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千載清謠

劉自立

格蘭.古爾德的琴凳

神秘的道德—梅特林克

希尼如是說

人,歲月,藝術——讀『大師談藝錄』

打電話

基督和反基督——讀尼采『反基督』

萊蒙湖畔

《樹也是神》(劉自立小說集)

不知疲倦的朗朗

瑪格麗特杜拉的思索

太陽穴

畫版匠

橡皮

樹也是神(之四)

樹也是神(之三)

樹也是神(之二)

樹也是神(之一)

盜竊死亡

一個女人的七個側面

膺品

地鐵

喉頭鼠

一個模特和一個蝙蝠

圖畫

舞台

小說的十種做法(代序)

我的悼念——對慎之先生的點滴反思

搖擺的歷史——讀《傅科擺》

我與劉自立            徐曉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六﹕富特文格勒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五﹕托斯卡尼尼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四﹕伯恩斯坦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三﹕阿勞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二﹕格倫.古爾德

明眸響樂——看音樂家的眼睛 之一﹕卡拉楊

百年以後又寂寞——讀《大公報新論》新感

反思百年大慶(下)

反思百年大慶(上)

約會

小說之我見--誇克,麥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墓碑(東方文學獎特別獎獲得者作品)

我聽《長征組歌》

人神共在  廣天廣地——指揮的最高境界

貝多芬與斷頭臺(之三)

貝多芬與斷頭臺(之二)

貝多芬與斷頭臺(之一)

教我如何來想他!(下)——畢汝協和他的《九級浪》

教我如何來想他!(上)——畢汝協和他的《九級浪》

巴黎公社的故事

康德和鴨嘴獸--艾科訪談錄

今天派今天的寫作

大書小讀 晉見普魯斯特

德里達的無字之境

儀典與風俗---------讀希尼詩感言

福柯的最後時日

安靜

關于歌德

浮詩

哲學的失落

死亡面對死亡

請把我們放在夢中

死,還是活,這是革命的一個問題

  ---讀托落茨基的《“不斷革命”論》

陳望道先生如是說──讀《修辭學發凡》

克萊伯暢想曲

德媢F談論的玫瑰及其他

德媢F談論的“處女膜”及其他

瑪格利特.杜拉的思索

巴赫年

跪著比別人矮--諾貝獎文學意義將會消亡

大公報與自由主義(二)

大公報與自由主義

兩個世界之間----讀吳宓書一隅

一代人的愛倫堡

看•聽•讀——東西方誤解漢詩析

尼采死了  尼采百歲

盜竊死亡--讀修斯的《生日信札》

龐德及其他

更改一種時間觀--兼議(相信未來)一詩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