迥不相侔”。這和張季鸞在大公報一萬號中鼓吹的中國的“社會主義”,可以說是一個概念吧!諸如此類,不一而足也。

于是,在大公報人的眼睛堙A在不觸動國民黨統治的大前提下,進行中國的全面改革大想法,在其版面上和盤托出了。這個盤子堛熙f色究竟有沒有價值,今天看來是有價值的。因爲今天的中國,人們對于如何實行經過改革的憲制,經過改革的民主,經過改革的經濟體制(更加深化的經濟改革),還是衆說紛紜,莫衷一是的。細而糾之,今天的中國,究其政治局面而言,也是唯有一個黨,在沒有其他政治力量與其競爭——國民黨還有共產黨與其競爭——之局面下,發揮其政治之作用的。談論改革政治之道,或者說,沿用大公報的說法,也是要在一個党的領導下,達至其政治目標的。

在經濟方面,大公報所說的統制經濟,是在關于自由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的爭論爭論中出現大經濟體制,經濟政策。這個統制經濟如何,一直以來,人們的爭論同樣莫衷一是。中國的自由主義者和所謂的新左派,就是在這個問題上被糾纏在一起。

在實施憲政方面,除去村級選舉,還政于民的憲政體制之實施,還沒有提到日程上來。民主和自由的討論,以及新威權主義的討論,也同樣是各持己見。過渡階段是一個相當長的歷史時期,是一百年,還是一個原本意義上的過渡階段,都還沒有結論。在此著中,爲大公報注重的民族工業的明星人物,如永利制鹽公司的範旭東等人的歷史作用,在今日,仍有借鑒之功用。相比之下,今天的中國經濟“精英”人物如仰融,楊彬加上那些爲官的貪吏敗殍,經濟人的歷史地位又該何論,也是一個人人困惑之問題。

在解除了所謂國民黨和共產黨的紛爭以後,中國社會的歷史遺産,是否還應由這兩個黨留下的價值標準代爲判斷?(大公報人如張先生,不就是被糾纏在和蔣介石的個人關係中而拔身無力嗎!)這一點也要進行澄清,以達澄明之境。與時共進,是一個艱難的,但也是偉大的選擇——包括實行新聞改革——恢復民間報紙;擺脫黨派對于媒體的干系,是人們紀念大公報的真蒂所在。沒有和抽取了這個真蒂,紀念就流于一個空殼。紀念流下空殼,寂寞當然就會接踵而至了。大公報在此一方面的說法是極爲清晰的——“大公報是一切人之喉舌”,非一黨一派之。他還有一個“第四權力”說。也是闡述類似以往所說之“無冕之王”的意思。若果如此,前述所言之大公報百年以後的寂寞,就會一掃而空。一個在新的時代,以新的面貌出現在世界的,新的大公報,就會在繼承其早年討論過的問題上,來一個新新的探索。這個探索,是以“一切人”爲其共器之功能的。就像他的前輩們所做的事情那樣。我們是否可以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