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關于歌德

劉自立

筆者前幾年參加在昆明舉辦的歌德誕辰250周年學術研討會,有幸親聆中外學者暢敘有關歌德研究的最近成果,雖為門外漢,但仍不失思想上的波動。歌德現象,乘承德國人理性思維的傳統,以追求龐大的思想體系為能事,以期解決人類(起碼是歐洲)的生存與發展問題。當然,這種生存的內涵,多指文化上的生存與發展。就歌德與發展的體系而言,有學者指出其基點概括為三維世界,即神、人、魔。一般而言,人之存在,若依據神的旨意,通過奮斗,即可達于天堂;反之,若合流于魔,墮落于感官淫樂,即會淪于地獄。因此,人間的事,不可貪戀于感性之階段,必有一番柏拉圖式的超越,也就是說,必然有精神層次的歸屬。

可是,這種類似黑格爾式的“螺旋上升”,每每放棄對于人之主體性的追求,而達于“絕對精神”,就其階段論而言,人,或可以非人之超越——實在是一種桎梏——方可達于異化(雖然,黑格爾是稱其為異化之揚棄的)。僅就人本身的位置而言,浮士德的人性,其實恰恰在于他的“善、惡”並包。“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獸”——道出了人類存在之繁復矛盾的性質。黑格爾的正、反、合三段論,到了現代、後現代哲學里,已可去掉合題,從黑格爾的哲學在以後的“實踐”中被檢驗的情況來看,“合題”之出現,往往不是“揚棄”,而是“斗爭”!這樣一種斗爭造成了違背黑氏所謂客觀唯心論的本質,而達于“主觀”的意志。因此,以後的哲學家,往往對黑氏的“斗爭”哲學,報以疑惑與反對的態度。人本主義即人文主義之回歸,以德語哲學的脈絡而言,已屬主流。加之薩特的“存在先于本質”已說明,先驗規定之“絕對”精神的虛妄。人的生活道路,也就是他自己的選擇——被選擇,構成了生活與生命中的本質。類似這種主體體驗,尚包括在其他現代哲學家的主張中,如克爾凱郭爾,雅斯貝斯等。

如此一來,歌德的思想是否被擠出了現、當代哲學論證的價值以外呢?筆者以為恰恰相反。因為歌德的文本的整體框架是十分堅固的。他的“生活之樹常青”的教導,每每可以突破他自己設定的“絕對精神”,從而上升到非絕對論的生活之樹中去。生活本身的善惡,人性本身的善惡,一直以來,都是生活中人的存在的本性、本質。浮士德的當代涵意,當是他的對生命復雜性的澈底洞悉——從而反對了黑格爾的“異化”論——其實,用黑格爾的話說,浮士德的現代意義,當是一種對“異化”的異化——即從絕對的精神層面中返回到生活、生命,甚至感性世界中來。

于是,浮士德的精神,一方面,符合古典理性、信仰之價值;另一方面,又拖引出德國哲學與精神生活中的非理性訴求。這樣一來,浮士德與歌德就逾越了一種古典主義精神,接壤于現代人的思考。其實,歌德筆下的浮士德一直處在一種對于理性與信仰的戲謔與調侃狀態、反諷狀態之中。這就使得歌德的眼光,內含一種當代荒誕劇的芻型。這也是歌德老人的智慧,可以說超過了老黑格爾的地方。李健鳴、林兆華二先生合做上演的當代《浮士德》,是頗能理解歌德老人在當時之用心的——因為,按照古典精神或曰黑格爾精神導演一出《浮士德》,怕是不會有多少人問津的。這也就是歌德的“現代精神”之所在吧!?

重復而言,我們紀念歌德,絕不應當回到老人家的故紙堆中,以期發現那些只對古代文本有價值的任何發現;而應當了解浮士德的今天的生命價值。如若不然,浮士德也就死了,歌德也就只具“紀念”、哀悼之意義了。

任何人為地裁節人類之惡的“合題”——斗爭——信念,往往流于幻覺——這個道理已逐步為人所識,所感。浮士德之所以不朽,是他對這個過程采取一種荒誕的態度。

正是所謂“鯨吸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