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反思百年大慶(下)

劉自立

二,歷史的見證

不黨,將大公報前後五十年一分爲二,是歷史的事實。對此有清醒認識的人士爲數不多。其中最爲關鍵的是兩位,即李純青,唐振常。嚴格來說,他們是最有資格參加大公報百年慶典的。這婸〞漫瓵蚰u資格,不是官本位堛漱麽大官兒小吏,而是說的他們的精神上的資格。讓我們看見大公報之精神建構力量的是他們二位,實在可以說是人們重新認識大公報之前驅。對他們做一個粗綫條的回憶和追懷,是必不可少的。他們的英靈雖然身後請冷而寂寞,但是在熱鬧的慶祝活動堙A在坊間各色式樣的文章堙A我們都會記得他們的名字,看見他們的身影。李先生重新認識大公報的文章,是在二十多年前發表于香港大公報的。他在文章堶漸質疑幷推倒了加在大公報上的幾項大污蔑的帽子,如;是國民黨政協系的報紙;如;“小駡大幫忙”問題等。唐振常的文章多研究民國時代的著名人物,對大公報人的研究文章多帶有親歷的色彩。八十年代末,他的一本[往事如烟憶逝者],更是將大公報的著名人物幾盡寫其中。他的關于文人論證,文章報國的見解,也是可以進入經典定義的明目之篇。

對于他們,我們又想起那句“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複哀後人也”之名句。

大公報碩果僅存的老人中,率先寫做大公報歷史與人物者是周雨。他的[王芸生傳]雖然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畢竟是開山之做。這堛熄}山,是指由他在文革後,第一人來寫王芸老。這以後,許多中年人和青年人都開始關注大公報的研究寫作。如王芝琛,吳廷俊,謝泳,丁東,智效民,傅國涌,劉自立,等一大批具有獨立見解于大公報的作者。他們的寫作特點,就是以文人論政的態度,來回顧文人論政的大公報。這堙A應該說,他們參與大公報之紀念是當之無愧的。

可喜的是,一批老大公報人,也在近期開始寫做大公報問題的文章。如:高集,高芬先生寫張季鸞的文章;曾敏之先生寫“文人論政”和胡先生政之的文章等等。雖有許多是還未動筆者,但是一如既往地關心大公報問題的許多大公報和非大公報的人們,也應該列入這個精神紀念之列。

再有,刊登過大公報問題的報,刊迄今也已經難以記數。關于大公報問題的書籍,也得到較多的出版。其中影響較大的,除去唐先生的各種文集,李先生的文集,朱先生啓平的文集,呂先生德潤的文集,孔先生昭愷的文集等等這些前輩的文集,還有王芝琛的《百年滄桑》,王芝琛、劉自立的《1949年以前的大公報》等書。聚集起來,說不上汪洋大觀,也可稱爲頗俱規模了。但是文集也好,文章也罷,要窮盡大公報的原貌,還是有禁區要突破,有難點要析解的。王芝琛先生是接近禁區較多的作家。他被人稱之爲大公報的平凡專家。此譽實不爲過。在他筆下,大公報的幾頂戴盆之帽已經掀掉大半,但是還有未敢翻身之處。筆者在此做一個提示:如:王芸生在內戰時期所寫之《可耻的長春之戰》,就是因爲有人在新華日報上作駁,寫了《可耻的大公報社論》而無人敢于再析!

這個問題是那麽可怕的一個問題嗎?是恐懼,還是謊言,在左右著人們的視野和心路,以至于談此而色變呢?簡單而言,革命之手段和革命之目的,應該是辯證的統一,如果世界上的確有辯證法存在的話;戰爭的目的是解放人群,還是塗炭人群,也是一個簡單的道理,樸素的真理;因爲不能認爲是要達到一個較大的解放,在一個較小的範圍奡N可以將目的和手段分離開來,以至大開殺戒。如果因爲要達到戰爭的目的就可以不擇手段,那麽這個戰爭的手段連同其目的,就大爲值得懷疑了。由此上溯到革命的合法性,問題的提法也應該是同出一轍,未有其他!人們籍自由而肆行無忌,是有歷史作證過;人們籍解放和其他旗號,如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而同樣地,更加肆意枉動,更是這樣。其結局是,手段的濫用,導致目的的完全之變質。

關于這個問題,極望有識之士終將會以事實爲依據而仗義執言!大公報的這個懸案,相信總會見天日的。

在這些可貴的大公報研究行爲中,也有幷不和諧的聲音。我們看到過近來出版的關于大公報研究和資料叢書五種,就是這樣的一種唐突之做。不去看他的其他四種如;關于大公報頭條新聞及關于大公報之報道作品的書,只是來看他的社評選,就不難看出編者的用意了。

歷史是唯一的歷史。這就是說,沒有以人的意志爲轉移而任意杜撰的歷史;雖然,人的意志,是歷史得以被推動的一種重要因素。歷史是和衆多的史學及其觀點糾纏在一起的;但是反映歷史規律或者說反映歷史譜系的史學,是歷史研究同樣重要的因素,而不是相反。

而且,這樣的反映應該是歷史事實之整體的反映,不是挑三揀四,爲我所需的虛假的反映。正像一句外國的名言所示,說出一部分事實,是最大的謊言。這是因爲,歷史和歷史事件間,是有其身之邏輯的;去掉這樣的邏輯,事實也就成爲謊言了。大公報在抗戰和內戰時期的社評,最爲膾炙人口,正因爲他體現了這樣的邏輯。所以人們可以將大公報看成是歷史的鏡子,而不是鏡子的碎片。因爲鏡子若損,歷史也就不堪了!雖然書之出版良莠不分,歷來如此,也是盡在預料之中事,但是我們還是要對這樣一套書來個疑義相與析。因爲他牽涉到公正對待大公報和大公報的言論。

從年代來看,此書收集的社評非常怪异,三,四十年代,基本上每年收集兩,三篇。這是就數量而言;就質量而言,他收集何種樣的社評,也確實是煞費苦心的。那些體現或者說尤其體現大公報風格之作,是儘量被排除在外的。實際上數量只少得驚人,是因爲他對于質量的忽視和擔心。這樣的“案例”還可以延伸下去。1947年,48年,49年……的情况也都大體如此。

贅而言之,大公報社評自英斂之時代至新記時代,名篇叠出,佳作無斷,充分體現了“文章報國”之風。報國之文章要以國是爲要,凡是國民關懷之事情,是不可以加以有意無意的忽略的。此其一。其二是,反映國是,就要商榷國是,就要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沒有獨立見解,不如沒有見解。此處可以重復“戴盆何以望天”這句話。芸老之見解,是對中國時政之見解,是對于中國歷史之見解,是對于當時的國際格局和中日關係長期研究以後之見解,是他的中道之行之見解,是對于蘇聯和美國都不尚恭維之見解,如此一系列的見解,才形成了大公報的社評之見解。是不可輕易得到之見解。不在整體上,或者說基本上在整體上完整地再現王先生文章的原貌,起碼是一種不嚴肅。

當然,王先生的見解是和當時汹涌澎湃的社會思潮一而二,二而一的。他的文章之風格,他的個人的觀點,和報紙之間,和歷史之間,契闊如此,形成一種張力。這是文人論政的一個起碼特徵,就是要有這樣的“一支筆”。這一支筆,在中國近代史上是不乏其主的。從章太炎,梁啓超,吳稚輝,汪康年,張季鸞,胡政之到王芸生,都是獨當一面的社評高手。問題是,在王先生之後,中國的文人堿O否後續有人;文人論政是否後繼有人,這是慶祝百年的另一個問題的所在。

注解

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

《新華日報》194374 (摘錄)

每年這一天,世界上每個善良而誠實的人都會感到喜悅和光榮;自從世界上誕生了這個新的國家之後,民主和科學才在自由的新世界媞堣U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堛漱鶿痕漸芒,——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

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爲她沒有强占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于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與怛惻,杰弗遜的博大與真誠。這些光輝的名字,在我們國土上已經是一切美德的象徵。他們所代表的,也早已經不止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榮譽了。瑪克吐溫、惠特曼、愛瑪生教育了我們這一代。是他們使年青的東方人知道了人的尊嚴,自由的寶貴;也是他們,在我們沒有民主傳統的精神領域堙A築起了在今天使我們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長城。這一切以心傳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與,是不能用數字和價值來計算的。中國人感謝著“美麥”,感謝著“庚款”,感謝抗戰以來的一切一切的寄贈與援助;但是,在這一切之前,之上,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杰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我們相信,這才是使中美兩大民族不論在戰時,在戰後,一定能够永遠地親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